第一百五十六章 绣花鞋/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他说出这个地方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人教,在这阳间,只有人教才有胆量聚集那么多的鬼怪。|ziyouge,com|

不过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烈,而是道:“过阵我去找你,你带我去那个地方看看,倒挺稀奇的。”

这叶海应了声好,又猛地吸了几口酒香,我见他时真的好这口,就将这还剩一半的酒瓶递给了他,道:“喜欢就送你了,以后找我喝酒可以,再找我要钱,别怪我不客气。”

叶海笑了笑,这句话没应我,看他那样子,该要钱的时候还是会来要的。

跟他聊这么一会儿,只是怀念一下以前,那时候还什么都不懂,不管遇到啥都无忧无虑的,现在身边旧人不断换为新面孔,我对他的印象虽然不咋样,但是好歹也一个旧人,有时间叙叙,也当时怀念当年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了。

聊完便回了屋,也有些困了,准备休息,然后开启崭新的一天。

回屋的时候屋子里的村民们还在聊天,晓晓他们熬不住了,已经进屋睡觉去了,我进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也进屋休息,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旁边有动静,便睁眼看了看,是在叶爷爷家聊天的一个隔壁村的村民。

见我醒了就道:“把你给弄醒了啊……晚上没火把,不敢走夜路,就挤一挤小伙儿你了。”

“没事儿。”我迷迷糊糊道了声,随即又睡了过去。

这人睡觉的习惯很不好,谁了会儿竟然半卧在床上吸起了旱烟,又将我给熏醒了。

这下弄得睡意全无,干脆也半坐起来跟这老人聊起了天。

这老人依然不好意思道:“晚上不抽两口,浑身难受,哎呀,又把小伙儿你弄醒了,我马上就灭掉。”

“没事儿……您叫什么来着?我忘记了。”既然睡不着,干脆找起了话题聊天,农村人总有各种各样的习惯,比如我,晚上睡觉不蒙着眼睛便睡不着觉。

这老人叫胡季李,因为自己的房子塌了,就花了五千块钱在隔壁村子买了一栋废弃的屋子,才刚住到隔壁村子来。听说我们村子出了稀奇事,才跟着一起来看的。

说话的时候,这老人一直在抽烟,我说没事儿他还真的就不灭掉了。

这烟草味道极大,有个不成文的外号,叫鬼见嫌,弄点烟草的烟,鬼就会嫌弃你,而不肯靠近你。

不过这烟太浓郁了,人在其中也闻不到鬼的气息。

要是以前的话,为了安全,我肯定会让他灭掉,现在这村子应该没多少鬼敢进来,倒也不担心。

这老人抽完烟了之后我才继续睡过去,到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这老人已经走掉了,水烟袋留在了床头位置。

我拿着烟袋出门,见昨晚在叶爷爷家歇息的其他村民也都醒来了,找了一下,却没发现昨晚跟我一起睡的那个老人。

除了昨晚那个老人,还没见到三叔和叶爷爷的声影。

农村人好客,一般不会出现主人家比客人起得晚的情况,便到三叔和叶爷爷房间看了看,刚推开门,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味儿铺面而来。

心知不对劲,忙进屋到床边一看,看见的景象差点儿让我把昨天吃的东西吐出来。

看了一眼后,立马喊外面的村民进了屋,他们看见这景象也差点儿吐掉。

叶爷爷和三叔的身体被咬得稀烂,已经残缺不全了,整张床上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这是囊个回事,昨晚上还好好的,囊个被咬成这样了。”有村民惊奇道。

我看着这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已经不知道该想什么,说什么了。

三叔昨天才好过来,叶爷爷昨天也是最高兴的一天,一个扬言要挨家挨户拜访村民,一个扬言说要整酒,还说要撮合我和晓晓俩结婚的事情。这才几个小时,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一想到这里,差点儿崩溃,如果现在让我逮到那东西的话,抽筋剥皮都还是轻松的。

知道这里出事,昭三三、飞驳、晓晓等人都过来,飞驳见了这种情况,直接转身不看。

晓晓以前姓叶,我和叶爷爷他们的关系怎么样,她跟叶爷爷他们的关系就怎么样,见到昨天还嘻嘻哈哈的两个人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块,当下便哽咽了起来。

昭三三对村民说道:“把叶海和穆晓晓两个弄出去,我来看看。”

村民闻言,将我们俩拉了出去,然后安慰我们道:“叶老头儿都这个年纪了,死了就死了,你们别太伤心。”

飞驳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和晓晓,最后找了个地方坐下不再说话。

昭三三在三叔他们屋子里呆了会儿出来,然后对我说道:“昨晚上两点多钟死的,门关得好好的,应该不是野兽。”

昨晚上两点多钟,刚好是那个叫胡季李在我床边抽烟的时候,那么多的烟,能挡鬼的味道,如果他不抽烟的话,我肯定能知道鬼进了屋。

那胡季李早不抽晚不抽,刚好在那个时候抽烟,如果他真的喜欢抽烟的话,烟鬼视为生命的烟袋却落在这里,根本说不通。

所以,当昭三三说出时间和什么东西干的的时候,我得出的猜想就是,那个胡季李专门在那个时候抽烟,为进屋的鬼怪提供方便,等鬼怪干完事情之后,他也就撤去了。

昭三三说完,我身上杀意煞气陡增,这屋子里的村民哪儿受得了这气势,当下全部哆嗦了起来。

昭三三见了,吼道:“叶海,你搞什么。”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控了,收起了煞气向村民问道:“有谁知道那个胡季李住在哪儿?”

但是令我失望的是,这里的村民都不知道胡季李这个人,别说隔壁村子,就连整个乡,也鲜有胡姓的人。

村民们也根本不认识他,以为是叶爷爷的亲戚,昨天才把他当熟人对待的。

被那胡季李骗了,刚好他的烟袋在这里,忙进屋找了一张白布,然后找几根绳子扎起了孔明灯。想要用招魂灯的方法找到那个胡季李。

昭三三和晓晓他们都知道我在干什么,一言不发,等我扎完准备点火的时候,昭三三道:“你已经糊涂了,招魂灯晚上才有效。”

我听后一把就将手里火把丢在了一旁,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胡季李揪出来。

边上村民也道:“人都死了,其他不管啥事情都要等到收尸之后再做。”

这里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人死之后在自己家里过完一夜之后就必须收尸,不然不吉利,虽不知为什么,但代代相传这么久,不是我能改变的。

这村子里除了我之外,最后两个叶家的人也都死掉了,收尸的事情自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手触碰着那已经变得僵硬的尸块时候终于忍不住哭了,说好了的等我爷爷和晓晓奶奶回来就帮忙置办我们的婚事的,还有连日子都确定好了的为庆祝三叔好了的酒宴,这会儿全部落空了。

将这些尸块搬进了叶爷爷早就为他们俩准备好的棺材里面,搬完后昭三三让我呆在一边,他帮忙置办丧事。

我和晓晓坐在棺材旁边的时候,有村民上前对我说道:“大概也是昨天那个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屋子竹楼上有兵兵乓乓的声音,当时我看了一下,看见有双腿正顺着梯子往楼上爬,还把两双红色绣花的鞋子落在了地上,我今早上起来看地上又没有绣花鞋子,就以为是做梦,你看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我听后忙让这村民带我去他昨晚睡的房间。

农村的房子很高,一般都分成两层,用竹子隔开,上面用来储存一些东西,平时上下都用一把木梯子作为工具。

这人把我带到他昨晚上睡的房间指着梯子说道:“我看的时候只剩下两条腿了,上半身已经上了楼,没看清脸,鞋子就是掉在梯子下面的,你看,没有……多半是做梦。”

我看了看梯子下面,从身上取出一张符贴在了这村民的额头上,他再一看梯子下面,顿时大惊,吓退了好几步,指着梯子下面一双猩红的绣花鞋子道:“就是这双,就是这双。”

我在手上贴了张符,弯腰将这双鞋子捡了起来。

这鞋子是阴物,原本是黑色的,只是因为上面长满了红色的毛发,看起来才会被误认为红色的绣花鞋子。

实际上,它是一双死人穿的蛤蟆鞋,女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