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边血狱/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吸收入体的天地灵气在身体内不断的流转,叶东体内那团血滴的光芒也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并且光芒所笼罩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大,直至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起来。-www.ZiYouGe.com-

现在,叶东的身体内部,赫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虚幻血滴,上达百汇,下至会阴。

血滴之中如同波浪一样,层层叠叠释放出去的红色光芒,滋润着叶东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甚至就连破损的丹田,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愈合着。

渐渐的,叶东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深红色的汪洋血海,无边无际!

血海之中,无数看不清面目的人影在悲号,在呻吟,只是听不到一点的声音,他们拼命挥动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想要从这股血海之中脱离出去,可是血海之中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力,死死的束缚住了他们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时,一柄血色的剑尖慢慢的从血海之中刺了出来,虽然剑尖出来的速度很慢很慢,但是却以坚韧的毅力在一点点的往外突破。

剑尖,剑身,剑柄,直至整柄宝剑都完全的伸出了血海的海面,悬浮在了空中!

紧接着,一支修长有力的手臂突然从血海之中探出,紧紧的握住了宝剑的剑柄。

随着手臂的出现,手臂的主人,一个健硕的血色人影,也终于从血海之中站了起来!

顿时,原本平静的血海突然沸腾了起来,瞬息之间,血浪滔天,血雨倾盆,腥风四起,而这一切都是针对那个跃出了血海的血色人影。

血色人影,手举宝剑,双脚凌空踏在海面之上,如同一座高山一样,巍然不动。

忽然,血色人影的身体之上,出现了一条条错综复杂,纵横交错的金色线条,上至头顶,下至足底,而线条之上,每隔一定距离就会有着一个小小的光点,显然代表着身体的各个穴位。

心神一颤,叶东猛然睁开了眼睛,所有的景象自然也随之消失。

这些景象,自然来源于那篇《血海战天道》,不过让叶东惊醒的原因却是他陡然想起来了小时候曾经看到过的一个故事。

相传天分九重,地分九幽,而在九幽之下,有着一个无边血狱,那里只有无边无际的血海汪洋,关押着无数穷凶极恶之人。

一旦进入血狱,就永远别想出来,可是有一天,这个禁忌却被人给打破了。

这个人一剑劈开血海,逃出血狱,更是一路从下打到上,气吞九幽,横扫九重,历经无数战斗,终于迈入了那至高无上的永生之境!

叶东不禁吞了吞唾沫,难道自己得到的这颗血滴,跟那位存在于传说中的那个人有所关系?

这种特殊的修炼穴位的修行方式,是不是那个人所创造出来的功法?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自己能不能也像他一样,当成就穴海之后,也能气吞九幽,横扫九重呢?

摇了摇头,叶东有点不敢往下想了,而恰好这个时候,门口也传来了叶元钧询问下人的声音:“东儿醒了吗?”

“回老爷,一刻钟之前小人刚刚看过,东少爷还没醒,小人再进去看看!”

“不用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短时间也醒不来,你上心着点,时刻注意东儿的情况,有事立刻通知我,要是东儿有了什么差错,我可饶不了你!”

“知道了,老爷!”

说实话,现在对于自己的爷爷,叶东有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

虽然在此之前,叶元钧对叶东总是厚爱有加,不过因为叶元钧放弃叶云飞的举动,却是让叶东心中产生了不满。

不过,叶东也知道,爷爷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见识过了阎罗殿之人的阴险残忍之后,他相信,即便爷爷真的同意拿着《星云决》去,恐怕也换不回来自己父亲的性命,而且弄不好,连爷爷自身也会搭进去。

想到父亲已经死在了阎罗殿之人的手中,叶东刚刚有点兴奋的心情再次变得沉重起来,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握紧,指尖深深的嵌入了肉中。

“爹,您放心,我一定会以整个阎罗殿来祭奠您的!”

拥有了《血海战天道》,对于报仇,叶东有了更大的信心。

这时,房门推开,那位下人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叶东双眼圆睁,目露仇恨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少爷,您,您醒了啊!”

叶东立刻收敛起了自己的愤怒,松开双手,点了点头道:“恩,醒了!”

“太好了,少爷,老爷刚刚来看过您呢,我这就去通知老爷!”

“慢着!”叶东喊住了下人,从床上起身道:“我自己去见爷爷!”

不管对爷爷有什么不满,自己也不可能永远不见他,晚见不如早见,有些事情还是早点解决的好!

叶东拒绝了下人的搀扶,现在的他虽然没有恢复当初的修为,但是身体已经没事了。

来到了叶元钧的房间之外,还没等叶东叩门,门内已经传出了叶元钧惊咦的声音,紧接着大门豁然打开。

“东儿,你怎么自己跑来了,你这孩子,快点进来,伤势还没好,怎么就下床了,来,去爷爷床上躺着。”

看着身材高大,但是明显已经有点苍老的爷爷,感受着爷爷发自内心的关心,叶东心中不禁也是一酸,摇了摇头道:“爷爷,我没事了。”

叶元钧面带疑惑的对着叶东上下一阵打量后点点头道:“伤势果然已经痊愈了,没事就好,唉,都怪我,让你受了这个罪,你放心,东儿,爷爷一定想办法修复你的丹田!”

因为叶东的丹田之上有血滴笼罩,所以叶元钧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现在丹田的真实情况。

这句话让叶东心中一暖,谁都知道,修复丹田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即便有可能,也需要花费极为昂贵的代价,而这个代价恐怕会让叶家倾家荡产。

不过叶东并不准备现在就告诉爷爷自己的奇遇,所以直接换了个话题,切入了重点:“爷爷,我爹死了!”

听到这句话,叶元钧那高大的身体微微一震,沉默了片刻之后,沉声道:“东儿,我知道,你肯定恨爷爷没有救你爹,不过,爷爷也确实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而且,据爷爷分析,你爹可能并没有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