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感同身受/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办?”

蛮角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姚山的身上,毕竟姚山是从头到尾都站在这里,好歹比他们更清楚叶东身上发生了什么。

姚山苦笑摇头,他并不比其他人多知道点什么。

四个人谁也不说话,围成一圈,死死的盯着叶东,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究竟是要冒着被叶东杀死的危险去叫醒他,还是要冒着灵魂被反噬的危险继续等待呢?

叶东是真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姚山他们,现在他只是想着尽快的找到神庭穴的位置,然后再将其打通,那样就能拥有灵识,就能立刻开始正式炼药,就能早一点的炼制出可以缓解毒性的丹药来帮助香儿。

终于,姚山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猜测,他应该是在尝试凝聚灵识……”

话还没说完就被蛮角打断:“他连尘身都没有凝聚,怎么可能凝聚出灵识呢,如果真的要等到他凝聚出灵识才能出关的话,那我们四个估计连渣子都不剩下了。”

姚山又是一声苦笑道:“对别人来说的确不可能,但是你又见过谁在没有凝聚出尘身前就能拥有灵火呢?再说,他能成为血狱新的主人,除了运气之外,应该还有一些你我不知道的原因,总之,对于他,我们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看待,所以,我决定等。”

既然姚山有了决定,其他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如果叶东真的是在凝聚灵识的话,万一在快成功的时候,自己去叫醒他,那自己的后果绝对会很凄惨,所以他们只能默默的同意了姚山的决定。

终于,蛮牛突然一声惨叫,捂着头脑袋就躺到了地上,而他的牛头之上,竟然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层散发着妖异红光的血色符文。

这就是血狱在他们灵魂之上烙下的印记,一旦发作,就开始吞噬他们的灵魂!

这些符文虽然没有人知道它们代表着的意义,但是符文之中却是透漏出了浓浓的诡异和洪荒古老的气息,而且就像是有生命力一样,出现之后,立刻向着蛮角的身体其他部位蔓延而去,而符文每多一点,蛮角身受的痛苦就增加几倍。

看着蛮角痛苦的样子,其他三人连去同情的时间都没有,各自也是一声嚎叫,纷纷倒在了地上。

每个人的身上都是从不同部位浮现出了血色的符文,并且迅速覆盖全身,灵魂开始遭受烙印的吞噬。

叶东仍然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着神庭的位置,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确实太短,还是因为神庭穴是三十六致命穴之一,它的具体位置非常的难找,总是在即将找到的时候,和它擦肩而过。

不过叶东是既有毅力和韧性的,既然认准了要打通神庭穴,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不断的让灵气来回的搜索着。

终于,所有流动着的灵气突然有了一个刹那的停顿,而叶东的眼睛顿时随之一亮,就是这里!

一个小小的光点亮了起来,神庭穴的位置终于被锁定了!

“呼!”

叶东长长的出了口气,总算是探到了神庭穴的位置,那么干脆就一鼓作气,再将它打通!

根本不给自己任何休息的时间,叶东就继续开始调动灵气来慢慢的刺激神庭穴,片刻之后,一丝丝的灵气就围绕着神庭穴打起转来。

突然,叶东感觉到自己的头脑深处传来一丝隐隐的痛楚,就像是有人在用一根小小的细针在扎着那个部位。

还没等叶东反应过来这丝痛楚的来源,紧接着又是三股同样隐隐的痛楚传了出来,一根针扎变成了四根针扎!

这种痛楚虽然并不是很剧烈,但是却十分的清晰,以至于叶东即使想要不去理会也不行!

“奇怪,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啊,难道是因为灵气刺激神庭穴产生的?”

于是叶东暂时停止用灵气去刺激神庭穴,然而痛楚依然存在,并没有消失。

“和神庭穴无怪,那是怎么回事?我用意识找找看!”

通过刚才对于意识的追根溯源,让叶东能够更加精确的控制自己意识的流动轨迹,而当他冒出了这个想法之后,意识立刻就向着脑海深处痛楚所传来的方向而去。

脑海深处是一片漆黑,而去是那种没有丝毫光源的黑,当然,叶东也并不指望自己真的能够看到什么。

随着意识的逐渐移动,叶东可以感觉到自己离痛楚发生的位置越来越近!

突然,一股根本让叶东没有想到的强大力量凭空出现,一道耀眼的闪电,如同一双手一样,撕裂了四周的黑暗,同时,也将叶东的意识给猛的弹了出来。

叶东猛然睁开了眼睛,耳中也立刻听到了一阵呻吟之声,而面前,姚山四人各自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如同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不过他们四人的身体之上都被一层散发着妖异红光的血色符文所覆盖着,而看到这层符文,叶东猛然记起,刚才自己意识在脑海深处被弹出来的瞬间,借着那道耀眼的闪电,隐约看到的好像就是一串血色的符文。

现在叶东也来不及细想,因为看到姚山四人的情况,他就知道,一定是六个时辰过了,他们因为没有回到血狱而遭受到了灵魂烙印的反噬,所以连去查看一下他们的生死的时间都没有,急忙将他们统统送回了血狱之中。

这个时候,叶东才有心情来回忆刚才脑海深处传来的那四道痛楚,忽然灵光一现。

正好姚山他们是四人,再加上他们身上和自己脑海之中那几乎一样的血色符文,是不是意味着血狱中人的痛楚,血狱的主人也能感同身受呢?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他们的灵魂被烙印反噬,自己就会感觉到四种痛苦,他们身上浮现出了血色符文,自己脑海之中也有着同样的符文。

就在叶东认为自己的这个解释应该没错的时候,忽然,又一个念头从他的脑中冒了出来。

有没有可能,自己的灵魂,同样也已经被血狱在无声无息之中打上了烙印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针对自己的限制又是什么?而当自己超出了这个限制的范围之后,会不会同样也遭到这种灵魂上烙印的反噬呢?

叶东的心里涌出了一股寒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