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伤自尊了/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对于叶东坦白他自己的尘身是水属性时,侯坚还有点不相信,因为在修行界中,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水属性尘身的人能够施展出火属性的战技,所以他认为叶东只不过是不愿意透露尘身的真正属性而故意骗了自己。

09可是现在在亲眼见到了叶东竟然将纯粹土属性的地行术给轻易的施展了出来,侯坚是不信也得信了。

09因为就算叶东的尘身是火属性的,也没理由能施展出土属性的战技。

这个时候,侯坚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念头。

目前看来,纯粹的火属性,纯粹的土属性,混合的云水属性和混合的火土属性,这些类型的战技叶东都能毫无阻碍的施展出来。

那么风属性,冰属性,金属性等等其实属性的战技,有没有可能,叶东的尘身,能够让他修炼任何属性的战技呢?

一个能够掌握全属性战技的修行者,这将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就在侯坚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自己的脚下传来,而还没有等他来得及作出反应,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而在自己的眼前,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满含笑意的注视着自己。

对于周围的一片黑暗,侯坚实在太熟悉了,因为这就是他经常要走的地下世界!

不过他可以肯定自己刚才并没有施展地行术,而是被一股大力给拉进了地下……

陡然之间,侯坚整个人愣住了!

自己没有动用灵气,没有施展地行术,但是却被大力拉进了地下,而且还呼吸畅通,没有丝毫不适之感,那也就是说……

自己现在是被叶东灵气的保护之下!

第一次施展出地行术的叶东,不仅能够自己在地下成功穿行,而且竟然还能够带着他人进入地下?

如果说刚才侯坚还是震惊,那现在已经是震撼了,脑中完全的变成了一片空白,连思考的能力都已经随之丧失,所以他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之下,已经在这片黑暗的地下世界之中,开始了极快的穿行!

等到坐在了叶东的小屋里,侯坚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仍然认为刚才自己的一切经历,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太过真实的梦而已。

叶东疑惑的看着自从被自己拉着开始在地下穿行就表现出这副木然神色的侯坚,心想该不会是带着他人一起在地下穿行,会让人变成痴呆吧?

“候兄,醒醒,你没事吧?”

叶东手心扣着碧绿色的扳指,在侯坚的面前不断摇晃着,而好半天之后,侯坚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彻底清醒了过来,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怪异之色,看着叶东。

“候兄,你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我?”

侯坚双手用力搓动着自己的脸道:“我没事,少主,你别理我,让我自己待会吧,我辛辛苦苦花了十年时间才掌握的地行术,不但被你瞬间掌握,而且还远远的超出了我,我实在是接受不了啊!”

叶东一愣之后,顿时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侯坚的肩膀,没说什么就走出了屋子,给他时间让他好好痛苦去吧!

其实侯坚并不是第一个在叶东的狠狠打击之下以至于伤了自尊心的人,比如血狱中的姚山,洛河等人,相信如果他们见面的话,关于这个问题,一定会有着共同语言的。

叶东直奔酒叟的房间,站在门口,根本不用推门,不用灵识,仅仅动了动耳朵,通过房间之内传出的那一丝丝极为微不可闻的声音,脑中就已经清楚的“看”见了屋内的情形。

酒叟就如同一尊雕像一样,坐在椅子之上,一动不动,而这个姿势也不知道他已经保持了多久了。

充满内疚的摇了摇头,叶东才轻轻的叩响了屋门:“酒爷爷,你在吗,我是叶东,我有事要和你说。”

半天之后,屋里才传出了酒叟的声音:“进来吧!”

叶东推开房门,一股霉味顿时扑鼻而来,让他意识到酒叟真的是连门都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进入房间,叶东直接走到酒叟的面前,也不废话,直接就将楚天雄交给侯坚的碧绿扳指,放在了酒叟的手中。

握着这枚扳指,酒叟在一愣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几乎蹦了起来,一张脸更是都快要贴到叶东的脸上,声音急促的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枚扳指的。”

正如叶东所想的那样,说再多的话去安慰酒叟,远远不如这枚扳指所带给他的震撼和反应。

叶东双手一摊道:“自然是楚前辈给我的!”

“门主?你见到门主了?他人呢,他已经回来了吗?”

酒叟说完之后,几乎立刻转身就要往外冲,而叶东急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肩膀,手上微微用力,硬生生的阻止住了他前冲的身形道:“他没回来,酒爷爷,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除了手上用力之外,叶东的嗓门也刻意提高了不少,总算是起到了点效果。

酒叟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叶东道:“到底怎么回事?门主没有回来,你怎么会有他的扳指,难道,难道这是杨清送来的?”

“好了,酒爷爷,你镇定点!”

叶东又是一声暴吼,声音之大,震得房间之上的尘土都“扑簌簌”的往下直落,甚至整个叶家都听到了。

不过因为叶元钧他们都去新家了,所以其他叶家的下人,即便听到了,也没人敢过来。

这声暴吼,总算是让酒叟镇定了下来,苦笑着摇了摇头,重新坐下道:“叶东,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看着酒叟这副样子,叶东心里真的是无比的心酸,笑着道:“酒爷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好了,我也不卖关子了,昨天晚上我去了趟落英宗,侯坚帮我找到了楚前辈他们,他们五个人,都还好好的活着!”

为了防止酒叟再次失态,叶东没有丝毫停顿,一口气就将所有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当然,关于楚心月的事情他可没敢讲。

而酒叟在倾听的过程中,神态也渐渐的越来越正常,到最后竟然都忍不住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死者已去,再悲伤也没有任何用,而楚天雄他们竟然还活着,这对于酒叟来说,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好了,酒爷爷,虽然楚前辈让你不要报仇,但是这个仇我们肯定是要报的,既然这么久了,他们都还活着,那么肯定是杨清故意不杀他们,暂时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现在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我们就立刻动身去救他们!”

其实叶东这些话只是在安慰酒叟,因为他的心里已经决定,那就是今天晚上自己就要再闯落英宗,救出楚心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