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搞鬼/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9黑象抓着这柄白枪,在手上随意的掂了两下,突然用力一握,白枪顿时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只听他嗤笑一声道:“阴阳枪出,神魔伏诛,拥有这等尘身,乃是你之大幸,如果能修炼到我的境界,也能成为顶级高手,可惜啊可惜,唉,你是没有这一天了。”

09圣兵,就如同妖兽之中的圣兽一样,是兵器之中最顶级的存在,据说是天地灵气自行凝聚而成,兵意通灵,可以毁天灭地。

09其实尘身也是有好坏之分,最好的就是圣兵和圣兽这类尘身,又被称为圣尘身,具有灵性,远非一般尘身可比。

09凝聚圣尘身的概率可以说是万分之一,拥有圣尘身的人,修炼起来自然远比一般人要快的多。

09对于黑象的话,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侯坚等人是又羡又惊,没想到杨长治竟然是万中无一的圣尘身,而且是六重尘身的境界,难怪连红狼都不是他的对手。

09杨长治却是满脸死灰之色,双目之中涌现出了恐惧,手中那柄黑枪挽出一朵斗大的枪花,轻易的就将叶东给震出三四米远,死死的盯着黑象道:“前辈,您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想违背尘之契约?”

09黑象嘿嘿一笑道:“谁说我要违背尘之契约了,我只是实行我身为见证人的职责而已,刚才叶东和你儿子的赌约,你我都听的清清楚楚,现在你儿子输了,可是他却出尔反尔,你知不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不讲信用的人,所以……”

09黑象的声音陡然提高,一股强大的杀气瞬间弥漫了全场:“叶东,带着你的人,领取你的胜利品吧,我倒要看看谁敢反抗!”

09对于黑象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叶东等人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了,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突然红狼一声咆哮,身体再次跃起,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咬在了一位落英宗尘身境高手的咽喉之上。

09这名尘身境高手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双眼圆瞪,面带恐惧,任由红狼那锋利的牙齿撕裂了自己的咽喉,“砰”的一声,重重的栽倒在地。

09刚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的侯坚眼珠一转,伸手一甩,一道粗壮的灵气射向了另外一名尘身境高手。

09同样,这名高手仍旧没有丝毫的反抗,眼睁睁的看着这道灵气直接洞穿了自己的胸膛,伴随着一股血箭高高的喷向空中,他也仰面倒了下去。

09侯坚嘿嘿一乐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他们现在不能反抗,还不抓紧时间,杀了他们!”

09正如侯坚所说,这些落英宗的弟子们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不能反抗,他们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有一股浑厚的力量,牢牢的束缚着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09众人也全都明白了,这一定是黑象做的手脚!

09虽然暗暗惊叹黑象的实力简直已经达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竟然能够在无声无息之中,限制住别人的身体,而且还是有针对性的限制,所有落英宗的人全都不能动,但是叶家和酒仙门的人却是根本不受束缚。

09顿时,红狼,侯坚,李家兄弟,甚至就连烟叟,楚天雄都纷纷暴起,如此大好的机会,他们怎么能够错过,于是一场屠杀随之展开。

09对于落英宗的人,他们都已经是恨到了极点,尤其是楚天雄他们,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委屈,现在爆发出来,完全是全力击杀,毫不留情。

09仅仅瞬息之间,落英宗的弟子已经倒下了一大半!

09杨长治和杨清都是面色大变,两人有心想要救援,可是他们的身体也被黑象给束缚住了,根本无法动弹,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门下的高手们纷纷倒地。

09杨长治大吼道:“前辈,您这是已经违背了尘之契约。”

09黑象满脸无辜的道:“小家伙,话可不能乱说,你们自己手下的人太弱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站在这里可是动都没动。”

09的确,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是黑象在搞鬼,可是根本就找不出证据。

09就在这时,叶东忽然大喝一声道:“住手!”

09众人顿时停下屠杀,转过头来,不解的看着叶东,不明白这个时候他为什么会让自己等人住手,就连黑象也在好奇

09叶东却是看着杨清,脸上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杨清,现在我再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交出灭掉酒仙门的凶手,我就不杀你,你干不干?”

09一听这话,酒仙门的人和侯坚他们都愣住了,因为杨清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叶东竟然要放了他?

09杨清微微一怔后,立刻眼中放光的道:“你说话算话?”

09叶东点点头:“我要是和你一样出尔反尔的话,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09对于修行者来说,誓言可不是随便发的,一旦违背,真的会应誓!

09酒仙门众人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而杨清却是大喜过望:“好,我说我说!”

09叶东点点头,冲着侯坚道:“候兄,麻烦你,将他们都带出来。”

09随着杨清的口中迅速的开始报出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而但凡是被报到名字的人,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被侯坚毫不客气的揪了出来。

09看着这些凶手,叶东又冲着烟叟道:“烟前辈,你们可以动手了!”

09虽然所有人都不明白叶东这番做作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仇人就在眼前,他们也没有过多的询问,除了酒叟之外,其他五名酒仙门的人齐齐上前,手起刀落,结束了这些人的性命。

09现在除了杨清之外,所有的凶手已经全都伏诛,而杨清也急忙道:“叶东,他们现在都死了,现在你该放了我吧?”

09叶东看着杨清,微微一笑,根本没有理他,而是迈步走到了酒叟的面前,将手中的流焰剑递到了他的手中,扶着他站了起来道:“酒爷爷,我答应过你,杨清的人头是你的,现在你可以过去取了!”

09看着叶东,酒叟用力的点了点头,握着流焰剑,一步步的向着杨清走去,而杨清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奋力嘶吼着:“叶东,你说了不杀我的,你可是发了誓的。”

09叶东冷冷的道:“杨清,我是说我不杀你,但是我没有说别人不杀你!”

09“你这个骗子,我要杀了你,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赶紧杀了他,杀了他啊!”

09杨清就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冲着所有人咆哮着,不过却没有人理会他,而酒叟已经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深深的吸了口气,猛然挥动了手中的流焰剑!

09手起剑落,杨清的叫声终于戛然而止,脑袋脱离了脖子,滚落到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