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以炼药最弱/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丹阳子带着叶元钧和叶东进入了自己的住处,而一路之上,叶东都在思索着丹阳子刚才最后说的那句话,什么叫天丹峰有救了?

以天心宗目前的实力,不说别的,就说五大真人的存在,纵然不敢说是天下第一,但至少也是没有人敢轻捋虎须,而天丹峰又属于天心宗,谁敢来对付它呢?

虽然丹阳子尘身三重的修为不算高,但是贵为炼药师的身份却让他有了道号,而他所居住的地方,和叶元钧所住的地方并无任何不同,甚至因为随处可见的摊开的书籍,反而显得要更加的凌乱和狭小。

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丹阳子对于物质上的东西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应该是和黄宗亲属于一类人,都是沉迷于炼丹之道的。

后来在爷爷之处也证实了,丹阳子的确就是这样的人!对他而言,炼药之道超过了任何事情,所以当爷爷从叶元朗口中得知,丹阳子特意下命令如果叶元钧回来的话,不管他在干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时,会感动的无以复加了。

三人分别坐下之后,叶元钧和叶东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丹阳子的身上,等待着他解释一下那个问题。

忽然,丹阳子悠悠的叹了口气,而叶元钧急忙关切的问道:“师父,您到底有什么烦心事?为什么您明明没有闭关炼药,但是元朗师兄却告诉我您在炼药呢?”

丹阳子摆了摆手,示意叶元钧也不要着急,他低下头沉吟了片刻之后这才抬起道:“元钧,你离开本门的时间有点久了,所以关于本门现在的情况你并不清楚。”

“自从你离开之后,本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你知道总共出现了几位炼药师吗?”

叶元钧茫然的摇了摇头,他的确是不知道。

丹阳子苦笑着摆摆手道:“尘身境高手倒是出现了不少,但是炼药师,却一个都没有,而你药阳子师伯也在二十年前不幸陨落,如今,整个天心宗内除了师父他老人家之外,只剩下为师一位炼药师了!”

听到这里,不仅叶元钧倒吸了口凉气,甚至就连叶东也是悄悄皱了皱眉头。

叶元钧离开天心宗,至少也有五十年的时间了,而五十年中,像天心宗这样一个偌大门派,竟然连一位炼药师都没有出现过,整个门派之中竟然只剩下他和天丹真人两位炼药师,而且天丹真人修为已经达到出尘境,应该是一门心思闭关修炼,肯定不会再跑来炼药,所以也就是说,实际上天心宗内的炼药师只有丹阳子一人,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忧虑的事情!

固然炼药师的身份极为尊崇,但哪怕是当初的落英宗内都有两位炼药师的存在,而号称道门十宗之一的天心宗,竟然只有一位炼药师!

叶东不解的道:“就算天心宗培养不出自己的炼药师,完全可以请其他炼药师加入啊,我想以天心宗的实力,还不至于供养不了几位炼药师吧?”

丹阳子再次叹了口气道:“叶真人你初来乍到,有所不知,我们当然去请过炼药师,不过一听说是本门,要么就是漫天要价,要么就是直接拒绝!而一品的我们也确实不愿意要,二品三品的炼药师,每年付给他们的费用,都足够买上充足的丹药了!”

“为什么会有人直接拒绝?”

叶元钧在一旁开口道:“因为本门的长处并不在炼药之上,甚至可以说,本门的炼药水平在同等级的门派之中是最差的!”

朱雀大陆上除了慈航宗外,最强的就算是道门、魔门和佛门的十宗了,每个门派都有各自的擅长之处,有的擅长炼器,有的擅长炼药,有的擅长阵法,有的擅长战技。

对于低品阶的炼药师,天心宗看不上,而稍微高点品阶的炼药师,既然能够被邀请,就说明他们并没有什么后台和背景,甚至关于炼药之道都是自己苦苦钻研出来的,连老师都没有,而这样的炼药师在加入其他门派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这个门派在炼药之道上能不能给自己提供帮助,让自己的炼药水平有所提高,甚至更直接的能否让自己得到一些失传的丹方,其次才会考虑门派的整体实力。

天心宗以功法见长,以炼药最弱,所以在相同的条件之下,炼药师们更愿意加入其他的门派。

因为加入天心宗,在很大的程度上意味着他们根本无法从天心宗内得到任何对自己有利的炼药上的帮助!

低的不愿要,高的不愿来,久而久之,最终导致了天心宗只剩下丹阳子这一位炼药师了!

叶东再次不解的问道:“丹爷爷,这种事情,按理说应该是宗主,天丹真人他们来考虑的吧,怎么会让你来操心?”

丹阳子苦笑着道:“其实既然我们天心宗都以这种状态过了二十年了,只要我能在死之前为本门找到一位合适的炼药师,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最近,我们接到了别人的挑战。”

“挑战?”

“是的,炼药师中流行斗药,炼器师中流行斗兵,朱雀大陆每三年会固定有一次斗药斗兵的大会,就是炼药师和炼器师现场炼制丹药或兵器,互相比斗,进行切磋,也算是一件盛事。”

“不过在私下里,也会有小型的斗药斗兵会,几个门派约定好时间地点,进行比试,尤其是在实力排名较强的门派之中,这种现象更是十分常见,甚至就连最与世无争的佛修,偶尔也会时不时的参加。”

这又是几个让叶东感到新鲜的词语,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斗药,斗兵的事情,不过他倒是清楚,丹阳子口中实力较强的门派,应该指的就是囊括了道门,佛门和魔门的分别最强的十个门派。

“本来药阳子师兄在世的时候,本门也只是参加三年一次的斗药大会,但自从他不在了之后,我一个人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了,甚至连私下的小型斗药会也没去过。”

叹了口气,丹阳子接着道:“但是没想到前段时间,和本门同为道门十宗之一的清风门,他们的门主来本门做客时,提出要我参加由清风门召开的一个小型斗药会,宗主一再拒绝,可是他以言语相激,大肆嘲笑之下,宗主一气之下答应了,并且和他约定,如果本门落败,那么从此之后,天丹峰上将允许清风门的炼药师进入!”

叶东转了转眼珠,他还不明白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难道说清风门没有自己的丹房吗?为什么想要进入天心宗的丹房?

叶元钧激动的拍着胸脯道:“师父,清风门的人怎么可能是您的对手,您肯定会赢的,不用担心。”

丹阳子忽然竖起了三根指头道:“这次的斗药共分三场,算我在内,总共有三个门派的六名炼药师参加,我虽然有信心赢,但是真没有信心能连赢三场,连胜五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