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黑暗的内心/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东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冲进房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然后将他们一一击杀,不过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冲动的少年了,虽然年仅十七岁,但是这一年来他所经历的一切,几乎要超过一些人一辈子的经历,深知有些事情冲动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他硬是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继续静静的偷听着。

这时风天和冷冷的道:“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还真不好对付了,他是天心宗的真人,廖先生的这个丧徒之仇恐怕是报不了了。”

军师看了风天和一眼道:“风兄,你觉得是廖先生的价值大,还是这个叶真人的价值大?”

风天和一愣道:“那当然是姓叶的价值大了,你什么意思?”

“虽然他现在是天心宗的真人,但是你们不要忘了,真人就相当于长老,既然天心宗能够请他当长老,那我们清风门为什么不能?无非是看谁付出的代价大而已。”

风大宝的眼睛一亮道:“军师,你的意思是想将这个姓叶的招到我们清风门来?”

“少门主聪明,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们豢养强盗的事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一旦暴露的话,绝对会引起公愤,甚至遭到其他门派的联合绞杀,所以与其因为廖先生的徒弟去得罪叶东,倒不如将他请到清风门,这样一来,反而是将坏事变成了好事。”

风大宝想了想道:“好是好,不过廖先生那边怎么办?时间长了,他肯定会知道叶东就是杀死他徒弟的凶手。”

“少门主,刚才你也承认了,叶东的价值远远要大于廖先生,那么只要能够将叶东拉拢住,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放弃廖先生,反正逃回来的那个喽啰也已经被他自己给杀了,只要廖先生一死,这件事就算是彻底的过去,死无对证了!”

本来叶东听到他们要拉拢自己的时候,心里就是冷笑不已,然而现在听到他们的这番话,却是让他的心里泛起了一股冷意。

孟三青的师父,那个廖先生,必然跟他们的关系不浅,可是在他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一枚棋子,当有更大的利用价值的棋子出现时,完全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这种狠毒的心肠,真是让自己开了眼界了。

始终在一旁一言不发听着他们讨论的叶元朗,在这时终于发出了一声冷笑,自然屋内其余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风天和不满的道:“叶元朗,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想问题太简单了!”叶元朗伸手指着三人道:“叶东是我师弟的孙子,而我师弟对于天心宗是忠心不二的,你们想要利诱叶东加入清风门,根本是痴人说梦。”

军师微微一笑道:“那如果你的师弟死了呢?如果恰好他又是死在你们天心宗人的手中呢?如果恰好是我们帮助叶东或者是给他提供了凶手的线索呢?”

一连三个问题,就让叶元朗闭上了嘴巴。

而此时叶东体内的血液都已经凝固了,他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心险恶!

这些人为了要拉拢自己,竟然连这么恶毒的方法也想的出来,如果自己不是现在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万一爷爷哪天真的遭到毒手,而一切经过都按照他们设计的来发展,那么自己真的有很大的可能会加入清风门!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人将其他人的性命看的如此之轻,林家的林峰,落英宗的杨清,强盗头子孟三青,这些人都是这样的人!

月光之下,叶东的眼神变了,原本清澈的双眼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血一样的红色,同时整个身体之上也散发出了一股暴戾的气息。

从今之后,在他的敌人的名单上,除了早就写在上面的阎罗殿外,现在,又多了一个清风门。

红狼明显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原本趴在地上的它瞬间就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叶东,一双眼睛同样由黑色化成了红色。

不管叶东变成什么样,红狼绝对会永远跟随着他,作为朋友,作为兄弟!

屋内的谈话仍然在继续,在军师问出了三个问题之后,风大宝带着点疑惑道:“军师,为了这个叶东,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做一个这么大的局,值得吗?”

不等军师开口,风天和已经重重的点点头道:“值得!十七岁的尘身境高手,无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

连向来自负到了极致的风天和都认为值得,风大宝自然是无话可说了。

风天和摆了摆手道:“好了,关于姓叶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叶元朗,斗药的事情你不会再弄错了吧?”

“放心,这个肯定不会错,我在天心宗都待了五六十年了,天心宗现在只有丹阳子这一个炼药师,自从贵门主bi的天心答应让他参加斗药会之后,他就借口闭关炼药,实际上却是偷偷出去找帮手,但是最后还是无功而返,所以斗药,天心宗是必败无疑了。”

“恩,那就好,只要这次我们清风门能取得斗药大会的胜利,到时候答应你的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你从现在开始,就帮我们多留意叶东的情况,只要有消息,就随时向我们汇报。”

叶元朗答应一声,先离开了屋子,而他走后,风天和和军师也相继离开。

天空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月亮,世界变得一片黑暗,就如同他们这些人的内心一样。

叶东仍然站在那里,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做着激烈的斗争。

一方面他很想现在就杀了风天和三人,因为他们竟然想要杀死自己的爷爷;但是一方面他也考虑到了清风门的实力,道门十宗,那可不是当初的落英宗所能比的,要是真杀了他们,自己固然不怕他们的报复,但是自己不能不管叶家!

最终,为了整个叶家的安全,叶东只能咬牙切齿的道:“就暂时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吧!”

今天晚上无意的偷听,让叶东意外的知道了不少的事情,除了跟自己有关的之外,就是叶元朗这个家伙了。

相信除了自己,天心宗内任何人都没有怀疑过他,不知道他实际上是个吃里扒外的叛徒,甚至这次的斗药大会就是他暗中向清风门通风报信才促成的。

只是叶元朗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叶东不但是位十七岁的尘身境高手,同样也是一位十七岁的炼药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