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最大的伤痛很/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的叶东,虽然不能说是功成名就,但也可以算得上是小有名气,取得了不少在其他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成就。

不管是让偏安一隅的叶家在一年时间内发展成为占据四座城市的大家族,还是自己成功成为道门十宗之一天心宗的第六位真人,亦或者是小小年纪就迈入了尘身境,甚至更进一步的成为了人人敬仰羡慕的炼药师等等这些所有的成就。

无论哪一个成就,都是前无古人,说出去也是会让所有人为之羡慕嫉妒,几乎可以流传千古。

但是,这所有的成就加在一起,也弥补不了一年多之前,在秋叶镇南面的那个山谷之中,叶东所遭遇到的沉重打击。

那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躺在棺材里面被人从自己的面前带走,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是他心里最大的伤,最大的痛,也是最大的恨!

这份伤从未愈合,这份痛从未消失,这份恨也从未减轻,只是被叶东深深的埋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一个叫做阎罗殿的门派!

大半年之前,同样是在那座山谷之中,叶东最后一次,从假东方白的口中听到了有关自己父亲的消息,然而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之后,今天,在这个清风门的军师,伍天德的口中,他竟然再一次的听到了有关父亲的消息!

显然,伍天德就算不是阎罗殿的人,也必然是跟阎罗殿有着很深的关系,甚至他根本就不叫伍天德,而是如同那个假东方白一样,冒名顶替而已。

不过关于伍天德的真实身份,对于叶东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一年之内,他肯定要去黄泉路,亲手将自己的父亲救出,亲手灭掉阎罗殿的所有人,亲手愈合自己的伤,消弭自己的痛,释放自己的恨!

恢复了理智的叶东,已经想到了,刚才伍天德肯定趁着自己全神贯注戒备他的时候,在向自己靠近的同时,悄然布下了一个阵法,困住了自己。

而这也更加证实了陌惜凤的话是对的,那就是在伍天德的体内有着一个封印,这让他没有信心能够击败自己,不然以他堪比尘身八重高手的强大实力,根本不需要如此麻烦的故布疑阵来对付自己,完全可以直接出手将自己打倒,然后带着自己离开。

当然,伍天德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因为他对于叶东的秘密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而现在叶东也几乎能够猜出,伍天德想要知道的,应该就是自己刚才从血狱之中召出来的那些人的真正来历。

当时叶东虽然以看似没有漏洞的假话敷衍了过去,但是以伍天德的狡猾和脑子,自然不会相信。

想要知道血狱的秘密,可以,在你咽气的前一刻,也许我会善心大发的告诉你!

叶东陡然抬起头来,朝着天空,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

啸声停下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盘腿坐了下来,灵气迅速的向着双眼涌去,渐渐的,在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无数个古怪的符号。

伍天德仓促之间布置出的阵法,其实一点都不复杂,跟百草园中的乱草迷人眼完全没有可比xing,在叶东晴明穴的刺激之下,双眼之中很快就看到了一条光之路,轻易的就脱离了阵法的范围。

地上每隔一段距离果然就深深的嵌入了一块灵晶石,应该说是灵晶石的碎片,一共四块碎片,构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

叶东手指连弹,四块碎片顷刻间化为乌有,而这个时候,他的耳朵也听到了一阵脚步之声,潘朝阳和蛮角相继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少主,少主!”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呼喊,而喊完之后彼此还对视了一眼,显然心里都在奇怪,为什么对方对叶东的称呼会和自己一样。

看到他们,叶东根本不用询问就能猜出山谷中最后的结果,所以仅仅只是点了点头,便将目光重新转向了伍天德消失的方向。

“少主,你没事吧?伍天德呢?”潘朝阳询问道。

现在,即便叶东会飞,恐怕也追不上伍天德了。

叶东神情平淡的道:“他跑了。”

“跑了?”潘朝阳眉头一皱道:“那这次的事恐怕就有点麻烦了。”

“放心,他应该是不会再回清风门了,而且就算清风门的人知道是我们干的,他们也没有胆子来找我们的麻烦,毕竟我们是和剑山庄,还有另外几个门派是一起动手的。”

关于伍天德的问题,潘朝阳能够从叶东的话中猜出必然有些隐情,不过既然叶东不说,他自然也不会去询问,而蛮角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血狱中的人也追了过来,叶东为了避免潘朝阳起疑心,对着他们点点头道:“多谢你们了,现找麻烦你们先到远处等我,我随后就来。”

这些人个个都是快成了精的老家伙,再加上离开血狱之前,陌惜凤也叮嘱过他们,务必要尽可能的保守血狱的秘密,所以他们对于叶东的话都是心领神会,在蛮角的带领下离开了。

注视着他们的背影,潘朝阳从头到尾连一个字都没有询问,而这也让叶东非常满意,真不愧是慈航宗的智囊!

等到血狱中人全部离开之后,剑山庄和其他门派的人也都赶来了,而他们之所以来晚的原因自然就是忙着在做毁尸灭迹的工作。

众人来到两人的面前,丁少奇对着潘朝阳一抱拳刚想说话,但是潘朝阳却已经闪身站到了叶东的身后道:“这是我家少主,有话跟他说吧!”

不得不说,潘朝阳实在是精明的可怕,简单的一句话就又将叶东推上了慈航宗宗主的位置上,至少其他人听到这句话,就算想不到叶东是慈航宗的宗主,也肯定会认为叶东是慈航宗的少宗主。

少主和少宗主,一字之差而已!

先前众人对于叶东所有的疑惑,在这时都有了合理的的答案了,人家是朱雀大陆第一大门派慈航宗的少主,那么年纪轻轻就能拥有如此的成就,自然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了。

只是为什么慈航宗的少宗主会成为天心宗的真人,他们虽然有点无法理解,不过却认定了日后必须要和天心宗也打好关系。

潘朝阳的一句话,就为天心宗带来了诸多的好处,这恐怕是他自己都未曾考虑到的。

于是众人立刻走上前来和叶东拱手寒暄,而叶东虽然无奈,却也只能一一还礼。

经过一轮介绍之后,叶东也知道了这次来的除了参加斗药的三大门派之外,还有三个门派的人,分别是朱雀道观,昊天居和火狮山的人。

其中朱雀道观和昊天居同为道门十宗,而火狮山竟然是魔门十宗!

不过这也好理解,虽然魔修者不被道修和佛修所接受,但是在斗药会上,却是根本不管你是什么类型的修行者。

叶东在和众人打招呼的同时,一扫人群,忽然发现,叶元朗竟然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