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不同意/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的莫玲珑的整个天空已经塌陷了下来,她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的往下滴落。

莫柔实在是无法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蒙在鼓里,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当莫玲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她就一五一十,没有丝毫隐瞒的将她和雷战的决定,以及其中的前因后果详细的说了出来。

看着女儿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莫柔的眼泪也跟着往下掉,心疼的将莫玲珑搂入自己的怀里,母女两人默默的哭泣着。

“玲珑,我们的这个决定虽然对你来说是残忍了点,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你爹他身为龙象宗的宗主,可以不管我的命,可以不管他自己的命,但是不能不管四五千名龙象宗弟子的性命!”

“金无极这样的人,在有了阎罗殿这个强大的靠山之后,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来对付我们龙象宗,只有联合黑炎宗,我们才有能力和他对抗,才能尽可能的保住龙象宗的所有人。”

“孩子,人活一世,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心想事成的,希望你能理解我和你爹。”

莫玲珑无声的趴在母亲的怀中,虽然她十分的伤心,十分的不愿,但是她何尝不明白父母这样做的目的。

只是她仍然有点不相信阎罗殿会有这么可怕,因为和父亲一样,她也早就派人去打听有关阎罗殿的消息,可是得到的答案,完全不是这样。

“娘,会不会是爹的消息失误了?”

“你以为你找人打探阎罗殿的消息,你爹不知道吗?就是因为他知道,也不想你担心,所以才让你派出去的那些人,故意的告诉了你假消息。”

事到如今,莫玲珑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终于随之破灭了,她毕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作为魔门十宗之一龙象宗的大小姐,她知道自己哪怕再不愿意嫁给钟青山,哪怕再不愿意离开叶东,但是为了整个龙象宗的平安,她必须要做出这个牺牲。

从母亲的怀里抬起头来的莫玲珑,已经停止了哭泣,自己脸上的泪痕虽然还没有干,但是却反而伸出手来轻轻擦去母亲的眼泪道:“娘,我知道了,您别哭了,麻烦您跟爹说一声,我同意嫁给钟青山!”

最后的一句话,莫玲珑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而看着女儿的模样,莫柔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充满愤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不同意!”

紧接着,房门“砰”的一声被一股大力给推了开来,门外,黑象如同一尊铁塔一样站在那里,满脸的怒气。

看到黑象突然出现,莫柔和莫玲珑都是微微一愣,而黑象已经不大的走了进来,怒气冲冲的道:“好啊,我说雷战怎么好好的将我派出去,原来是想不经我同意,偷偷的将玲珑给嫁出去!”

黑象本不是龙象宗的人,但是因为和雷战不打不相识,而且正好他的名字中有个“象”字,所以在和雷战结为兄弟之后,就加入了龙象宗,并且住在象峰之上。

黑象无妻无子,自打莫家姐弟出生以后,就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极为的宠溺,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照顾这两人成长。

对于黑象的火爆性格以及他对莫玲珑姐弟的关系,雷战自然比谁都清楚,也知道自己的决定就算能够说服妻子,但是肯定说服不了黑象,所以为了避免黑象在自己宣布将玲珑嫁给钟青山的时候会出来闹事,干脆就编了个理由,将黑象给支走了。

然而没想到黑象却是留了个心眼,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雷战大寿之日,竟然不让自己在宗内待着,这肯定有问题啊,所以走到一半就折了回来,并且直接来找莫柔,想要问问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莫玲珑母女的一番对话,他是一字不落的听的清清楚楚,内心的愤怒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一直在暗暗运气,尤其当莫玲珑无奈的表示同意之后,他终于无法忍耐,彻底爆发了。

不等莫玲珑母女开口,黑象已经指着莫柔道:“弟妹,不是我说你,雷战糊涂,怎么你也跟着糊涂?我们这一辈子走南闯北,遇到的危险难道还少吗?区区一个阎罗殿,一个金无极就将你们吓成这样,说出来我都觉得丢人!”

莫柔急忙解释道:“老哥,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别插嘴!”黑象脾气上来的话,可是谁的面子也不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莫柔的话道:“我都听到了,不就是二僧,三魔和四怪吗,这些人你们见过吗?不都是听别人说的!那别人还说我黑象修为通天,天下无敌呢,你们怎么不信?”

“还有你,丫头,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脾气我清楚的很,你为了龙象宗,为了你家人,就牺牲自己的幸福,你以为很伟大?告诉你,你这不叫伟大,这叫傻!叶东这小子我也非常喜欢,肯定比那个什么狗屁的钟青山强的多!”

“算了,和你们说这么多干啥,我找雷战去,就算是用拳头,我也要让他同意你和叶东在一起!”

说完之后,黑象气呼呼的转身就要走,然热这时莫玲珑却哭着喊道:“象伯伯,你等等!”

黑象的身形停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莫玲珑,肩膀剧烈的起伏着。

莫玲珑走到了黑象的面前,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而黑象硬是忍住没有伸手去扶,只是目带哀伤的看着她。

“象伯伯,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不想看到丫头不幸福,丫头都明白!”

莫玲珑的眼泪继续无声的流淌着:“但是这件事我也真的想清楚了,爹和娘这么做是有他们的苦衷,我能理解。”

“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那是不孝;如果我硬要和叶东在一起,背离了龙象宗,那是不忠;如果再因为我的私心,而让龙象宗遭受毁灭,那是不仁;如果龙象宗上下四五千名弟子真的因我而死,那是不义!”

莫玲珑的脑袋深深的埋到了地下,哽咽着道:“象伯伯,难道您希望丫头为了自己的这点幸福,而成为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