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倾诉/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战的寿宴终于结束了,但是发生在寿宴上的事情却是经由众人的嘴巴,很快传遍了整个朱雀大陆。

阎罗殿的神秘崛起,并且对其他所有门派发起宣战,让本来就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朱雀大陆陷入到了更加动荡的时期。

尤其是龙象宗,火狮山,天心宗等这些朱雀大陆顶尖势力的长老们,都被阎罗殿神秘的下了毒,更是阎罗殿实力强盛的最好的证据。

关于阎罗殿的各种传闻也是越来越多,自然也是越来越离谱,不过阎罗殿的崛起,打破了朱雀大陆,佛门、道门和魔门三足鼎立的局面,现在不管势力大小,都开始讨论有关阎罗殿的事情,自然他们讨论的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如何选择!

究竟是继续站在原先的队伍之中,还是在一年之后的阎罗大会上,加入阎罗殿!

这个选择对于任何门派来说都是至关重要,选对了,就是美好的未来,选错了,那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阎罗殿的目的很明确,一统朱雀大陆,甚至可能还想一统四象界,而他向所有宗派发起宣战,其实并不是疯狂,而是非常聪明的举动。

很简单,阎罗殿不是傻子,没有一定的实力怎么敢对所有人宣战?

无论是道门、魔门,甚至是佛门,除非是真正的联合到一起,或许还能跟阎罗殿有一拼之力,谁如果想要单凭一己之力或者仅仅只是同一法门中的门派联合去对抗阎罗殿,那才是自寻死路!

不过,三大法门的修行者会联合吗?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以前,所有人的答案绝对都是不会!

这么多年,这些门派都是各自为政惯了,彼此之间更是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现在要他们放下自己的利益,联合到一起去和阎罗殿斗,哪怕是赢了,结果也肯定是两败俱伤,那样的话,到时候其他门派就有了可趁之机,所以没有哪些门派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傻事。

这就和叶东敢于杀死清风门的炼药师,却不怕他们报复的道理一样。

但是,放到现在,却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会有这种可能。

因为这次雷战的寿宴,除了阎罗殿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人同样也横空出世。

这个人,自然就是叶东!

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是道门天心宗的第六位真人,慈航宗的少宗主,佛门大悲禅寺的好朋友,更是魔门龙象宗的准女婿!

一个人,和三大法门以及凌驾于所有势力之上的慈航宗,都有着相当深厚的关系,而且他本人也是实力超群,境界高深。

如果他能够站出来振臂高呼,没准真的能够让所有的门派暂时放下成见,联合到一起来对抗阎罗殿。

不过叶东会这么做吗?

所有人都在观望!

而此时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叶东,却正在龙象山的观日台上和莫玲珑肩并肩的坐在那里看着日出。

莫玲珑靠在叶东的肩膀上,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她觉得能够爱上叶东,而叶东也能如此对待自己,这辈子都别无他求了。

叶东同样感觉幸福,不过心里却也有着纠结,那就是关于柳香儿的事。

他做事向来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所以现在他明明已经决定和莫玲珑在一起,但是心里却还有着另外一个女子,这让他如鲠在喉,总觉得像是对不起莫玲珑一样。

因此,在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他决定向莫玲珑坦白!

于是叶东真的是毫无保留,将他和柳香儿认识和相处的每一个经过,甚至每一个细节都没有丝毫遗漏的告诉了莫玲珑!

莫玲珑一直安安静静的倾听着,从头到尾没有打断过叶东一次,而当叶东说完了之后,她的心里非但没有怨恨和妒忌,反而是高兴和感动。

女人善妒是天性,不过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事情才该妒,而什么事情不该妒!

莫玲珑就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自然知道叶东告诉自己这些事情背后的含义!

只有一个人是真心真意,掏心掏肺的对你时,他才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隐瞒,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高兴叶东能将柳香儿的事情告诉自己,她感动叶东能够如此信任自己,她更欣慰自己能够得到叶东的真心。

莫玲珑很认真的思考了很久之后,才笑着开口道:“叶弟弟,你告诉我这件事,是想表示什么?”

这个问题顿时将叶东给问住了,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情该让你知道!”

“那我现在知道了!”莫玲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呃……”

看到叶东无语的样子,莫玲珑不禁莞尔一笑,正色道:“叶弟弟,你能将香儿妹妹的事情告诉我,我真的很高兴,我也知道你是想问问我,你对香儿妹妹的感情属于哪种?不过我也无法回答你,因为感情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人的感情又分很多种,爱情,友情,亲情,姐妹情,兄弟情,但是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什么是亲情,谁又能说得清,谁又能给出一个明确的标准来划分?”

“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能够找到答案,任何人都不能给你答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对香儿妹妹是哪种感情,只要你想明白了,我都会支持你,而且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很想见见这位香儿妹妹。”

莫玲珑的这番话,让叶东心里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又感觉好像更加的糊涂了……

不过不管是明白,还是糊涂,至少对莫玲珑说出来了这件事,让叶东的心里痛快了不少,也更加的坦荡。

和莫玲珑离开了观日台之后,叶东来到了裴长老的住处,他想问问看关于毒药的情况,如果裴长老无法找到解药的话,那就将那滴毒血带回去,去找烛音碰碰运气了。

在敲门得到许可之后,叶东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裴行云正坐在屋内的一张蒲团之上,睁开了眼睛,这还是叶东第一次正式的打量这位慈航宗的长老。

然而这一看之下,叶东的脸上不禁微微变色,甚至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情。

看到叶东神情的变化,裴行云同样也是微微一怔,脱口而出道:“少主,难道你感觉到了什么?”

叶东犹豫了一下后,摇摇头道:“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裴行云却是朗声一笑道:“少主真是宅心仁厚,不过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岂能不清楚,少主感觉的没错,我,的确是快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