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两份礼物/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东几乎是逃命一般的离开了,因为他怕如果再不走的话,自己的眼泪也会流出来,虽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和自己的亲人分离,但是这种感觉可是完全不一样。

以前虽然分离,但是叶东知道,只要自己回家,就能看到所有的亲人,他们会在家等待着自己的回来。

可是现在叶东再回到叶家,却是看不到自己的这个姐姐了。

没有了叶翎,这个家似乎也像是缺少了一部分,将变得不再完整了。

毕竟从今天开始,叶翎虽然仍旧是叶家的女儿,但却是高家的人了!

不过这真的是任何人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哪怕叶东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能让叶家的所有女人一辈子不出嫁!

和高博客套了一番之后,叶东三人就踏上了船只,向着海韵城的方向驶去。

叶东和莫玲珑站在船尾,静静的看着逐渐远去的羽毛岛,心里各自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目送着叶东三人离开之后,高博终于忍不住的掏出了叶东送的那枚戒指,嘴里嘟囔着:“我倒要看看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还非要让我一个人的时候再看。”

一块巴掌大小的铁牌子出现在了高博的掌心之中。

铁牌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只是在上面雕刻着一株枝繁叶茂的垂柳,而且在垂柳的下方还有着一行小字。

当高博看清楚这行小字的内容之后,整个人如遭电击一般,面色顿时大变,握着这块铁牌,久久无语!

这行小字写的是——慈航宗宗主叶东敬上!

慈航宗,宗主!

虽然慈航宗是在朱雀大陆之上,但是距离朱雀大陆只有一个时辰路程的高博,自然也知道这个凌驾于朱雀大陆所有宗派之上的强大门派。

因此,他能够理解这行小字所代表的内容,以及叶东将这块铁牌送给自己的意义!

虽然他有点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叶东小小年纪就能成为慈航宗的宗主,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这不是事实的话,那么叶东绝对不可能敢刻上这行字!

这块铁牌自然就是叶东让潘朝阳派人按照柳木令仿制出来的,将其送给高博的意思也很明显,为的就是警告他。

你高家儿媳的弟弟是慈航宗的宗主!

这个身份,比任何口头上或者修为上的警告要有效的多!

虽然叶东始终不愿承认自己慈航宗宗主的身份,不过为了自己姐姐的幸福,叶东不得不借用一下这个名头。

与此同时,独自呆在在洞房之中的叶翎,也终于止住了哭泣,摊开了被自己死死攥在手中的那枚戒指。

足足上百块灵晶石,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面前的桌子上,而在灵晶石的最上方,摆放着一颗丹药和一个小小的圆球还有一封信。

叶翎一把抓起信来,上面果然就是叶东的笔迹,连忙仔细的看了起来。

“姐,丹药是灵印金丹,服下之后有九成概念能凝聚出一道灵印,最好等你九重灵印时再服用。”

“这个圆球叫做无定飞球,实际上是一个飞行工具,操作非常简单,只需要灵晶石就能让它飞起来,而且速度非常快,大概半天的时间就能回家,这些灵晶石足够你往返十次,没有的话就跟大伯他们要,他们要是不给的话,你就说是我让你要的!”

“如果姐夫或者高家人欺负你了,或者是你想大伯,想爷爷,想我们了,就用它回家。”

“姐,虽然你现在嫁给了姐夫,去了他们家,虽然我现在有了点小小的成就,但是姐,你记住,无论以后我们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你永远是我的大姐,我永远是你的二弟,这点,永远不会变!”

“姐,最后说一句,你的眼光没错,姐夫是个好人,祝你们幸福!”

“二弟叶东敬上!”

看完这封信,叶翎将信紧紧的贴在了胸前,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

在海韵城通往秋叶镇的大道之上,三个人影就像是三道闪电一般,快速的奔跑着。

之所以叶东要这么着急,连夜赶回叶家,除了他实在是不想再跟高家的人有任何过多的纠缠之外,也的确是有急事要办,就是前往死魂山。

本来按照叶东的计划,将裴长老送回叶家之后,就要立刻动身前往死魂山的,但是因为姐姐的婚事而不得不耽搁了下来。

如今已经是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而对于这种剧毒,叶东是深有体会,因为他曾经亲眼见过柳香儿毒性发作时的样子,而且据柳爷爷说,这种毒在最开始的时候,发作的间隔时间很长,但是随着时间拖得越长,毒性渗入的越深,发作的间隔也就越短!

尽管连毒魔烛音都给出了肯定,只要能够集齐了四种毒物,就能配制出解药,但是叶东却仍然担心中毒的时间太长,会对这些中毒的人产生什么后遗症。

要是只有别人中毒也就算了,但是连莫玲珑都是身中剧毒,所以叶东是一刻都不愿再耽误了。

就这样,三人一狼在经过了一夜的奔驰之后,第二天就赶回了叶家。

看到叶东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叶家人自然是喜出望外,而叶东也让潘朝阳和莫玲珑赶紧去休息,自己却是顾不上休息,先将高家那边的情况对早已翘首企盼的之叶家人详细的说了一遍。

当然,叶东是只报喜,不报忧,该隐瞒的还是要隐瞒!

听完之后,叶云天首先长出一口气,作为父亲,他这十多天来真的就跟丢了魂一样,吃不下睡不着,连修炼都无法定下心来。

其他人自然也是如此,而叶元钧忽然看着叶东道:“东儿,你是不是又要着急离开了?”

姜是老的辣,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叶东苦笑着点点头道:“是的,爷爷,我又要离家一段时间。”

在龙象宗内发生的事情,叶东全都详细的说给爷爷听了,连中毒的事也没有隐瞒,不过也没忘特意强调自己没有中毒,自然更没说自己要去寻找解药的事情,避免他老人家担心。

叶元钧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也不会拦着你,不过在你去之前,最好先去咱家后院看看,有个叫做般若的大师,已经等你好几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