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梵之六音/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其他人,尤其是熟悉叶东的人听来,叶东的笑声和他平常的笑声并没有任何的不同,然而在风清远这位出尘境高手听来,这个笑声之中却是蕴含了一股如同暮鼓晨钟般的强大威力,甚至有点像是佛修者擅长的佛音,可是和佛音又有着一些不同之处。

只是这种不同究竟表现在哪里,却不是风清远所能想的出来的。

风清远当然不会想到,叶东所发出的笑声,正是他刚刚从魔帝梵天那里学到的音攻的战技——梵之六音!

虽然说是一套战技,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招式,只是一种让灵气在体内经过某种特殊的运转轨道之后,以声音的形式释放出来的方法。

总共有六种运转的方法,也就是说共有六种声音。

梵天果然是只讲了一遍,并且讲的都不算太过详细,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真不一定能够一次xing的就完全记住,不过叶东却是没有任何困难的记住了!

因为这套梵之六音,赫然和他之前已经掌握的音攻战技《天地红尘曲》有着一些异曲同工之处。

《天地红尘曲》,按照天机真人的话说,因为失传很久,所以不知道有多少章,目前会的有五章,分别是静,怒,杀,止,寂,而叶东在掌握了前三章之后,更是自己创造出了全新的第四章,悲之章和第五章,希望之章。

如今梵之六音所描述的六种声音,叶东虽然全部记住,但是只是对于前两种声音有着较深的体会,而且根据自己的感悟,给这两种声音分别命名为喜之音和怒之音,这和《天地红尘曲》的静之章、怒之章,有着不少的共通之处。

虽然只有简单的六种声音,不过每种声音的施展都需要强大到惊人的灵气作为后盾,而也叶东目前那远超同阶高手的灵气储备量,也最多只能施展出一种声音。

就是刚才的笑声,梵之六音中的第一音——喜之音!

魔帝梵天所教授的战技,品阶自然非同凡响,虽然风清远能够听出古怪,但其中的奥秘又岂是他能够想的明白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叶东的笑声却是让风清远的心中陡然一凛,对于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年轻人,再次有了更高的评价。

叶东的笑声将风大宝给惊醒了,而回过神来的风大宝这才发现了自己的父亲,急忙喊道:“爹,就是他,他杀了天叔和本门那些炼药师们!”

这句话一喊出,风清远和风天仁的脸上顿时是先惊后怒,不过还没等他们开口,叶东已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向了风大宝,抢先一步冷冷的道:“少门主,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杀死了你的天叔和贵门的炼药师,有没有什么证据?”

被叶东这么一看,风大宝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不过仗着有父亲在这里撑腰,他仍然鼓起勇气喊道:“是你们天心宗的方易父女告诉我的!”

“方易父女!”

这四个字让叶东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气。

对于方易父女,叶东虽然也是十分的反感,但是考虑到他们毕竟是天心宗的人,所以只要他们不太过分,自己也就不准备对付他们了。

然而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跑到清风门来告状,目的自然不必说,就是为了针对自己,不过也是将洛辛兰等人给拉下了水,这可就是存心要借清风门的手来杀了自己啊!

好一招借刀杀人!

不过叶东旋即又想到,方易父女是怎么知道那天的事情的?

转念一想,叶元朗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虽然不曾亲眼看见,但是叶东现在却也是理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也让他心里有了办法。

微微一笑,叶东看着风大宝道:“少门主,那方易父女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一些过节?”

风大宝一愣道:“没有!”

“少门主要是不信的话,尽管可以派人去打听,他们碍于我天心宗真人的身份,不敢以下犯上对我动手,所以便编造出这样一个谎言,想要借你和清风门的手来杀了我!等我这次回去,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看到叶东满脸的愤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风大宝顿时没有主意了,求助的看向了风清远。

风清远此刻心里也是在做着艰难的抉择,能够成为一门之主,必然都是老谋深算,虽然叶东的解释听起来没有什么破绽,但是风清远却能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也就是说,风天和等人正是死在了叶东这群人的手中!

虽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身为门主的风清远如果不给自己的门人报仇,那传出去就会被人笑话死,可是如果要报仇的话,在场的这些人,包括叶东在内谁也别想活,但是这样一来也就等于同时和五大门派为敌,而且更头疼的是还有尘之契约的束缚,让他也无法贸然出手,所以他现在也是真的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风天仁忽然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门主,不如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吧!”

这句话算是给风清远解了大围了,连忙点点头,看向叶东道:“叶兄,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不管是你,还是方易父女,你们都是空口无凭,所以我这里有个办法,有助于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叶兄能不能配合一下,以证清白。”

叶东扬了扬眉毛道:“什么办法?”

其他诸如洛辛兰等人也是齐齐竖起了耳朵,虽然他们目前都是唯叶东是瞻,但是如果叶东承认了,那他们一个也别想跑得掉,所以他们自然也是十分关心。

“很简单!”

风清远冲着风天仁点了点头,而后者的手掌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玉瓶道:“诸位应该还记得我邀请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吧,现在我可以坦白的告诉诸位,那只是一个借口,本门邀请诸位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就在这个玉瓶之中。”

“风兄,你就别卖关子了,玉瓶之中到底是什么丹药?”丹阳子药痴的性格再次发作,忍不住开口问道。

然而风天仁却偏偏就是不说,脸上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道:“你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