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灵草堂/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如天心真人所推测的那样,当丹阳子将炼制出来的解药送到了大悲禅寺之后,长眉大师也立刻先行离开,前往凤峡城。

至此,道魔佛十宗之中已经各有一宗,先行派出出尘境高手,前往凤峡城接应叶东,而剩下的但凡是接到了阎罗殿邀请的门派,虽然明面上都在保持观望态度,但其实也都在暗中调集人手,准备随时出发参加阎罗大会。

此时距离阎罗大会召开的时间也只有不到五个月了。

……

叶东,廖岳和红狼,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赶到了凤峡城。

原本叶东还以为带着廖岳,会影响到自己和红狼的速度,然而没想到廖岳的速度虽然是比不上自己,但是也并不慢,竟然始终能够跟上。

按照廖岳的话说,他在小时候为了躲避妖兽的追捕,经常xing的要一连逃上几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只要跑的稍微慢一点就会变成妖兽的食物,所以久而久之,才练就出了这样的速度。

对于凤峡城,廖岳的确是极为熟悉,因为这里是距离北寒之地最近的一座大城市,只是这座城市背后的掌控者却并不是慈航宗,甚至一直都不是,这点让叶东有点不解。

慈航宗当初既然将凤峡城选择作为总坛所在的位置,那为什么竟然不将此城占据到自己的辖下呢?

后来叶东在潘朝阳的口中才知道,慈航宗就如同佛门的宗派一样,辖下根本没有一座城市。

原因?

因为慈航宗根本不需要占据任何地域,任何城市!

其他势力,占据一定的地域,为的就是为自己的势力谋求发展,尤其是需要掌控地域之内的经济命脉,毕竟修行之道,是需要庞大的无法想象的金钱来作为基础的。

而慈航宗既然是由炼药师组成的,炼药师几乎个个都是一掷千金的主,难道还会缺钱吗?

就拿当初叶东遇到的侯坚来说,在慈航宗内只能算是一名普通的弟子,但是随随便便也可以掏出几百万来,所以,慈航宗根本不需要通过占据地域,扩大地盘的方式来为自己谋取利益。

既然凤峡城不属于慈航宗的辖下,叶东自然也懒得再去打听它背后占据的势力,因为很可能这个势力已经被阎罗殿的人所统治。

凤峡城内很是热闹,来往的行人打扮也比较另类,大概是因为靠近北寒之地的缘故,其中也有不少修行者,不过无论怎么看,都是比较正常,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在廖岳的带路之下,叶东很轻易的就找到了灵草堂,这是一座药店,面积并不大,而且从门可罗雀的情况来看,生意应该也并不怎么样,以至于店铺中的那个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的小伙计,正趴在桌上打着瞌睡,甚至都没有发现叶东等人的进入。

叶东的灵识瞬间覆盖了整座店铺,一看之下,眉头微皱,因为这座药店实在是太普通了,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连个机关密室都没有,虽然屋里还有一个年纪颇大的老人家,应该就是这里的店主,但是不管是老人,还是这个小伙计,都只是普通人!

这样的一个小店铺,真的就是柳爷爷说的那个灵草堂?

叶东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明显正在好梦中的小伙计,抬起朦胧的双眼,微微一愣之后,整个人几乎立刻跳了起来,急忙用袖子胡乱的在脸上抹了几下,然后就冲到了叶东的面前,满脸堆笑道:“公子,您想买什么药?”

“我想找你们家的店主!”

“店主?”小伙计明显一怔,不过依然客气的道:“那您稍等,我去给您叫去。”

说完之后,小伙计一边往里屋跑去,一边大声嚷嚷着:“掌柜的,有人找你!”

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颤巍巍的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开口道:“你小子,刚才我喊你半天你聋了不成,快点给我重新沏壶茶,谁找我?”

小伙计答应一声,匆忙冲进了里屋。

看到老者的样子,叶东可以肯定自己的灵识并没有任何的差错,这个老人的确是个普通人,而且也是风中残烛,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叶东迎了上去道:“我找您老。”

老者对着叶东上下打量了半天,摇摇头道:“这位公子面生得紧,小老儿好像没有见过您啊,不知道您有什么事?”

叶东点点头道:“老爷子,您没有见过我没关系,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这个!”

叶东不动声色的掏出了柳木令,托在了掌心之上,送到了老者的面前!

就在老者看到柳木令的那一刹那,眼中陡然冒出了一道bi人的光芒,让叶东不禁吓了一跳!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家,一双浑浊的都快看不清东西的老眼,怎么可能会发出这样凌厉的光芒?

难道说自己的灵识看错了,这个老人家根本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深藏不露,甚至于连自己的灵识都能被瞒过的高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道光芒让叶东终于稍微安下心来,自己应该没有找错地方!

然而再次让叶东感到意外的却是老者眼中的精光消失之后,摇了摇头道:“公子,恕小老儿眼拙,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您应该是找错地方了,还是去别家问问看吧!”

说完之后,老者竟然转过身去,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向里屋,就这样将叶东给晾在了那里。

叶东愣住了,自己刚才看到老者眼中的精光绝对没有错,说明他肯定认识柳木令,可是怎么却装着不认识呢?

陡然之间,叶东心里一动,这个老者该不会也是阎罗殿的人冒充的吧,毕竟这里离黄泉路可不远了!

如果真是冒充的话,那真正的灵草堂的店主,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

就在这时,屋里传来了老者的喝斥声:“你个臭小子,笨手笨脚的,让你沏壶茶,你还把我的茶叶给弄洒了,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从踏溪涧给你捡回来,让你冻死饿死在踏溪涧!”

忽然,廖岳轻轻的拉了拉叶东,小声的道:“叶兄,走吧,这老儿让你今晚子时去踏溪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