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柳家人/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六年前,阎罗殿的人先给柳家所有人都下了毒,然后趁着柳家人中毒之际,阎罗殿联合转轮殿,冰极殿,也许还有其他势力的人,偷袭柳家,杀掉柳家满门,临走之前放了一把火。

幸亏柳爷爷及时赶回,救出了尚在襁褓之中并且侥幸逃过一劫的柳香儿,可惜的是,香儿体内也有剧毒,所以为了救孙女,柳爷爷只能带着香儿离开了已经化为灰烬的柳家。

柳爷爷和柳香儿的失踪,自然引起了凶手们的注意,于是便开始满世界的追捕他们祖孙二人,终于在一年之前,在秋叶镇附近的天断森林中,来自于冰极殿的贺孤奇发现了柳氏爷孙的下落,并且出手掳走柳香儿,bi的柳爷爷不得不独自一人前往冰极殿,想要救出香儿。

这就是叶东在脑海之中理出的一条完整的事情发展的线!

当然,这条线和真正的事实也许还有点出入,甚至也少了一些比较关键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阎罗殿他们要对柳家痛下杀手,但是至少和事实应该也是相差不远了。

这样一来,自然也让叶东可以肯定,冰极殿和阎罗殿、转轮殿是一起的,他们都是属于某个庞大神秘势力的分支!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冰极殿和阎罗殿在壮大之后,加入的这个神秘势力,还是在加入这个势力之后才逐渐的壮大了起来!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因为叶东终于意识到,自己所要面对的根本就是这整个庞大的神秘势力,而并不是单独的阎罗殿或者冰极殿!

看到叶东明显是因为某些问题而陷入了沉思,廖岳也干脆的闭上了嘴巴,看着面前悠悠流淌的溪水,同样陷入了对于往事的回忆之中。

就这样,时间很快过去了,子时来临了!

伴随着红狼一声低低的吼叫,叶东和廖岳几乎同时惊醒过来,这才意识到天色已经完全黑透,而周围早就没有了游人的踪迹。

不远之处,一个黑色的影子如同鬼魅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叶东的眼力极佳,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影子不是别人,正是灵草堂的那个小伙计!

虽然自己和廖岳因为思考而降低了警惕,但是对方竟然能够不知不觉的来到距离自己二人这么近的地方,才被红狼给发现,这份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了!

然而当叶东的灵识再一次的扫过这个小伙计体内的时候,眉头忍不住拧到了一起,这个小伙计明明就是个普通人啊!

小伙计看到长身而起的叶东和廖岳,脸上露出了和白天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客气笑容道:“两位公子,久等了吧,掌柜的让我来接你们。”

叶东和廖岳对视一眼之后,同时点了点头,现在两人的心中都是充满了疑惑,哪怕明智的对方的邀请可能会是个陷阱,也只能往下跳了。

于是两人一狼跟在小伙计的身后离开了踏溪涧,而看着前方小伙计那不断纵跃的快捷身形,叶东实在是郁闷到了极点。

对方在施展身法的情况下,竟然连丝毫的灵气波动都不发出!

这对于自身灵气的CAO控要求极高,施展灵气贯通全身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即便是叶东,都自忖无法长时间做到这点,而他对于灵气的控制也算是达到了巅峰之境。

可是这个小伙计已经接连奔行了一刻钟之久,仍然没有丝毫灵气波动,这可就太难了!

终于,当前方出现了一处山坳的时候,小伙计停了下来,而山坳之中,灵草堂的掌柜正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之上,虽然仍旧是那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是脸上明显多了一丝激动和盼望。

“两位公子,到地方了!”

小伙计招呼了一声之后,就笑嘻嘻的走到了老者的身后站定不动。

看着小伙计脸上那近乎于招牌一样的笑容,叶东忽然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人的表情随着脸上各个器官,甚至肌肉的运动,肯定会发生不同的变化,绝对不会出现一尘不变的神情,可是叶东那惊人的目力和感觉,却分明觉得小伙计的笑容和刚才,甚至和白天之时竟然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

就像,就像这副笑容是刻在了小伙计的脸上一样!

这个时候,老者长身而起,面对着叶东道:“不好意思,让两位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不过还请两位先做个介绍,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老者的语气充沛,声音洪亮,和白天时那要死不活的声音,根本是判若两人。

叶东真的是暗暗吃惊,现在可以肯定这个老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可是他竟然能够伪装的连自己的灵识都看不出丝毫的端倪,就冲着这份能力,比起无脸狂刀的幻技,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在下叶东,这位是我的朋友廖岳,不知道老爷子如何称呼,和柳家又有什么关系?”

对方要盘问叶东,叶东自然也要问问对方的来历。

老者定定的对着叶东看了片刻后才道:“老夫柳继宗,柳继安的亲弟弟。”

柳继安正是柳爷爷的本名。

叶东陡然怔住了,柳家上下,除了柳爷爷和香儿之外,不是全都死了吗?怎么现在又多出一个柳继宗,而且还是柳爷爷的亲弟弟,可是既然是亲弟弟,这个柳继宗和柳爷爷长的却是一点都不像呢?

“既然你是柳家人,那柳家灭门之时,你为什么能逃过一劫?”

柳继宗那张布满了沟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浓浓的悲伤:“因为在我出生的那天起,父亲就将我悄悄送到了恩师门下,直到十六年前的一天,大哥忽然带着香儿找到了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柳家被灭门的消息,从而离开了师门,在这座凤峡城中创建了灵草堂,等待着大哥的消息,普天之下,知道我是柳家人的,除了我的师父外,只有继安大哥了!”

叶东明白了,当年柳爷爷的父亲,生下柳继宗之后,也许就是为了以防柳家出现任何意外,日后好能有个传递香火的后人,所以隐瞒他的身份,将其送到其他人的门下。

这一点,从柳继宗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继宗继宗,岂不就是继承传宗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