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继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说的好像有点多了,重新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戒备之色,注视着叶东道:“现在你该详细说说,你是怎么得到那块令牌的?”

对于对方的身份,叶东已经可以确定无疑,因为那种悲伤的神情并不是简单的就可以伪装出来的,虽然长相不同,但是哪怕是双胞胎都会长的一点不像,更不用说亲兄弟了。

另外,柳继宗的遭遇,其实非常值得同情。

明明是家世显赫之人,但是为了整个家族,却不得不隐姓埋名,和家族划清所有的关系,甚至连家族中人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这可是一种相当大的牺牲。

不过叶东的心里还有着一个疑惑,就是柳继宗和他的这个小伙计,显然都是修行者,而且本身的实力应该也不低,那么为什么自己的灵识却总是感觉到他们只是个普通人呢?

虽然说修行者收敛自己的全部气息,可以让自己成功的伪装成普通人,但那只是针对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修行者的,如果实力相近,或者是碰到比自己强的人,还是可以轻易的看穿伪装的。

比如说红狼,当它伪装成一只小黑狗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看不出来,但是在黑象这种实力远超它的出尘境高手的眼中,却是根本没用。

而叶东的灵识已经极其强大,哪怕是黑象等人想要在他面前装成普通人,也很容易被他看穿。

柳继宗先不说,也许他的实力远远超过黑象和叶东,所以叶东的灵识无法看穿,但是小伙计就算实力也是远超叶东,但是任何伪装,一旦需要施展灵气的时候,就都会露馅。

可是叶东即便在小伙计施展身法的时候,依然感觉对方只是个普通人?

至于叶东自己,因为他有着血狱的强大掩护,所以能够瞒过所有的修行者。

这个疑惑现在叶东当然不能直接问出来,只能先放到一边,开始讲述自己和柳爷爷祖孙相识的过程。

当柳继宗听到柳香儿被贺孤奇抓走的时候,眼中明显露出了怒意,不过后来当他听说叶东已经找到了解药之时,脸上却又露出了欣慰之色。

叶东说完了自己的经历之后道:“我就是遵照和柳爷爷的约定,前来凤峡城灵草堂,想要看看能否得到有关他们下落的消息。”

柳继宗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原来如此,本来我和大哥约定每年他都会派人送回他的消息,然而自从去年年初收到过他的一次消息之外,他就再也没有送回过任何消息,看样子,应该是前往冰极殿救香儿了,而且最近一年,凤峡城比起以前来明显热闹了许多,各种陌生面孔竞相出现,严密监视着城内几乎每一寸地方,甚至包括了灵草堂在内!”

叶东恍然大悟,难怪柳继宗白天在灵草堂的时候,明明认出了柳木令,但是却装作根本不认识,又以特别的方式约定在这里见面,显然就是为了躲避那些监视者们。

现在,愈发可以肯定,凤峡城已经属于阎罗殿他们所有了。

顿了顿,柳继宗接着道:“小伙子,难为你特意跑一趟告诉了我大哥他们的下落,辛苦你了,我这里有一颗尘身金丹,就送给你当作辛苦费吧,另外,柳木令也麻烦你送到慈航宗去吧!”

显然,柳继宗误会了叶东的来意,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叶东。

叶东并没有接这个瓶子,而是伸手推了回去,并且微微一笑反问道:“前辈,您现在准备怎么办?”

“虽然家父希望我能够继承祖业,传宗接代,但是如今大哥和香儿有难,我哪里还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苟延残喘的活下去,我自然准备去一趟冰极殿,报我柳家之仇,哪怕死了也不能辱没我柳家的门风。”

柳继宗忽然摇了摇头道:“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小伙子,这里面已经没有你的事了,你赶紧拿着尘身金丹离开吧,不要引火烧身。”

叶东两手一摊道:“我倒是很想离开,可惜,现在火已经烧到我身上了!我根本离不开了。”

柳继宗霍然抬头,眼中再次爆发出了白天之时那道bi人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叶东道:“你什么意思?”

叶东丝毫不惧的道:“前辈还请稍安勿躁,我刚才的话并没有说完!“

接下来,叶东也不再隐瞒,将自己父亲被阎罗殿掳走,以及自己先前所想出的那条线,完完整整的都说了出来。

“前辈,在我看来,阎罗殿,冰极殿以及转轮殿,根本是一体的,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而且柳爷爷和香儿,对我有救命之恩,如今他们有危险,我也不可能就这样丢下他们不管!”

叶东始终记着那天晚上,柳香儿在自己的面前被贺孤奇掳走的那个场面,这是他心中除了父亲之外,另一个始终解不开的心结。

甚至哪怕没有柳继宗,他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想办法救出柳爷爷和香儿!

柳继宗再次对着叶东、廖岳和红狼上下打量了一阵之后,忽然冷冷一笑道:“先不说我大哥和香儿,你既然是来救你父亲的,难道你认为就凭你们两个人,外加这头变异灵兽,就可以对付得了你说的那个阎罗殿和转轮殿了?”

柳继宗的语气里明显透出一股轻蔑,而叶东却丝毫不恼,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对付不了,不止前辈你会这么想,但凡是有点理智的人,包括阎罗殿和转轮殿在内,肯定都会这么想,所以他们才不会想到,我仅仅凭借着两个人和一头变异灵兽,就敢深入他们的地盘,来救回我的父亲!”

“那如果他们知道了呢?”

叶东陡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满脸严肃的看着柳继宗道:“前辈,有一句话你不知道听没听过?”

“什么话?”

“虽千万人,吾往矣!”

七个字,掷地有声!

然而,就在叶东话音落地之后,身后突然响起了另外的一个声音:“好一个虽千万人吾往矣,看来,大哥果然没有看错你!只可惜,有勇无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