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彼岸花/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叶东三人刚刚冲出去的同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道高亢的狼嚎,伴随着响起的,还有黄泉犬的嘶吼。

红狼终于和黄泉犬战到了一起!

听着红狼的叫声,叶东真的想就此停步,折回去先帮助红狼杀死那些黄泉犬,不过正如柳继宗所说的,如果在这里拖延的时间长一点,等到阎罗殿的人出现,那非但没有一点机会去救自己的父亲,甚至还会害得柳继宗和廖岳也陷入危险。

可是红狼再强,也不是三条,甚至不止三条黄泉犬的对手,如果真的任由它独自抵抗黄泉犬,它的会有极大的可能回不来了。

这个时候,叶东已经不再顾忌血狱的秘密了,脚下依旧不停,但是挥手之间,洛河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去帮助红狼,务必不能让它有任何闪失,你也要活着!”

对于叶东下出的这个命令,洛河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转身,向着红狼和黄泉犬嘶吼的方向冲了过去。

身为御兽族人,洛河对于红狼的爱护,其实并不在叶东之下。

看到从自己身旁冲过的洛河,柳继宗和廖岳不禁齐齐一愣,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看叶东那嘴唇紧绷,满脸的冰霜,他们明白,即便问了,叶东肯定也不会回答,所以只能将这个疑惑埋在心里,继续埋头跟在叶东的身后往前飞奔。

叶东的心里已经涌起了一股不妙的念头,原本以为这次自己能够悄悄潜入阎罗殿,偷偷救出自己的父亲,然而没想到,这才刚刚踏进阴阳界,就已经让红狼和洛河留了下来。

前面的路上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自己一行人,能否顺利到达父亲的所在之地,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叶东自己死了无所谓,他最不愿的就是连累其他人,所以他低声的冲着身后的柳继宗和廖岳道:“如果遇到了我们无法抵抗的危险,还请两位能以自己性命为重。”

话音落下,叶东陡然停住了身形,而柳继宗和廖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看到叶东停下,自然也只能跟着停下。

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奔到了广场的尽头,前面,再一步就是那条两边盛开着火红色妖异鲜花的大道,而在叶东的脚下,有着一块不起眼的小石碑,上面写着“黄泉路”。

这些红色的鲜花十分的怪异,长长的根茎之上直接生长着花,却没有一片叶子、

自然,这条路就是黄泉路,而有了刚才阴阳界碑的教训,叶东不敢再贸然跨过,所以才停了下来。

身后,红狼和黄泉犬的嘶吼声已经几乎听不到了,显然,这座广场的面积真是大的惊人。

柳继宗伸手一指那些盛开的火红色的鲜花道:“这些应该就是传说中只有黄泉路上才能生存的彼岸花,我觉得,这些花里,可能也有蹊跷。”

阎罗殿擅长用毒,而彼岸花本身又是极为妖异,所以柳继宗的这个想法没有错。

叶东点了点头,先用灵识探了出去,不但探索着黄泉路的表面,更是极力的渗入到了黄泉路的下面,看看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埋伏。

确定没有之后,叶东的身边再次出现了一个人影,毒魔烛音。

毒魔烛音环视着周围,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这里是哪?”

而当他的目光转到了彼岸花上的时候,眼中陡然射出了亮光:“彼岸花!这里该不会是阴间吧!”

柳继宗和廖岳对视了一眼,哪怕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叶东究竟是从哪里召唤出了一个又一个稀奇古怪的人来。

据他们所知,好像还没有什么能够容纳活人的东西,空间尘器更是只能装死物,根本不可能进去活物。

叶东自然也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只是深深的看着烛音道:“烛音,我知道你桀骜不驯,不愿意听我的差遣,不过现在我要救我的父亲,而身后我的朋友,还有洛河,他们正在陷入苦战,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烛音带着饶有兴趣的神情和叶东对视片刻之后,微微一笑道:“看在你给我提供了一种毒药的面子上,我帮你一次,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烛音的回答让叶东暗暗松了一口气:“在我见到我父亲之前,出手的事不需要你来做,但是如果遇到跟毒有关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帮我解决。”

“好!”烛音答应的非常痛快,伸手一指黄泉路上的彼岸花道:“你把我喊出来的正是时候,这些彼岸花中的毒,就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住的。”

看样子,彼岸花果然有毒,叶东焦急的道:“那你有解毒的办法吗?”

烛音看着彼岸花,口中答道:“解毒的办法自然是有,但是你们的身上不可能会正好有炼制解药的材料,说了也是白说,要想让你们安全通过的话,必须用其他的方法,我想想。”

说完之后,烛音一步迈过了“黄泉路”的小界石,直接蹲在了一丛彼岸花的旁边,抓起一把,塞到了口中。

看到烛音的举动,让柳继宗和廖岳都吓了一跳,不是说有毒吗?那怎么还吃?

不过看到叶东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们自然也不能说什么,柳继宗想了想道:“要不我试试看,将这些彼岸花都毁掉?”

烛音背对着他冷冷的道:“毁掉?真是愚蠢的想法,这条路这么长,一眼都看不到头,你觉得你能毁掉这么多的彼岸花吗?再说,这里的彼岸花生长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它们的毒早就不知不觉的渗透到了这条黄泉路上,毁了它们,也没有用。”

虽然不得不承认烛音说的是对的,但是他的那种冷漠蔑视的语气却是让柳继宗有点无法忍受,不过看在叶东的面子上,他只能强行忍住、

柳继宗当然不知道,这就是烛音的性格,甭管你是谁,他都是这副语气和神态。

烛音当然也不会去在乎柳继宗的感受,继续摇了摇头道:“不行,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你可以找洛河的婆娘问问,也许她有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