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忘川河/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甚至包括烛音在内,此刻都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悲之章那悲哀的氛围之中,脸上全都挂着浓浓的哀伤,每个人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苦往事,都已经被重新唤醒,所以虽然他们都看到了那几乎汇聚成了一条绵延数十米的长龙般的彼岸花泪,正首尾相连的冲向叶东,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有能力去阻止。

有心无力,正是他们现在状态的最佳写照。

至于叶东,更是因为正在全力吹奏《天地红尘曲》,根本就不曾想到彼岸花泪竟然会好好的涌向自己,所以也无法做出反应。

于是,无数滴汇聚成红色长龙的彼岸花泪,就像是有眼睛一般,争先恐后,并且畅通无阻的直接冲进了叶东的口中。

等到叶东想要闭上嘴巴的时候,体内已经几乎完全的被彼岸花泪所占据。

彼岸花泪在冲入叶东的身体之后,似乎也有自己独特的运行轨道一般,环绕了几圈之后,最终流入了叶东的丹田,并且汇聚到了蓝色的尘身之中。

对于贸然闯入的这些不速之客,叶东的尘身就像是一个好客的主人一样,敞开大门,客客气气的将它们迎进家去。

红色的彼岸花泪,融入蓝色的尘身,顿时就让尘身拥有了红蓝两种颜色,就如同水乳交融一样,很快融合到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

叶东已经停止了吹奏,急忙看向自己的体内,完全被眼前的情况所惊呆了,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的尘身竟然会好好的将彼岸花泪给吸收进来,而且最为诡异的是,刚才那股吸力,明明是来自于血狱啊!

血狱放出吸力,吸收了彼岸花泪,却大方的将其送到了尘身之中……

不过很快,已经融合了彼岸花泪的尘身就稳定了下来,完全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自己原先的状态,自然,叶东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面对已经向着自己投来询问目光的柳继宗和廖岳,叶东露出了个苦笑摇摇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烛音,现在可以通过了吗?”

烛音也收回了同样投注于叶东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了彼岸花和黄泉路,然后点点头道:“毒性已经全部解除,可以通过了!”

现在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叶东也顾不上继续理会自己的尘身了,当然,他就算是想理会,也是无从下手,而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穿过黄泉路,前往转轮殿。

再次转头,充满担忧的看了看身后那块巨大的阴阳界石,以及隐隐约约传入耳中的嘶吼之声,叶东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们继续走!”

说完之后,叶东再次当先冲了出去,沿着两旁盛开的彼岸花,快速的向着黄泉路的尽头冲去,身后,三道影子紧紧相随。

黄泉路很长很长,长到甚至会让行走其上的人涌出一种错觉,以为这条路根本就没有终点。

好在一路之上并没有再出现任何其他的埋伏或者人,而以叶东等人的速度,在如此宽敞平坦的黄泉路上足足跑了一刻钟之后,叶东首先听到了一阵极其细微的流水之声,这也让他知道,黄泉路即将走完。

传说之中,走过黄泉路,就会看到一条河,河名忘川,而在忘川河上,架着一座奈何桥。

叶东四人终于走完了黄泉路,果然看到了一条宽达百米的大河,河水是纯粹的黑色,轻轻流淌,静谧无声,河面之上没有一丝涟漪,看起来平静之极。

而在河边,竖立着一块两人来高的大石头,上面写着三个字:“三生石!”

这里,自然就是忘川河了,可是让众人感到奇怪的,却是在这宽阔的河面之上,并没有看到那座有名的奈何桥!

如果不是只有一条路,那么众人可能还会以为奈何桥也许在河的上游或者下游,但是一路过来,分明只有这一条路,而且放眼看去,甚至都能看到河对面有着一座高达百米的巨大建筑物外,想来应该就是望乡台了,可是附近哪里有桥的影子?

不过,虽然没有桥,但是在河边,却静静的漂浮着一艘两米来长的黑色小船,一只船篙横在船上,没有船夫。

叶东当即看向了柳继宗:“柳前辈,你能带着我们飞过去吗?”

没有桥,想要横渡忘川河,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飞过去了,而已经达到出尘境的柳继宗是可以飞的。

然而柳继宗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整个的地下世界都被一种巨大的禁制给控制了,在这里,我根本无法飞行!”

其实早在推开深藏在地下百米深处的那扇门之后,叶东就发现了自己的灵识被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最远只能延伸出去两米多,然后就会莫名的消失,这显然就是柳继宗口中所说的那个巨大的禁制所产生的控制之力,不但能够阻止灵识,同样能够阻止飞行。

没有桥,又不能飞,那只有两条路可走了。

一条就是直接从河里游过去,另一条就是乘坐那条船!

虽然整条忘川河看起来十分的平静,但光是那与众不同的黑色的河水就让人感到极为的诡异,要说河水之中没有什么机关埋伏,谁也不会相信的!

先前阴阳界碑之处的地下都藏有黄泉犬,更不用说这条忘川河之中了。

即便是叶东,也没有胆子从水中直接游过去,所以众人的目光自然只能投向那条静静漂浮在河边的渡船上了。

其实对于这条船,众人的心里也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船上却有分明没有任何人或者活物。

廖岳沉吟了一下后,当先迈步向着小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道:“我先去看看,好歹当初我还划过几次船。”

叶东本想阻止,但是廖岳一步迈出已经来到了船边,所以他只能开口道:“廖兄,小心点!”

廖岳点点头,仔细看了看四周,确定并无任何异样之后,这才缓缓的伸手去拿横在船上的那只船篙。

然而就在他的手掌刚刚快要碰触到船篙的时候,叶东从自己所站立的角度上,却突然看到和船身河水异样黑色的船篙之上,猛的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

“小心,别碰船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