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入土为安/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般若在冲出广场,来到黄泉路的时候也是戛然停下了脚步,因为看着那些大朵大朵盛开的妖艳的红色彼岸花,他本能的觉得这些花朵可能会有古怪,所以没有贸然前进。

不过对于毒,他可是一窍不通,所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身上忽然多了一盏佛灯。

青色的佛灯,像是用青铜所制,平凡无奇,样式古朴,从外观上看不出任何特异之处。

只见般若将佛灯举在手中,随着佛灯灯芯的亮起,洒佛灯之上顿时落下点点柔和的荧荧绿光。

这些绿光在空中迅速凝聚成了一株苍翠欲滴,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树,而古树那垂下来的万千枝叶郁郁葱葱的将般若的全身笼罩了起来。

古树散发出柔和并不刺目的绿光,非常的朦胧,但是却让般若刹那间仿佛化身成了一尊古佛,圣洁的光华让他显得超尘脱俗。

这就是佛门至宝之一的古木佛灯,同样,也是一件自古流传下来的圣兵。

没有人知道佛灯是来自何处,又是出自何人之手,但是佛灯之中却蕴含着强大无比的力量,至于力量究竟有多大,同样也没有人知道。

作为圣兵,古木佛灯在整个佛宗之中同样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始终被净慈寺所雪藏至今,知道的人极少。然而自从知道上次般若先是差点死在了阎罗殿人的围攻之下,后又冒险闯入死魂山的经历之后。

为了保护这位相当于所有佛修者的领袖,同时又不肯安分的待在寺庙之中的圣佛子,净慈寺终于决定将这件圣兵交给般若。

身在苍翠古树的覆盖之下,般若再没有丝毫的迟疑,一步迈出,踏上了黄泉路,然后便化作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向着黄泉路的尽头疾驰而去。

黑色的忘川河水仍旧在静静的流淌着,不过在河岸之上,靠近三生石的位置,就如同那个巨大的广场一样,同样变成了一座惨烈的战场。

原本就黑色的地面有着大块大块的焦黑,那明显是炙热高温灼烧过后留下来的印记,甚至有几个地方,仍然在冒着丝丝青烟。

一块块龙眼大小的黑色石头,散落在地面之上,石头的数量极多,将近有上千块。

尸体的正中,廖岳静静的趴在那里,整个人就如同这地面一样,焦黑一片,虽然衣服都已经化为了灰烬,但是赤裸的身体之上根本看不出来丝毫肌肤的颜色。

在他的右手之中,紧紧的握着一柄黑色的断剑,断剑从中间断裂开来,断裂之处十分粗糙,明显不是被锋利的利刃砍断,而是被强大的力量在瞬间击碎。

般若收敛了佛灯的光芒,因为圣兵可不同于普通的尘器,驱动圣兵之威是需要庞大的灵气来作为支撑的,所以能省一点,自然就要省一点。

般若直接走到廖岳的身边,蹲下身子,用灵识查看他的状况。

片刻之后,般若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灵魂消失,生机全灭,这个人已经死了!

看着四周明显发生过大战的地面,般若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那些数量众多的黑色石头之上。

抬手凌空一招,一块石头飞到了他的手中。

静静的端详了片刻之后,般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这哪里是什么石头,分明就是人的身体!

可以看出,这个人的身体之所以会变成黑色,是因为被高温的火焰灼烧过,但是般若却如何也想不通,如此高的火焰,按理说足以将人烧成灰烬,可是为什么这个人在被粉身碎骨的炸开之后,并没有变成灰烬,反而化成了一块块的石头呢?

到底是什么样的攻击方式,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没有亲眼目睹战斗的过程,般若自然无法凭空作出想象。

不过如果他知道廖岳是身具冰火两种属xing的高手的话,那么他就会明白,当一个人的身体在先是被炙热的火焰灼烧,然后又瞬间被极低的寒气冻成冰块,并且最后重重的砸倒在地上的话,就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廖岳孤注一掷的将冰火两种属xing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之后刺出的一剑,虽然成功的杀死了忘川河的船夫和他的那条盲火毒链,但是他也因为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火,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而奄奄一息。

他的结果,正如烛音告诉叶东的那八个字一样——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般若不认识廖岳,自然也不知道这个同样被火焰烧死的修行者到底是友是敌。

不过忽然间,般若看到了在廖岳左手的前方,有着几个模糊的印记,于是凑了过去,经过仔细的辨认,终于认出了这几个印记实际上是一个字——“虫”!

般若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这个“虫”字的意思,不过既然是这位施主在临死之前刻意写下来的,那么必然是有所指,而且是极为重要。

显然,这是廖岳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写出来的字,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后面的闯入这里的人,千万要小心忘川河中的虫子。

般若一边思索着这个“虫”字的含义,一边转都打量着四周,却根本没有看到一个虫子,甚至连个活物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最终,般若只能放弃思考,大手一挥,强大的力量排山倒海的涌出,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洞。

然后双袖连连挥动,将廖岳的尸体,以及散落在地的那无数块属于忘川河船夫和盲火毒链的身体,统统扫入了大洞之中。

不管这两个人生前到底是谁,如今他们竟然都已经死了,那么,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成过往云烟。

出于慈悲心,般若让他们入土为安,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才来到了忘川河边,在确定这里并没有奈何桥的时候,甚至连一艘小船都没有的时候,他只能选择涉水淌过忘川河。

黑色的河水平静的流淌着,般若深吸一口气,身体高高跃起,一直平平的飞出去将近三十米的距离之后,这才跌落到了忘川河水之中。

而就在他落水的刹那,心脏陡然重重一跳,这是一种危险的警兆,同时一阵“沙沙”之声,也已经从河水之下,传入了他的耳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