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狂的资本/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东,柳继宗和红狼催动身下坐骑,缓缓向前走去,这时柳继宗忽然开口道:“叶东,你有没有发现,章家的那些人,除了那个什么狗屁二少爷之外,身上都是有着一股肃杀之气?”

叶东点点头道:“我感觉到了,这些人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久经沙场,下手狠辣无比,绝不手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比起朱雀大陆中部的那些世家或者门派中的子弟门人,强出实在太多,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杀了他们,不然始终会是个祸害!”

“是啊,北寒之地恶劣的环境造就了这里彪悍的民风,哪怕是普通人,也比其他地域要好战的多,更不用说修行者了,这个章家能够在这里成为四大势力之一,屹立数年而不倒,不可小瞧。”

叶东知道这是柳继宗在提醒自己,笑了笑道:“前辈放心,我看周猛他们对于章家也没有什么好感,如今我杀了章家人,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警告,他们应该知道毁尸灭迹,章家也不可能知道是我所为,再说,就算知道了,他们又能奈我何!”

对于叶东,柳继宗就如同他的大哥一样,非常喜欢,自然也是希望他的人生之路能够平安顺畅,所以才会如此关心。

“哈哈,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狂了,不过,你的确有着狂的资本!”

十八岁的年纪,尘身六重的境界,身兼数家之长,至于叶东的真正实力,更是高深莫测,连柳继宗都无法看透。

如果这样的人都没资格狂的话,那么恐怕再没有敢狂的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叶东狂而不骄,他的狂只针对被他视作敌人的人,面对他的朋友,他能够两肋cha刀,面对善良的弱者,他更是平易近人。

“前辈说笑了!”

“我说叶东,咱两商量个事呗!”

“前辈请说。”

“这前辈两字我听得实在闹心,你既然叫我大哥为柳爷爷,我比我大哥也小不了几岁,我想,你叫我一声柳爷爷也不过分吧?”

“柳爷爷。”

“哈哈哈!”

在柳继宗的大笑声中,一老一少,连同一只小黑狗,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渐渐远去。

留下来负责替进行收尾工作的周猛他们,正忙着从那些已经死掉的章家人的身上搜刮着东西。

这是他们最乐意干的活,因为根本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干起来动作麻利,驾轻就熟,同时一边干着活,一边都是咬牙切齿的骂骂咧咧,甚至时不时的会走到章家那位二少爷的身边,狠狠的踹上几脚!

因为,他们有六位同伴也死在了章家人的手中。

“你个狗Ri的东西,你不是很狂吗?你再狂啊?”

“妈的,你这个兔崽子,竟然杀了我六个兄弟,等会我就从你身上割六块肉下来!”

很快,所有尸体的身上都被搜刮的干干净净,甚至有两具尸体身上穿的狐裘都被扒了下来。

挖了一个大坑,将所有的尸体扔进坑内,周猛抬头看了看天色道:“行了,不用填了,这天一会就要下雪了,等雪停了之后,一点痕迹都不会看出来的。”

众人这才停下手来,而周猛晃晃悠悠的向着章家二少爷走了过去,面带狞笑的道:“二少爷,我可是言而有信之人,刚才我说要割你六块肉,就绝对不会只割五块,来人,先把他给我把扒干净了!”

二少爷的脸上早就是布满了惊恐,不过仍然色厉内荏的叫着道:“你们别动我,我知道你们是雪山盗,如果你们敢动我的话,我保证会让我父亲将北寒之地的所有雪山盗全部剿灭,一个不留。”

周猛看着二少爷的目光,充满了“怜悯”,摇了摇头道:“唉,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这种情况之下,你不应该威胁我,而是应该利诱我,你如果说,我将你送回去,或者让我帮你向章家传达一下消息,你会给我大量的报酬,也许我还会考虑考虑,可惜啊可惜,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废物,是不会想到这些的!”

言而有信的周猛在割下了二少爷的六块肉之后,狠狠一刀捅进了他的心口,将他的尸体也丢入大坑中后,这才带着剩下的雪山盗,骑上雪龙马追赶叶东去了。

叶东他们并未走远,主要是怕迷路,万一再和周猛他们走散的话,那别说找到天女落了,恐怕连回去的路都不一定能够找到。

周猛一行人来到了叶东的面前,周猛将一枚空间手镯恭恭敬敬的递给叶东道:“前辈,这里是章家人身上的所有东西。”

叶东并没有伸手接手镯,而是看着周猛,微微一笑道:“如果章家二少爷真的许给你大量的报酬,让你送他回去,或者让你帮他向章家传递一下消息的话,你会怎么做?”

听到这句话,周猛一行人顿时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瞬间都已经凝固住了!

这是刚才周猛对章家二少爷说的话,然而现在叶东竟然几乎是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这怎么可能?

看着惊呆了的周猛等人,叶东拍了拍身下雪豹的脑袋,继续向前走去:“这些东西就当作是你们的报酬了,你们留着吧!”

话音落入众人的耳中,将他们惊醒过来,而看着叶东的背影,众人的心中是惊吓交加,除了暗暗庆幸刚才没有说叶东他们的坏话之外,叶东在他们的心中的地位也是直线上升。

如果说他们之前答应为叶东带路还想着半路使坏,那么现在这点想法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回过神来的众人催动坐骑,追了上去,周猛大声的道:“前辈,一会要下暴雪了,我们最好找个地方避一避。”

“下雪为什么要避?”

叶东记得自己小时候,下雪一般都是过年,看到下雪也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

雪花轻轻柔柔,就像是天上的精灵一般,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为大地披上一层洁白的外衣,这个时候,自己就会和兄弟姐妹们冲到雪中,打雪仗堆雪人,而大了之后,虽然没有这份童真,但是雪中漫步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所以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下雪要避一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