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天佑之相/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老爹的雪屋之中,两个影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来,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几乎瞬息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叶东的身边。

赶来的自然是柳继宗和红狼。

他们本来在雪屋之中待得好好的,但是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并且是瞬间爆发而出,让他们以为是来了敌人,担心叶东会有危险,所以冲了出来。

突然出现的柳继宗和红狼,让陌惜凤本能的就要出手,因为她始终牢记着自己的职责,保护血狱的秘密,不过,却被叶东给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然而张杨也同样发现了,他的速度比起陌惜凤来快了许多,在柳继宗和红狼落地的同时,身上的那条白色巨龙已经陡然腾空而起,巨大的龙尾狠狠的轰然砸向了他们两个!

“吼!”

红狼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虽然身体高高跃起躲过了龙尾的攻击的,但是龙尾的一扫之力却是带出了无尽的寒气,顿时将它的身体给冻住了!

龙尾继续前进,将坚实的冰面给直接掀翻了数十米长的距离,无数冰碴如容暗器一般,铺天盖地的继续攻向了红狼。

“咔咔!”

一股黑色力量从红狼的身上涌出,直接粉碎了体外的冰块,体表之上出现了一套黑色的护甲!

柳继宗的反应虽然比红狼要稍微慢上一点,但是他会飞!

直接飞到空中,不但躲过龙尾,也躲过了冰碴,站在空中得意的捋着胡须哈哈大笑。

“住手!都是自己人!”

就在红狼被打的动了真火准备化出本相的时候,叶东急忙出声制止,并且自己也是闪身来到了他们的中间。

白色巨龙顿时回到了张杨的身上,而张杨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凌厉的气息也随即收敛,红狼虽然不肯就此善罢干休,但是也只能以低沉的吼声来代表自己的愤怒。

叶东再次摆了摆手道:“狼兄,张兄,都别动手了!”

柳继宗再次落到了地上,对着张扬看了一眼后点点头道:“竟然是圣尘身,而且还是圣兽冰龙,果然强大!”

尘身也是有好坏之分的,最好的就要属圣兽和圣兵这类尘身,被称为圣尘身,天生拥有灵性,远非一般尘身可比。

当初落英宗的杨长治就是圣兵阴阳枪的尘身,而没想到张杨竟然拥有圣兽冰龙的尘身,比起阴阳枪来,明显还要高出一筹。

张扬充满歉意的对着柳继宗和红狼拱了拱手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敌人。”

红狼恨恨的瞪着张杨,显然不可就这样原谅他,而柳继宗则大方的道:“没事,不打不相识嘛!叶东,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此时此刻,柳继宗的心里充满了震骇,不管是这个张杨强大的实力,还是陌惜凤的古怪状态!

以柳继宗的境界和实力,自然看出来了陌惜凤的状态有点与众不同,只是就打死他,他也不会想到陌惜凤实际上是只有灵魂的状态!

叶东只能简单的为众人互相做了个介绍,自然也没有提及血狱。

好在柳继宗并没有继续追问,冲着两人点了点头之后,就看向红狼道:“既然没事,咱俩就回去吧!”

叶东虽然无法将血狱的事情向柳继宗和盘托出,但是却并不介意他在场,所以急忙道:“柳爷爷,你们不用走,留下来听听张兄的话。”

“好!”

柳继宗哪里想走,叶东让他留下,他是求之不得了!

叶东这时才看向了张杨,神色凝重的问道:“张兄,刚才你说的话,能再重复一遍吗?”

张杨深深的看了叶东一眼后才点点头道:“少主,刚才我说,家破人亡,独活于世,难道这就是天佑之相吗?”

叶东陡然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道:“张兄,我能够想象你的过去必然有着十分悲惨的回忆,这些事我们一会再说,现在,我想请教一下,什么叫天佑之相?”

天妒之相,叶东知道,甚至这也是他始终记挂和揪心的一件大事,因为莫玲珑就是天妒之相,而按照长眉大师的话,拥有天妒之相的人,如果拥有了爱人,那么会遭到天妒,从而会常年生活在危险之中,随时都有死掉的可能!

叶东一直在寻找着破解天妒之相的方法,终于在潘朝阳那里得知在海域之中有着一位叫做枫叶先生的高人,也许他知道办法。

然而没有想到,今天,这个血狱第三狱的首领张杨,竟然说他自己是天佑之相。

和天妒之相只有一字之差,所以叶东必须要弄清楚,也许,从中能够受到一些启发,从而对于莫玲珑的天妒之相有所帮助。

叶东的话让张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沉默了片刻才道:“在我出生的时候,家父请高人来为我看过面相,当时这位高人就说了,我是万中无一的天佑之相。”

“所谓天佑之相,就是说老天都会保佑的面相,拥有天佑之相的人,也会拥有其他人都无法想象的好运气!”

“对于这位高人的话,起初我是完全不信的,但是从我懂事开始,我的运气确实就比其他人要好的多,可以说一直是顺风顺水,无病无灾的长大成人,甚至凝聚出了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圣兽冰龙尘身!”

听到这里,叶东的心里不住的点头,因为就在刚才,自己也认为,张杨的运气确实是非常的好!

种种的巧合,不但让他能够带着肉身出现,甚至还进一步的恢复了一些过去的记忆,这是任何其他血狱中的人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原来,这就是天佑之相!

张杨的声音在继续:“自从凝聚出了圣兽冰龙尘身之后,我也真的相信了我是拥有天佑之相,受到老天保佑的人!于是我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我离开了家,离开了北寒之地,外出游历,然而……”

张杨的声音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然而当我回来之后,却发现,我的家虽然还在,但是我的家人竟然全部消失了!”

“他们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活人不见,死不见尸,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寻找他们,几乎找遍了整个北寒之地,找遍了整个朱雀大陆,可是仍然没有丝毫的发现,直到我被关……。”

张杨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他也没有忘记要保守血狱的秘密。

随着张杨话音的落下,所有人也都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在想着张杨的家人究竟去了哪里,而突然,柳继宗眉头紧皱道:“你,你的真名是不是不叫张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