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尘身如天道/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继宗被梅山民的这句话给问愣住了,好半天之后才算是回过神来道:“梅前辈,您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晚辈一直未娶,自然没有任何子嗣。”

“哦!”梅山民点点头道:“那日后你最好和继安商量一下,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

“物色什么人选?做什么?”柳继宗不解的问道。

“做本宗宗主!”

“宗主?”柳继宗瞪着眼睛道:“叶东不就是最好的人选了吗?难道还有人能够比他好爱要合适?”

梅山民笑着摇了摇头道:“,一如风云变化龙,慈航宗这座小池子,根本容不下他这条龙!”

两年多以前,酒叟和叶东的爷爷叶元钧曾经就他将酒仙门的扳指交给叶东的事情谈论过一次,当时酒叟就说了,别说酒仙门和叶家了,就算是天心宗,也容不下叶东这条龙。

而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两年之后,朱雀大陆第一门派慈航宗宗主的大弟子,一位两千多岁高龄的老人,竟然也说出了同样的话。

唯一的不同,就是将酒仙门、叶家和天心宗,换成了慈航宗。

对于叶东这条龙来说,哪怕是慈航宗,也只不过是个容不下的小池子而已。

柳继宗张着嘴巴,有心想要反驳梅山民的这句话,然而想了半天之后,最终却是带着苦笑闭上了嘴巴,因为这是根本无法反驳的事实!

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各个属xing的气,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涌入叶东的体内,仿佛他的身体真的就是一个填不满的沟壑一般。

梅山民的声音再次在柳继宗的耳边响起:“他会炼药吗?”

柳继宗这次没有含糊,用力点头道:“会,而且他所拥有的火焰还是灵级火焰紫炎龙火。”

“好,师门我不会不管,但是当年立下的誓言我也必须遵守,如果他能在炼药之术上击败我,那么我就亲自随你们下山,如果他做不到的话,那我就让落梅随你们下山,前往慈航宗。”

“啊!”

柳继宗顿时有点傻眼了。

他和叶东都认为落梅道人是普通人,现在虽然猜到自己二人可能都看走眼了,但是就算落梅道人的实力再强大,那和梅山民也没得比啊!

如果梅山民亲去,别说什么太上长老和尚天翔了,就算是无极宗的人也得乖乖俯首称臣,可是如果换成是落梅道人的话,那效果可就差了太多了。

不过看梅山民的样子,柳继宗也知道是绝对没有情面可讲,而且毕竟当年是柳家和整个慈航宗对不起人家,人家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因此,现在柳继宗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再次寄托到叶东的身上,希望他能够在炼药之上击败梅山民。

不过,这个希望等于是在做梦,梅山民离开慈航宗的时候就是七品炼药师,如今就算没有九品,也至少应该是八品了,再加上他浸淫炼药之道两千多年,恐怕比起当年的柳翩鸿也相差无几,叶东怎么可能击败他呢?

就在这时,如同狂风一般涌入到落梅观中的天地灵气突然间变小了,叶东身周围绕着的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圆,也开始次第的消失,看样子叶东应该就要从天人合一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随着那些圆的消失,叶东的头顶之上竟然冒出了一道红光,而光芒之中,三颗水滴相继出现。

中间的一颗是红色,左右两颗则由原先的白色变成了七彩之色。

梅山民的眉头微微皱起道:“水滴尘身,水属xing?他竟然才是尘身七重的境界?”

哪怕以梅山民深不可测的实力,也无法看透叶东的真实境界,所以此时才会发出惊讶之声。

柳继宗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如果论境界的话,他的确只是尘身七重,但是如果论实力的话,他估计和我都有一拼之力,当然,我指的是他在醒来之前,天知道他这次天人合一之中除了天道之外,有没有悟到什么其他的东西,实力有没有提升。”

这又是一个让梅山民感到惊讶的事,一个只有尘身七重的修行者,竟然能够和出尘五重境界的柳继宗相抗衡,那该拥有多么强大的灵气储备?

忽然,“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叶东头顶上的三颗水滴之中,竟然有一颗炸了开来,而这个情况,让柳继宗和梅山民顿时都是大惊失色。

要知道分身的爆炸,会对修行者造成相当大的打击,可能会让修行者走火入魔,甚至死掉!

尘身三分,虽然是一真二虚,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的尘身或者是尘身的分身爆炸过?

柳继宗和梅山民都以为叶东出了什么事故,梅山民一怔之后急忙对着远处的落梅道人道:“赶紧发动梅香万里阵!”

落梅道人一点头后,身形便如飞般的从原地消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而瞬息之间,柳继宗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梅香之味传来,抬头一看,观内所有的梅花树竟然全都暴涨到了数十米之高,枝叶散开,梅花万朵,更有无数片花瓣如同绵绵细雨一般,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将整个落梅观给笼罩了起来。

美到了极致,香到了极点!

“梅香万里阵是我自己研究出的一个小阵法,阵法一开,落梅观就自成天地,外物不侵,内物不扰,对于修行者走火入魔很有帮助。”

梅山民给柳继宗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而后者听完则是连连点头,庆幸幸亏叶东是在这里走火入魔的,要是换个地方的话,叶东的小命都可能丢掉。

不过这个时候,叶东头顶那仅剩两颗水滴忽然慢慢的旋转了起来,而且越转越快,越转越近,直至完全抱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形,散发出了万道神光。

而此时此刻,两个水滴的形状,像极了……

阴阳鱼!

面对这一幕景象,在场的三个人各自说出了一句不相同的话。

落梅道人:“太极图,阴阳鱼!”

柳继宗:“尘身实体,尘身八重境界的标志!”

梅山民:“天道曰圆,尘身聚圆,尘身如天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