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全新的梅花/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对!”梅山民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宗主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对于植物的了解程度,恐怕朱雀大陆之上已经是无人能及。”

叶东的脸不禁有点红,这可不是自己的了解,而是夏如烟的了解!

一旁的柳继宗终于笑的连眼睛都快要合不拢了,现在就算梅山民能够说出叶东手拿的那两朵梅花的特xing来,两人也顶多算是打平,不过看起来是打平,但两人的身份可是完全不同啊!

一个是两千多岁的至少七品炼药师,一个十岁的三品炼药师!

打平应该也算叶东赢!

叶东将手中的两枝梅花放在了地上道:“梅前辈,就麻烦您说一下它们的特xing吧,如果您全部说对了,那我再将第三种植物拿出来。”

梅山民不禁微微一笑,正如先前叶东所猜想的那样,他以梅为姓,尘身也是和梅有关,所以一生之中对梅是无比钟爱,而这落梅山上无处不在的梅花,其实都是源于他亲手栽种,可想而知,对于梅花的了解,他真的是不比夏如烟要差。

因此,梅山民很轻易的就将两种梅花的特xing丝毫不差的说了出来。

“宗主,我说的对否?”

“对,那下面我就拿出第三种植物!”

叶东伸手一招,将地上的两枝梅花分别握在了手中,然后两手合拢,将两者的花枝紧紧的贴到了一起,而实际上这个时候,那瓣藏着夏如烟的梅花就夹在两根花枝的中间。

一股轻柔的木属xing之力从叶东的手上散发而出,牢牢的将两枝梅花给包裹了起来,而在他紧握着掌心之中,一种神奇的能量从那朵梅花之中散发出来,形成了无数道纽带,慢慢的将两根花枝给联接在了一起!

等到叶东双手摊开的时候,这两枝外形和颜色上都完全不同的梅花的花枝竟然已经长在了一起,就像是生来一体的一样!

看到这一幕情形,梅山民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因为即便以他们的见识,他们的阅历,都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事情。

根本是不同种类的梅花,竟然能够结合在一起,而且还是如此的天衣无缝,浑然一体,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想到它们原先是分开的。

如果这支梅花种入土里,还能继续生长的话,那叶东简直就可以算是重新创造出了一种植物。

叶东平平的将这支可以算是全新的梅花递到了梅山民的眼前道:“梅前辈,这就是我准备的第三种植物,现在,麻烦您说一下它的特xing吧!”

梅山民将这支梅花接在手中,脸上的表情难得的丰富多彩了起来,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虽然这两支梅花长到了一起,构成了一支全新的梅花,但实际上还是原先的那两枝梅花。

可是自己总不能再将两枝梅花的特xing再分别重说一遍吧?

翻来覆去的将这支梅花看了半晌之后,梅山民脸露苦笑之色道:“宗主果然厉害,我输了!”

叶东的心,终于完全的落回了原处。

“呼!”

叶东和柳继宗几乎是同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梅山民忽然接着问道:“宗主,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和我修炼的功法有关,我不方便透露,还请梅前辈见谅。”

梅山民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过却是小心翼翼的将这支梅花给收了起来,然后才开口道:“宗主,既然我输了,那我当初立下的誓言也已经被打破,如果宗主不嫌弃的话,我愿意陪宗主回转慈航宗!”

叶东和柳继宗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而笑过之后,叶东却是陡然将笑容收敛,手握柳木令对准了梅山民,沉声道道:“梅山民,我以慈航宗宗主身份,邀请你重回慈航宗,你可愿意?”

梅山民的神色在瞬间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后退三步,直接跪倒在地,以颤抖的声音答道:“弟子,愿意!”

“好,从即刻开始,我任命你为慈航宗的首席太上长老,主管所有宗内大小事务!”

“弟子遵命,多谢宗主!”

梅山民的头低低的伏在地面,抬起头来之时,脸上肌肉明显在微微跳动,可见他的内心也是无比的激动。

一旁的落梅道人,虽然也是花白头发一把年纪,但是在此时此刻面对此景,却是双眼泛红,甚至忍不住用衣袖偷偷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只有他最为清楚,师父这辈子最大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柳继宗同样也是情绪激动,但是牙关紧咬,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两个命令说完,叶东慌忙就要过去将梅山民搀扶起来,宗主身份归宗主身份,在他的心里,对于梅山民可是充满了尊敬和感激的。

然而梅山民却是摆摆手道:“宗主,弟子还有一事相求。“

叶东的手伸到一半停了下来道:“梅长老请说。“

梅山民对着落梅道人道:“落梅,你过来!”

落梅道人走到梅山民的身边,二话不说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而梅山民这才接着道:“宗主,落梅是弟子收的徒弟,恳请宗主恩准他加入本宗,为本宗效力。”

对于这个要求,叶东当然是举双手同意,这等于又是为慈航宗引进了一位顶尖的高手,虽然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落梅道人到底是什么境界,但是梅山民的徒弟,实力还会差吗?

叶东急忙伸手将梅山民和落梅道人都搀扶了起来,而一旁的柳继宗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赶紧都起来吧,这可是大好事,咱们该好好的庆祝一下,梅前辈,不对,梅长老,不知道你这里是否有酒啊?”

“说的对!”梅山民也恢复了平静,面带微笑道:“继宗,你真不愧是师父的嫡系后人,连师父好酒的习惯竟然都继承了下来,哈哈,落梅,去将观内所有的梅花醉都拿出来。”

“都拿出来?”落梅道人一怔道:“师父,梅花醉百年才成,极难酿造,日后如果我们再回来的话,您可就没有的喝了。”

不等梅山民开口,早就已经馋的快要流出口水的柳继宗抢着开口道:“还回来干嘛?放心,落梅兄,梅长老以后肯定不回来了,对了,酒在哪,我和你一起去搬吧?”

随着柳继宗话音的落下,从进入落梅观之后自始至终就装成小土狗的红狼终于忍不住也叫出了声:“我也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