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初次见面/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真是不经念叨!

叶东刚刚动了要杀尚天翔的心思,没想到尚天翔竟然就主动送上门来了,这让叶东本就杀意浓厚的眼中几乎都要放出光来,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就要迎上去。

雷战夫妇和黑象也是同时站起,紧紧跟在叶东的身后,显然也是准备要向尚天翔兴师问罪。

然而就在这时,潘朝阳却是一步跨到了叶东的面前,双手张开拦住众人的去路,同时传音道:“少主,诸位,现在万万不可和尚天翔撕破脸!”

叶东冷冷的问道:“为什么?”

“除非诸位有能力现在就将其击毙,不然的话,到时候,不但是我们所有人,恐怕就连龙象宗和叶家都要整日处于死亡的阴影之中。”

黑象脸上怒气翻滚:“我们四个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一个人吗?”

潘朝阳面露苦笑道:“据裴长老说,尚天翔的境界最少在出尘五重,甚至可能达到了出尘六重。”

这句话一说,四个人全都沉默了,叶东刚刚在梅山民那里知道了出尘境五重和六重之间实力的差距如同天地之别,如果尚天翔只是出尘五重,那还有一拼之力,可是如果他是出尘六重的话,可就真不好说了。

自然,雷战他们也知道这个事实,所以一时间谁也没有了把握。

他们每个人都不怕死,但是他们也要为他们的弟子和家人想想,尤其是现在莫玲珑还没救回来,要是现在自己都死了,那其他人也真的都完了。

潘朝阳语气急促着道:“而且就算诸位能杀死他,现在也不可动他,他现在毕竟是本宗首席长老,而少主的宗主身份还并未真正公开,如果诸位杀了他,那么不但少主将失去人心,诸位也一样逃不过慈航宗的报复,所以还请诸位稍安勿躁!”

潘朝阳话音刚刚落下,尚天翔的声音就随着响了起来:“朝阳,我听说龙象宗雷宗主他们大驾光临,你怎么也不去通知我一声,怠慢了贵客岂不显得我慈航宗无礼了!”

一个身材高大,长着一双丹凤眼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正是慈航宗的首席长老尚天翔。

看到尚天翔,在场每个人都恨不得将他给大卸八块,但是此刻却又不得不暂时忍住,而叶东也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杀了他,还没正式上任的宗主,在和宗内首席长老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将其杀死,那就算是梅山民来力挺,恐怕自己也是无法服众了。

雷战等人自然也要为叶东的前途和未来考虑,所以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将愤怒暂时藏在了心里,而雷战更是露出了笑容,带着莫柔和黑象大步上前,走到尚天翔的面前,拱手为礼道:“尚长老言重了,雷某来的冒昧,怕打扰到尚长老的静修,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去拜访,还望尚长老勿怪才对!”

尚天翔在进入厅内之后,一双丹凤眼立刻就从每个人的脸上扫了过去,虽然看起来并没有在任何人的脸上停留,但是叶东却能够敏锐的察觉到,当自己和他的目光相对之时,明显感觉到了一股蔑视的态度!

显然,尚天翔知道叶东的身份,但是在他的心里,却是压根就没有将叶东当回事。

“哈哈,雷宗主太客气了,这里只是本宗偏厅,向来只接待一些名不见经传之辈,地方太小,不如去我那里坐坐吧!”

尚天翔热情的拉着雷战的手,转身就要往厅外走,不但没有将叶东放在眼里,甚至就连柳继宗他也是当成了透明的。

叶东的眼神逐渐的冰冷了下来,一股庞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慢慢的释放了出来。

面对尚天翔如此赤裸luo的羞辱,叶东要是再无动于衷,那么尚天翔日后将会更加变本加厉的骑在自己的脖子上拉屎!

叶东的气息如同一柄利剑,凌厉的剑刃直指尚天翔,同时口中冷冷的道:“久闻尚长老乃本宗首席长老,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好大的架子啊!”

尚天翔终于缓缓的转过身来,不过只是转了一半身体,依然是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叶东道:“恕老夫眼拙,你是哪路高人?”

“尚长老位高权重,眼高于顶,自然是不认识我等名不见经传之辈了,在下叶东,慈航宗宗主!”

“叶东?宗主?哈哈哈!”

尚天翔终于完全的转过身来,并且松开了雷战的手,发出了嘲讽的大笑之声。

叶东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而尚天翔笑了半天之后才慢慢停下道:“本宗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凌驾于朱雀大陆之上,宗主之位更是重如泰山,岂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当宗主的,小娃儿,你说你是本宗宗主,证据何在?”

叶东扬手拿出了柳木令,对准了尚天翔道:“这就是证据!我想,以尚长老的眼力应该能够分辨出真假吧?”

盯着柳木令,尚天翔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贪婪,而后冷冷一笑道:“柳木令自然是真的,但是别以为你有柳木令就是本宗宗主了,本宗上任老宗主离奇失踪,柳木令也随之一起消失,如今老宗主依然下落不明,柳木令却到了你的手上,我问你,柳木令你是怎么得到的!”

叶东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尚天翔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在暗指自己图谋不轨,甚至可能是谋害了柳爷爷后得到的柳木令。

如果换做以前,遇到这种情形,叶东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大打出手,不过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了,所以怒极之下,不气反笑:“哈哈,尚长老,好一张能言善辩的利嘴,叶某甘拜下风!”

“潘朝阳!”

陡然叶东提高了声音,而潘朝阳浑身一震,立刻跪倒在地:“弟子在!”

尚天翔一瞪潘朝阳道:“潘朝阳,你为何跪下,难道你真的认为这个小子就是本宗宗主?给我起来!”

随着尚天翔陡然一挥衣袖,一股狂风直接就向着潘朝阳席卷而去,想要让他站起来。

叶东冷哼一声,抬起脚来,轻轻一步迈出,整个大厅之内的地面竟然完全龟裂,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从地下牢牢的将潘朝阳的身体给束缚住了。

“潘朝阳,依照本宗律例,见柳木令不跪,该当何罪?”

【作者题外话】:谢谢诸位书友的关心和支持,我就不一一在书评区回复了,我现在在外地,上网不是很方便,等回去之后一定会偶尔爆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