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天战技/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东的眉心之中陡然射出了一道金光,并且笔直的射进了玉简,融入到了正在节节败退的灵识之中。

有了这道金光的帮助,灵识就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增援一般,猛然加大了反击的力量,并且一鼓作气的继续前进,终于成功的让文字上的金光稍微黯淡了一点。

与此同时,叶东的双眼之中都有着点点金光闪烁,熠熠生辉,而他也终于隐约看见了一些文字。

“天战技!”

这是位于起始处的三个字,就如同三轮明月一般悬挂在虚空之中,皎洁生辉,光华流转。

虽然仅仅只是看清这三个字,就已经让叶东觉得眼睛几乎快要瞎了,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完全被激动所充斥,再也考虑不到其他任何的问题。

因为光是这三个字,铁画银钩,龙飞凤舞,笔力雄浑,就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和战意!

真不知道当初写下这三个字的究竟是何等的人物,又有着何等的风采!

不过,光是冲着这三个字所带给自己的感受,倒是让叶东想起了上任魔帝梵天大人,他和那位留下这些文字的前辈,同样都属于一代人杰,铮铮傲骨,斜睨天下!

心里默默的膜拜了片刻之后,叶东这才继续往下看去。

“与天战,与地战,与天地战!”

接下来的一段话更是将这位留字之人的霸气表露无遗。

与天地战!

这是何等的豪情!

每看一个字,叶东的灵识之光就会暗淡一分,连带着他的眼睛也会红肿一圈,而仅仅看完数十个字之后,叶东的灵识就会被灿若星辰的光芒给彻底的吞噬掉。

而他只能休息片刻之后,再继续用灵识去观看。

虽然整个过程可以说是充满了痛苦,但是对于叶东来说,却是根本不在意这些痛苦,甚至完全的忘记了一切,整个人的身形都沉浸在了这些文字之中。

看起来文字密密麻麻,像是天上繁星一样数不清楚,不过实际上也就短短百来字,而叶东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将这百来字完全的看清。

当最后一个字呈现出来之后,叶东的灵识已经再次的达到了极限,直接被震出了金色的空间,而他的一双眼睛也是肿成了鸡蛋大小。

灵识受创,导致他的眼睛也受到牵连,而脱离了全神贯注的状态之后,那剧烈的痛楚也自然也如巨浪袭来一般,瞬间就将叶东给完全吞没了。

痛苦归痛苦,却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所以叶东在默默承受着痛苦,任由灵气缓缓的按摩着自己的晴明穴的同时,脑中却在回味着金色空间中的那百来个字!

正如叶东当初所希望的那样,这套藏在两套修行功法之中的战技果然就是进攻战技,而且绝对是超乎想象的,甚至在叶东看来,应该是最顶级的进攻战技!

只是很可惜,因为还缺少一套《日曜决》,所以导致叶东看到的这套战技并不完全,只是完整的三分之一!

不过即便如此,叶东也是受益匪浅,还是那句话,因为这套战技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而且最让叶东兴奋的是,这套战技即便不完整,但是只要自己能够参透这三分之一内容中的意义,那么就能够施展出这套战技,而这也是目前他最需要的!

于是叶东剩下来的时间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参悟战技之中。

由于叶东的心神都在战技之中,所以他并不知道,虽然这三天他都在大量,甚至可以说是超负荷的在运转着灵识,让灵识和眼睛都受到创伤,但这其实也是一种修炼,一种极限之后的修炼。

因此,他现在的灵识比起以前来要更加的强大和敏锐,最重要的是,那个代表着灵魂的金色小湖的面积,竟然也随之扩大,并且隐隐有了一个模糊的形状!

……

在叶东闭关的这段时间,整个慈航宗之内已经发生了好几次的,而这些就是来自于无极宗。

除了叶东上次抓住了三名无极宗弟子之后,后来竟然连续又有六名无极宗弟子趁夜闯入慈航宗,虽然后来都被抓住,但却已经有十多名慈航宗的弟子被暗杀。

如此一来,无极宗犯了众怒,所有慈航宗的弟子都是同仇敌忾,对于无极宗是充满了仇恨,甚至恨不得直接杀到青龙大陆,灭掉无极宗的老巢。

裴行云以长老的身份发出命令,只要再见到无极宗的弟子胆敢闯入慈航宗,那么一律杀无赦!

不过,首席长老尚天翔却是接连下达了几个命令,要求慈航宗的弟子们不要冲动,一切以大局为重。

不但如此,尚天翔甚至不让人严刑bi供那被抓住的九名无极宗弟子,只是将他们软禁起来。

对于尚天翔这样的做法,让所有慈航宗的弟子都是深感不解,不过无形之中,却也让一部分原来站在尚天翔这边的弟子们心生反感,悄然的站到了裴行云的那边!

总之,整个慈航宗现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仍然平静,但是实际上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暗流涌动。

在距离和无极宗比试的日期还有三天的时候,慈航宗的六老九堂,总共十五个人终于坐在了一起!

尚天翔作为首席长老,坐在上首,而裴行云则是紧挨着他,接下去是其他四名长老,而九位堂主则是坐在最末。

尚天翔目带威严的环视了众人一眼之后缓缓开口道:“眼看三天之后就是比试的日子了,诸位,我们是不是该正式讨论一下,究竟该由谁来出战?”

此话一说,裴行云当即毫不客气的反驳道:“老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无极宗的战书里写的很清楚,他们要挑战的本宗宗主,如今宗主正在闭关当中,你怎么还要讨论由谁来出战?”

尚天翔冷冷一笑道:“宗主?老裴啊,先不说那个叫做叶东的小家伙的宗主身份到底是真是假,光说他自从来到本宗之后,就一直躲在你的行云峰上不露面,难道这就是宗主所为?哼,老裴,你这么袒护着他,让我都忍不住要怀疑,想当宗主的,究竟是他,还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