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悲到深处/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潘朝阳竟然在哭!

叶东的心脏在这一刻骤然收紧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将他给笼罩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潘朝阳为什么会哭!

叶东咬紧牙关,双手艰难的用力撑在地上,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

可惜的是,这个对于任何来说都是极为简单的动作,叶东现在却完全无法完成!

由于身体刚才超负荷运转的时间实在太长,虽然体内有了灵气,但是叶东的浑身上下仍然是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

情急之下,叶东的嗓子中猛然发出了一声听起来有点凄厉的嘶吼:“啊!”

终于,叶东站了起来,不过身体却在摇摇晃晃,随时都可能再次摔倒,甚至都能听到他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只是叶东虽然站了起来,但是他仍然背对着潘朝阳声音传来的方向,而他现在根本无法再让自己的身体转过去。

就在叶东急得都快要疯掉的时候,突然一道道破空之声传来,随之响起的还有梅山民等人的声音:“宗主,宗主!”

“啪!”

叶东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用力的大手给握住,而他根本连对方是谁都来不及细看,就急不可待的喘着粗气道:“扶我转过去,扶我转过去!”

“宗主……”

扶住叶东的正是梅山民,而他在喊出了这两个字之后,就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已经看到潘朝阳那边的情形。

默默的扶着叶东转过身来,叶东也终于看清了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形!

叶东刚刚因为恢复了灵气而有了一丝红润的脸色,刹那之间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再次变成了苍白之色。

前方不远之处,潘朝阳背靠着一具棺材坐在地上,满脸的泪痕,而他的怀中正死死的抱着面色同样苍白无比,双眼紧闭,但是却带着一丝安详笑容的——裴行云!

叶东愣住了,脑中顿时空白成了一片,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什么念头都消失了,他的眼中只有裴行云那张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气,但是却带着安详笑容的脸!

此时此刻,陆续赶回来的慈航宗的五位长老和各宗宗主,以及柳继宗红狼等等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也同样都悄然的停下了脚步,闭上了嘴巴,默默的注视着裴行云。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这位慈航宗的长老,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哪怕是天人现身,也是回天乏术!

叶东动了,身体之中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一股力量,竟然让他脱离了梅山民的搀扶,迈着踉跄的脚步,一步一步,缓缓慢慢的向着裴行云走了过去。

身后梅山民原本还想继续搀扶,但是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来,默默的注视着叶东那蹒跚的背影,满脸的黯然。

每走一步,叶东的心脏就会加快跳动一分,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这位年轻的天才,这位慈航宗的宗主,心里正充满了畏惧和恐慌!

哪怕当他自己面临死亡,和死亡近在咫尺的时候,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短短的一段路,叶东像是走了数十年数百年一样,终于来到了裴行云的面前。

这个时候,他能更加清楚的看到,在裴行云的心脏之处,有着一个发丝粗细的小洞,直接洞穿了心脏,透体而过,在洞口之处有着鲜明的干涸的血渍,而潘朝阳的一只手掌则是紧紧的贴在裴行云的后背之上,将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的想要传入到裴行云的身体之中。

可是,潘朝阳释放出的所有灵气,根本无法进入裴行云的身体,而是从他的手掌流出,然后全部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然而即便如此,潘朝阳却仍旧不肯停手,像是根本没有发现一样,依然在奋力的想要将自己的灵气传给裴行云。

“噗通”一声,叶东体内刚刚涌现出来的力量在这一刻再次消失一空,就这样重重的跪倒在了裴行云的面前!

“裴……老!”

叶东的口中喃喃的吐出了这两个字,虽然心里一阵阵发苦,但是迷茫空洞的眼中却是没有泪水流出。

悲到深处,根本连哭都哭不出来!

当他看到裴行云心脏处的那个发丝粗细的阵眼,他终于想起来了,终于明白了!

在他重新夺取了对于自己身体控制权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发丝粗细的白光正朝着自己的丹田射来。

本来他以为这条白光会洞穿自己的丹田,自己会必死无疑,但是突然之间,一抹散发着暖意的红色,却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当这抹红色消失了之后,那条能够置自己于死地的白光已然消失。

当时自己因为要控制尘身的异相,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寻找红色的来源。

可是现在,叶东明白了,那抹红色就是裴行云这位老人尘身所散发出来的颜色,那是这位老人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抹颜色,也是这个老人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一份救命的礼物!

这位老人,贵为慈航六老之一,不但对于慈航宗是忠心耿耿,而且对于叶东也是关爱有加!

老人第一次的出现,化解了叶东和雷战之间的尴尬,帮助叶东获得了雷战的好感;

从老人那里,叶东可以说是第一次了解到了修行上的某些知识;

为了叶家的安危,老人没有丝毫架子的住进了叶家,替叶东守护着叶家;

在叶东成为慈航宗宗主的路上,虽然充满了艰难险阻,但是老人永远是站在他的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

老人对于他来说,既是师父,又是长辈,既是属下,也是朋友,甚至是亲人。

然而现在,这位慈祥和蔼,忠心耿耿的老人,却已经离开了!

显然,在死的那一刻,老人是没有任何遗憾的,因为他看到了叶东的成长,看到了叶东的强大,看到叶东为了慈航宗的奋不顾身!

以自己本就所剩无几的生命,来换取叶东能够继续活下去,对于老人来说,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值得了,所以他走的是极为的安详!

叶东将头深深的迈到了地上,在裴行云的尸体面前,长跪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