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没有死/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狼那平静无憾的眼神,让叶东的心没来由的颤了一下,而就是这一颤,他的手也随之轻轻一抖,原本应该刺中红狼眉心的剑尖,向上抬起了几公分,擦着红狼的头皮而过,只是斩断了几截长毛。

一剑刺空,叶东的手陡然悬停在了空中,并且开始了剧烈的颤抖,眼中的血色稍微退去了少许。

大难不死的红狼也意识到了虽然现在占据这个身体的不是叶东,但是真正的叶东也并没有消失,他仍然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不然的话,这一剑不可能刺歪,甚至此时此刻,真正的叶东恐怕正在和其他某种东西,争夺着属于他的身体。

红狼张开嘴巴,再次口吐人言:“叶东,你醒醒,现在不是真正的你!”

它希望能够帮助叶东唤醒真正的他,然而叶东颤抖的手臂却是渐渐的稳住了,双眼之中刚刚退下去的血色,再一次的浮现了出来,手腕一振,剑尖再次指向了红狼。

红狼的内心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样子真正的叶东仍然没有能夺回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只能接着打了!

然而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长啸,一个白色的人影如同一道白光一样,从空中直接落到了叶东和红狼的身边。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虽然红狼有点惊讶,但是却长长的吐了口气,既然他来了,那么就算叶东暂时无法清醒,至少也能有个人和自己分担这种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痛苦了。

来的自然就是圣佛子般若!

拿着那个会长给的地图,般若就循着路线,一路紧追叶东而去,不过地图的目的地并不是丰和岛,所以他绕了个圈,到了另外的岛屿,然后在那里又找人问到了通往丰和岛的路线,连夜赶了过来。

虽然他的速度比叶东要慢上一点,但是叶东带着马老丈,路上还要休息,所以两人才能几乎前后脚到达。

刚才身在数千里之外的时候,他就隐约听到了红狼那一声凄厉的嚎叫,以及强烈的灵气波动,这让他的心里为之一惊,还以为红狼和叶东遇到了强敌,所以拼命的赶了过来。

然而现在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完全的愣住,叶东用剑指着红狼,而红狼正用充满喜悦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叶东和红狼之间的关系,般若知道的很清楚,他甚至相信,即便叶东会拿剑指着自己,也不会拿剑对准红狼。

般若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叶东手中的剑已经转了过来,对准了他!

红狼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下让你也尝尝叶东的厉害吧!

般若疑惑着问道:“叶兄,你这是?”

话音刚落,叶东已经直接一剑刺来,血红色的剑气暴涨至少三米开外,凌厉的剑风让般若只觉得脸上的肌肉都在隐隐作痛。

红狼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叶东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迷失了神智,刚才已经和我打了半天了,幸亏你来了,不过你小心点,他现在可是谁也不认识,下手绝对不会留情的。”

般若眉毛一扬,闪身躲过了叶东的这一剑,而紧接着口中开始念念有词,于是就看到一个个金灿灿的符号从他的口中飞出,向着叶东盘旋而去。

渐渐的,般若念诵的声音越来越快,而他口中吐出来的金色符号也是越来越多,直至在空中凝聚成了一条金色的锁链!

“缠!”

随着般若伸手一指,金色锁链立刻如同一条长龙一般,缠绕在了叶东的身上。

叶东狠狠挣扎,但是越挣扎那金色锁链就收缩的越紧,以至于他最后根本是无法动弹。

看到这一幕,红狼心里十分的不服气,自己和叶东打了半天,甚至差点都死在他的剑下,然而般若顶多只是用了片刻时间就将叶东给绑住了。

“砰!”

叶东终于栽倒在了地上,但是血红的双眼仍然死死的瞪着般若,喉咙之中还发出如同野的呜呜之声。

般若停止了念诵,走到了叶东的身边,蹲了下来,和叶东的眼睛对视了良久之后,突然大吼一声:“咄!”

这一声吼,简直就像是雷鸣一般,声震四野,红狼猝不及防之下,庞大的身体都忍不住一阵摇晃。

叶东更是双眼陡然发直,整个人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显然这一声吼对他的影响很大,而紧接着,般若又伸出了自己的食指,顶在了叶东的眉心之处,口中继续开始念诵起红狼根本听不懂的经文。

不过随着一声声经文传入耳中,叶东颤抖的身体竟然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下来,甚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般若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眼四周,发现了地上躺着的人事不省的马老丈,急忙一步迈过去,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红狼也终于趴了下来,冲着般若道:“小和尚,叶东到底是怎么了?你是怎么制住他的?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除了叶东之外,红狼的眼中根本容不下任何人类,哪怕是圣佛子,所以它才会如此称呼般若。

般若听到也不生气:“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感觉像是他的灵魂被人取代了,所以我先以佛言金锁困住他,然后再以清心咒试图唤醒他的灵魂,不过有没有效,只能看他自己了,对了,狼施主,这位老者是谁?叶东又怎么好好的变了一个人,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红狼和般若,两人的心里都是充满了太多的疑惑,所以问出的问题都是一连串的。

“那个老头的家在这里,叶东送他回家,进入这个镇子,发现镇子已经荒废,如同死镇一样,然后这间屋子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一种黑色的如同丝线一样的气体,奇怪的是眼睛和灵识都看不见,刚才要不是叶东眉心之处突然散发出一道金光,恐怕我们还看不到。”

“对了,老头就是推门的时候,应该是突然被那些黑气给缠住,然后死了,而叶东想要救他,不过却救不活,于是他发了一阵呆后就开始发狂了。”

般若的眉头皱了起来道:“这位老施主并没有死啊,其实他的情况和叶东的父亲一模一样,估计叶东他没有看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