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平静/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玲珑只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一块石头,身体失去了所有的重量,正在飞速的往下坠落,然而突然之间,一只有力的温暖大手却是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哪怕看不见,但是通过手腕之处传来的熟悉的感觉,却是让莫玲珑知道,抓住自己的人正是叶东。

如果换个场合,换个地方,莫玲珑当然会非常欣喜被叶东如此紧紧抓住,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在拼命的挣扎着,无法说出任何语言的口中发出“嗬嗬”的怪声。

叶东已经看到了莫玲珑脸上那些根张牙舞爪的丑陋的藤蔓,这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心那么疼痛的原因,也明白了莫玲珑为什么要从悬崖上跳下去自杀。

叶东死死的压制着内心那滔天的怒火,用最温柔的声音轻轻开口道:“玲珑姐,是我,叶东,没事的,我来了!”

尽管莫玲珑在奋力挣扎,但是她的那点力量,哪里能够挡得住叶东。

叶东伸手轻轻一拉,就将莫玲珑那正在下坠的身体给拉了回来,并且拦腰抱在了怀里,轻声的道:“玲珑姐,还记得上次为了救我,你被长眉大师打下悬崖的时候,我说过的话吗?”

我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莫玲珑挣扎的身体停了下来,叶东那温柔的声音让她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安详和宁静,可是当她的手缓缓垂下,碰到自己脸上那丑陋的藤蔓的时候,她再次记起来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莫玲珑了。

现在的自己甚至根本都不能算是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怪,跟在叶东身边,会让叶东被天下所有人耻笑的。

于是莫玲珑双手尽可能的遮住自己的脸,疯狂的摇着头,口中发出急促的“嗬嗬”之声,想要从叶东的怀里挣脱出去。

叶东的大手又一次的轻轻握住了莫玲珑的双手,从她的脸上拉了下来:“这些藤蔓,我有办法去掉的!”

听到这句话,莫玲珑顿时怔住了,不过显然她还有点不相信,而叶东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声音之中透出一股笑意道:“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再说,你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厉害,这些藤蔓,根本算不了什么,你要是为了这些藤蔓自杀,那死的就太冤了。”

此时此刻,站在叶东对面的般若,虽然也能清楚的听到叶东语气中的笑意,但是他看的更加清楚,那就是叶东的脸上就像是万年的古井一样,没有丝毫的涟漪,没有丝毫的表情!

但是,就这样的一张脸,让般若的心里都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凉意!

莫玲珑终于彻底的停止了挣扎,因为她相信叶东,在她的心里,叶东就是无所不能的,他既然这么说,肯定就真的能够去掉自己脸上的这些藤蔓。

不过尽管如此,莫玲珑还是从自己裙子的下摆处用力撕下来一截,然后包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她实在是没有勇气以现在的这幅模样去面对叶东,面对任何人。

这次叶东没有阻止她,只是抱着她,安静的等着她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直到将她的脑袋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然后,叶东迈开了步子,向着无极宗内走去,在经过般若身边的时候,尽管叶东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但是般若却能感觉到一股沁入骨髓的寒意。

叶东回到了无极宗内,而这时无极宗那位仅存的出尘境高手已经带着所有人守候在那里了。

看着叶东抱着用白布蒙着脑袋的莫玲珑走了进来,所有人也和般若有了同样的感觉,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

叶东双手默默的释放出一股灵气,悄然的涌入了莫玲珑的体内,于是莫玲珑脑袋一歪,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这个可怜的女人根本就没有睡过一天好觉,没有享受过片刻宁静,始终提心吊胆的承受着煎熬。

现在,在叶东的怀中,在叶东灵气的催动之下,她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一觉了。

确认莫玲珑已经睡着了之后,叶东目光平静的看着无极宗仅剩的那位出尘境高手道:“谁干的?”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其中却蕴含着一种无上的威严,以至于这位出尘境高手根本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急忙开口道:“是胖和尚,他今天白天来过,杀了我们四五十名弟子和一位长……”

“他人呢?”

叶东根本不等对方将话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走,走了,他伸手摸了这位姑娘的脸一下,然后就大笑着走了,说,说这是送给你的大礼。”

“哪个方向?”

“那,那个方向!”

叶东环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无极宗的弟子道:“你们的宗主和其他所有他带往朱雀大陆慈航宗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们全都死了,现在,我也不想赶尽杀绝,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听到叶东的前半句话,整个无极宗的弟子全都震惊了!

连同宗主在内的近三十名出尘境高手,竟然全都死了!

“噗通”一声,这名出尘境高手跪在了叶东的面前,而随着他的跪下,其他人也纷纷跪倒。

叶东仍旧无动于衷的道:“第一个条件,将金无极来你们无极宗时所带来的人,以及不属于你们无极宗的人,全部交出来!”

片刻功夫,白无常使,假东方白,叶元朗,钟青山等十多个人,就在无极宗弟子的押解之下出现在了叶东的面前。

叶东冷冷的看着这些在自己的生命中依次出现的,并且被自己列在了死亡名单上的众人,微微一笑道:“诸位,我们都很久没见了。”

白无常使第一个就跪倒在地:“叶东,不,叶前辈,当时我不是故意要那样做的,我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从此之后一定会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好好修炼,再也不会出现了。”

钟青山紧接着跪下,痛哭流涕的向叶东发出了忏悔,而最后所有的人,除了叶元朗之外,全都跪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