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万炼宗/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叶东重新加工的匕首,不但恢复原样,完好如初,而且因为加入了珍贵的血狱之血,竟然由原先的六品普器,一跃成为了一品尘器!

对于自己的手法,叶东还算满意,将匕首在手中掂了掂,重新塞到了卓仁义的手中道:“拿去吧,以后专心修炼,不要再老往这里跑了。”

本就已经是呆若木鸡的卓仁义在接过匕首的之后,眼睛猛然再次瞪得溜圆,甚至几乎都快要掉出眼眶了。

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和在炼器之道上的造诣,自然还看不出来匕首品阶的变化,但是至少他知道,将一柄断成两截的匕首,在瞬息之间恢复成原样,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如果不是对于自己的这柄匕首非常的熟悉,卓仁义真要怀疑叶东是不是偷梁换柱,用另一柄匕首代替,还给了自己。

直到叶东已经转身向着水潭走去的时候,卓仁义才猛然惊醒过来,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叶东,小声的道:“这位兄台,谢谢你了,不过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叶东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担心被自己打伤的那几个人对自己报复,其实也活该这几个人倒霉,自己现在的心情极差,他们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充当了出气筒的角色,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下手这么重。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可真的没有将什么万炼宗放在眼里,因此叶东闻言只是笑了笑道:“我知道了,等我看看这水潭我就离开。”

卓仁义明显也看出来了叶东的漫不经心,更加焦急的道:“兄台,你不知道,他们,他们都是大有来头的,尤其是那个掰断我匕首的师兄,就是先前我跟你说的那个机缘巧合之下让兵器变成了尘器的本宗师叔的儿子,尘身境的高手,你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还是赶紧离开吧!”

尘身境的高手!

叶东不禁哑然失笑,伸手拍了拍卓仁义的肩膀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走。”

说完之后,转身要走,然而刚刚抬脚却又转过身来看着卓仁义道:“卓兄,你回去之后,如果这些人再敢因为今天的事而找你的麻烦,你就将你的那柄匕首拿给你们宗内的高手,最好是宗主长老之流看看,然后再将今天的详细经过都告诉他,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话,应该知道会如何对你了。”

卓仁义显然不明白叶东话里的意思,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其实这是叶东为他考虑,虽然卓仁义不识货,但是只要识货的人看到他那柄断掉后又重新改造过变成了尘器的匕首,那么就能知道出手改造之人绝对是深不可测。

再敢欺负卓仁义,那么就等于是得罪了叶东,这样的话,他们应该会有所忌惮。

等到卓仁义回过神来之后,叶东的背影已经从他的视线之中消失了,而他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忽然转过身去飞快的向着山下跑去,根本连看都没有再看那几位仍然躺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师兄们。

万炼宗,虽然身为魔门十宗之一,但是因为地处南疆,所以朱雀大陆中部区域的人知道的并不多。

不过万炼宗却是有着野心,就是希望能够成为像慈航宗那样凌驾于其他各个势力之上的门派。

原因很简单,慈航宗是汇聚了朱雀大陆上的炼药师,那么万炼宗只要能够汇聚朱雀大陆之上所有的炼器师,自然就能做到这点!

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极难,一来万炼宗可没有像柳翩鸿那样的奇才,自然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二来地处偏远,根本不会有什么炼器师愿意不远万里前来投奔,因此混到现在,万炼宗仍然只是魔门十宗之一,甚至论真正实力还是十宗垫底,一门之内只有三名出尘境的高手。

之所以那几个年轻人会说飞斧山是万炼宗的地盘,是因为万炼宗所在的位置距离飞斧山很近,对于万炼宗来说,他们是很想将飞斧山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南疆众多势力和修行者们却不同意,毕竟这里有着神奇的飞金瀑。

卓仁义一路快跑回到了万炼宗,作为外门弟子,虽然他并没有资格进入真正的山门,但是他却因为憨厚的性格而得到了一位二代弟子的垂青,所以进出山门还是比较容易的。

只是这位二代弟子在万炼宗内的地位也不高,自然不可能直接将卓仁义收为弟子,于是就给他提出了要求,只要将他那柄匕首提升到九品普器,那么就能成为内门弟子。

“纪前辈,纪前辈!”

卓仁义大声呼喊着那位二代弟子,然而突然一声冷哼响起道:“大胆,卓仁义,你鬼叫什么,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一名中年人从一处拐角处走了过来,神情冰冷,而看到这个人,卓仁义的脸色顿时变了,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这个人就是那位运气极好的师叔,也就是被叶东彻底废掉双臂的年轻人的父亲,赵普瑞。

看到卓仁义的样子,赵普瑞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道:“卓仁义,你怎么这么害怕?是不是偷东西了?”

“没没没!”卓仁义连连摆手,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是来找,找纪前辈的,他,他不在,我就先走了,赵,赵前辈再见。”

说完卓仁义转身想走,但是赵普瑞岂能如此轻易放他离开,伸手一招,立刻将他的身体束缚住:“我话没问完你就想走,真是越来越目无尊长了,看样子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呼喊声:“赵师叔,赵师叔,不好了,不好了!”

听到这句话,本来就吓得面色发白的卓仁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赵普瑞眉头紧皱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赵师叔,不好了,赵杰,赵杰在飞斧山被人打了,伤的很重!”

“什么!”

赵普瑞面色陡变,根本无暇再理会卓仁义,一脚将他踹到一边,立刻纵身跃起,向着飞斧山的方向赶去。

卓仁义从地上爬起来,牙齿一咬,恨恨的一跺脚,向着宗主的住处跑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