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子不教父之过/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名刚才就想动手的弟子,这时得到了宗主的命令,自然更加肆无忌惮了,上前一人一边分别抓住了卓仁义的胳膊,用力向外拉去。

卓仁义本来双手捧着匕首高高举起,被他们这么一拉,匕首自然掉落在了地上,而他现在也顾不上匕首,着急的大喊大叫道:“宗主,宗主,我真有要事,真有要事!”

呼喊之间,卓仁义已经被拉出了房间,而金一扬面带怒意的摇了摇头,要是自己这个宗主连一个外门弟子炼制的兵器都要亲自过问,那还成何体统!

金一扬随意的扫了一眼前面的地面,然而就这一眼,却是让他的眼睛再也无法收回来了。

那只从卓仁义手中滑落的匕首,此刻正笔直的深深插入地下,只有一截握柄露在地面之上!

金一扬房间的地面是用极为坚硬的花岗石铺成的,在这柄匕首的面前,竟然就如同豆腐一样,轻易的被洞穿,那么这柄匕首实在是锋利到了极点啊!

身形一闪,金一扬已经来到了匕首的面前,伸出手来,握住匕首的柄,毫不费力的就将匕首整个抽了出来。

冲着阳光,金一扬仔细的看着这柄匕首,瞬息之间,面色顿时大变,急忙冲着门外高喊:“将那个弟子带回来!”

说话的同时,他也冲出了屋子,而这时两名守门弟子已经将卓仁义拖到了远处的角落之中,正拳打脚踢的教训着。

“啪啪!”

两声响亮的巴掌重重的拍在了这两名弟子的脸上,直接将他们给打飞了出去,而等到他们落在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谁打的自己。

卓仁义正护着脑袋蜷缩成了一团躺在那里,突然间就听到了金一扬的声音:“这柄匕首,是你炼制的?”

声音竟然微微颤抖,代表着金一扬此刻内心的激动。

卓仁义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金一扬那明显充满了期盼和激动的脸,摇摇头道:“这柄匕首本身是我的,不过刚才被赵杰折断了,然后一名年轻人竟然在片刻功夫之内就将其复原并且还给了我。”

金一扬焦急的问道:“那个年轻人呢?现在他在哪?”

“他,他应该在飞金瀑那里。”

话音落下,金一扬的身形已经消失,然而还没等卓仁义站起来,金一扬赫然又回来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道:“走,你跟我一起去!”

总算金一扬还没有急糊涂,他根本不认识叶东,所以必须要带着卓仁义。

现在卓仁义已经是一头雾水了,他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宗主会如此紧张,如此着急的要见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年轻人,不过他倒是明白,宗主态度的转变,必然都是因为那柄匕首。

看着被金一扬死死握在手中的匕首,卓仁义鼓足勇气道:“宗主,我说的要事其实就是希望你能去救救他,因为……”

听卓仁义将事情的经过说完之后,金一扬恨恨的一跺脚道:“我是要去救,不过不是救他,而是救你的赵师叔,这个赵普瑞,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他这个当老子的也不懂事,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了!赶紧走,希望还来得及!”

金一扬的话让卓仁义以为自己听错了,连连眨动了几下眼睛道:“宗主,我们去救赵师叔?”

“废话,能够随手炼制出尘器的人,实力自然比赵普瑞高出十倍不止,赵普瑞找他麻烦,那等于是自寻死路!”

“尘……器?”

卓仁义更蒙了,完全不明白宗主在说什么。

看着卓仁义的傻样,金一扬现在却也不敢太过责骂他了,因为既然那个年轻人让他将匕首交给自己看,意思就是很明显的告诉自己,卓仁义是他要保护的人,得罪了卓仁义,就得罪了他!

哪怕借给金一扬一个胆子,也不敢得罪随手就能将断了的普通兵器在瞬间重新炼制成尘器的人!

“你还不知道吧?你的这柄匕首已经不是普器了,而是变成了尘器,一品尘器啊!你比赵普瑞还要幸运!”

“啊!”

卓仁义嘴巴张开,实在是再也无法合拢了,而金一扬也再也懒得解释了,直接拉着他腾空而起,向着飞斧山的方向飞去。

……

赵普瑞一行人气势汹汹的来到了飞金瀑,周围的人对于他都是早已熟知,自然也不敢得罪他,都是尽量的躲开。

转了一圈,赵杰并没有看到叶东的身影,而赵普瑞立刻指着周围众人道:“你们谁看到了打伤我儿子的那个家伙,赶紧说!”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之后,终于有人开口道:“他好像带着一条狗,往山后走去了!”

赵普瑞二话不说,立刻又向着山后冲去,其他人自然急忙跟在身后,想要看看热闹,而这个时候,叶东和红狼正好从地下钻了出来。

因为他们无功而返,那股锐利的金气竟然在地下数百米处都依然存在,如果不是他们实力强大,现在很可能都被金气所伤,甚至杀死了,所以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重新返回地面,另想其他办法。

“爹,就是他!”

赵杰猛然伸手一指叶东。

听到赵杰的声音,叶东也看到了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道:“竟然来的这么快,狼兄,要不让你舒展舒展手脚吧?”

红狼满脸鄙夷的摇了摇头,慢悠悠的走到一旁趴下道:“没兴趣!”

赵普瑞不过尘身三重的实力,红狼哪里会有兴趣跟他动手。

“好小子!”赵普瑞面沉如水,冷冷的看着叶东道:“竟然敢在我们万炼宗的地盘上撒野,而且出手还如此毒辣,今天我就铲除你这个祸害。”

叶东面带嘲弄之色的摇摇头道:“真是笑话,究竟谁出手毒辣,谁是祸害,我想你心里很清楚,你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你能不知道吗,飞扬跋扈,欺辱同门,不过,我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你的儿子会如此了,果然是你亲生的!”

“你真是找死!”

赵普瑞的脸气的铁青,一咬牙,一道青光暴涨而出,带着烈烈风声,笔直的刺向了叶东。

“咔嚓!”

叶东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迎面刺过来的这柄宝剑,并且微微用力,直接将剑身从中间捏成了两截!

而这柄宝剑,正是赵普瑞幸运的从飞金瀑中吸收了金气后品阶得到质的提升的尘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