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日曜决到手/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疆一处山谷之中,数百人分成几个圈子围坐在一起,中间点燃着熊熊的火把,上面架着已经烧烤的滋啦冒油的美味,而这就是原先的印兽族招待贵客的方式。

叶东等人自然是坐在最中间之处,旁边是孟德和两位族老共同作陪。

虽然面对叶东,孟德等人都是有点不大自在,但是渐渐的也都放了开来,因为叶东的确是极好相处,没有任何的架子,甚至就连虎长老纵容白虎咬断自己大伯的手臂的事情,也被他三言两语的给化解了。

毕竟大伯的胳膊已经没有了,而虎长老他们也是真心回归了御兽族,就算是冲着洛文兵的面子,叶东也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至于红狼,其实它对于印兽族也没有什么坏感,毕竟这里生活着的兽类众多,再加上他们用特殊方法酿造出来的美酒,红狼早就将肚子里的那点不舒服给抛到了九霄云外,面前已经摆放着十多个空空的酒坛。

孟德不禁感慨的道:“都说魔兽好酒,原来果然如此!”

对于印兽族人称呼红狼为魔兽之子的事情,叶东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听到孟德的话,不禁好奇的问道:“孟兄,请问魔兽是怎么一回事?”

孟德有点惊讶的看着叶东道:“叶兄难道不知道?”

“不知道!”

这不禁又让孟德他们暗暗感慨,叶东真是好命啊,竟然连魔兽的来历都不知道,却能和红狼相处的如同家人和兄弟一般。

“如同我们人类修行者有着道修,魔修的区别一样,其实魔兽就是和圣兽相同,或者说相对应的一种顶级的兽类,只不过所修炼的功法有所不同而已,另外一点就是……”

说到这里,孟德不禁偷偷看了红狼一眼,而红狼回瞪道:“看我干嘛,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放心,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是是是!”孟德苦笑着接下去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人们习惯将圣兽称之为瑞兽,喻示吉祥善良之意,而将魔兽称之为凶兽,喻示凶残暴戾之意,如果说人们喜欢圣兽,那么对于魔兽就是畏惧了。”

“不过要说到实力,魔兽其实应该比同阶的圣兽要要强,就如同红狼前辈,他是魔兽中的血狼,光是这身坚硬的鳞甲,恐怕连四不像都难以突破。”

叶东看着外形已经跟过去大相径庭的红狼,点点头道:“魔兽是不是比圣兽要稀少?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血狼在魔兽之中算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叶兄说的没错,据说在很久以前,圣兽和魔兽都并存于我们的世界之中,但是后来它们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战斗的结果是圣兽获胜,魔兽落败,从此之后,魔兽就被驱逐出了我们的世界,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而它们也真的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我们朱雀大陆上,恐怕红狼前辈应该是唯一的一只魔兽了。”

“至于血狼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魔兽也是分很多种类,它们是怎么出现,又是根据什么来划分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族长想必应该知道吧?”

孟德将难题踢给了洛文兵,而洛文兵微微一笑道:“我以前的确知道,不过现在年纪大了,有点想不起来了,狼兄,其实你自己应该比我们清楚的多吧?”

红狼默默的放下了手中又一个已经空掉的酒坛,脸上竟然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怅然之色,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道:“不错,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其他的魔兽现在在哪里!”

“在哪?”

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问出了这句话,甚至包括叶东在内。

然而红狼却是冷冷一笑道:“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对于红狼如此直接的拒绝,让众人不免有点尴尬,不过很快孟德就巧妙的将这个话题给岔了过去,只有叶东依旧注视着红狼,因为他突然发现,自从红狼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之后,跟以前相比,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丝意义不明的东西。

这说明,向来大大咧咧,性格直爽的红狼,有了它自己的心事,而且这似乎是一件困扰着它的心事。

不过既然红狼不愿意说,叶东也无法勉强它,而且当着这么多的人,他也不好再过询问,只是记在了心里,准备等到只有自己和红狼的时候,再试试看能否问出来。

又和众人随意的聊了一会之后,叶东终于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孟兄,你们这里是不是有着一本名为《日曜决》的修炼功法?”

“《日曜决》?”

孟德歪着脑袋思索了半天之后才道:“的确是有这套功法。”

说话的同时,他的掌心之中已经多出了一块小小的玉简,直接递到了叶东的面前道:“叶兄请看,是不是这个!”

自己寻找了这么久的天战技的最后一套功法,现在竟然就这样的摆在了自己的眼前,虽然在叶东的意料之中,但仍免不了有点激动,犹豫了一下之后才拿了过来,灵识瞬间涌入了玉简之中。

片刻之后,叶东睁开眼睛,兴奋的道:“正是这个,孟兄,可否将这套功法送给我?我愿意拿东西来交换。”

孟德哈哈一笑道:“叶兄言重了,区区一套功法而已,对我们御兽族人根本没有任何用,如果你有用的话,尽管拿去就是。”

一旁的洛文兵似乎看出来叶东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孟德说的没错,对于御兽族人来说,外界的那种道佛魔的修行功法,根本没有丝毫用处,我们有着自己自古流传的几种功法,孟德,一会你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教给你!”

孟德顿时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多谢族长,多谢族长。”

叶东岂能不明白洛文兵这番话的意思,心里感激的同时,也就不再客气,将玉简收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孟德道:“孟兄,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想要请孟兄帮忙,只是这个忙比较麻烦。”

“叶兄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全力以赴。”

“我这次来南疆,除了赴约之外,也是为了给我的未婚妻寻找一样东西,现在东西也已经找到了,所以我准备回去之后就上门去提亲,到时候希望孟兄能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