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不速之客/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清远!

这是一个几乎快要被叶东遗忘掉的名字,但是现在突然听到,却是让他以及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各宗宗主们心里同时一惊,几乎立刻就有十多个人站了起来,而叶东更是身形一闪,直接来到了山谷的入口处。

风清远,清风门的门主,曾经拥有着《月轮决》,后来为了对付叶东不惜加入了阎罗殿,也就是紫幽,在凤峡城地下世界之中,和黑炎宗宗主钟子堂临阵倒戈,调转矛头攻击各大门派,最后钟子堂当场就被击杀,而他却侥幸逃走。

当各大门派离开地下世界之后,立刻群起攻之,灭掉了黑炎宗和清风门,而风清远早就带着他的儿子远走高飞。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风清远的名字也都快要淡出人们的记忆,然而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会在叶东结婚的当天出现,并且还拥有了另外的身份,冰极殿使者!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并不知道冰极殿是个什么样的所在,但是对于叶东和众多的慈航宗人来说,这个名字却是深深的刻在他们的心里,因为他们的上任老宗主柳继安和孙女柳香儿就是被冰极殿的人抓走了!

直到现在,谁也不知道冰极殿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以至于柳继宗更是不告而别,离开慈航宗,单独出去寻找,始终杳无音信。

可是现在,风清远竟然以冰极殿使者的身份自己出现了!

可想而知,这对于叶东和慈航宗的人来说,是个多么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消息了。

叶东已经来到了山谷谷口之处,而跟在他们后面的就是梅山民,潘朝阳本身也想去的,但是却被一头雾水的蛮古给拉住了,询问着这个风清远到底是什么来头。

蛮古对于叶东以前经历的事情,几乎毫不知情,但是却能看出来在听到风清远这个名字后,叶东那激动的反应,自然感到好奇了。

潘朝阳只能尽量简单的将叶东和风清远,以及冰极殿之间的恩怨说了一遍。

叶东看着站在叶龙身边的两个人,双眼之中骤然闪过了一道凌厉的光芒,两个都是自己的老熟人了!

一个是风清远,而另一个就是当年在天断森林之中差点杀了叶东,并且掳走了柳香儿的那位贺孤奇!

此刻两位不速之客都是面带微笑,看到叶东出现,风清远更是热情的拱手道:“叶兄,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喜事都不通知我们一声,幸亏我们意外得知了,来的还不算晚吧?”

尽管叶东现在恨不得就将他们两个抓住,然后从他们的口中bi出柳爷爷和柳香儿的下落,但是他也知道,对方既然敢两个人跑到自己的婚宴上,必然是有恃无恐,所以他只能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微微一笑道:“不晚不晚,来的正是时候,两位请吧!”

“哈哈,这次来的匆忙,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还好在路上找到了一件好东西,就当作礼物送给叶兄了!”

随着风清远话音的落下,一扬手,在他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面色苍老的老者,瘫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

这并不是真人,而是个假人,不过叶东对于这个假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那就是柳继宗的傀儡!

柳继宗的身世特殊,虽然是柳翩鸿的后代,但是从小却被送到了傀儡宗,掌握了傀儡之术,这个傀儡作为他自己的分身,从来都是随身携带,如今既然傀儡在这里,那么他的人,不用说,肯定是落入了风清远他们的手中了。

叶东深深的吸了口气,明白风清远亮出这份礼物的就是为了警告自己,所以他冲着叶虎道:“小虎,将东西收下,好生保管!”

说完之后,侧过身子,让开谷口,对着风清远和贺孤奇道:“两位请吧!”

风清远朗声一笑道:“哈哈,贺兄,那我们就进去吧,正好我为你介绍一下朱雀大陆道佛魔十宗中各宗的宗主长老。”

贺孤奇笑着点点头道:“早就久仰这些人的大名,今天终于有幸能够见见了。”

于是两人果然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山谷,而风清远也真的对着道魔佛十宗的宗主们挨个的指指点点,为贺孤奇做着介绍,显然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这种态度,让在座的每一位宗主长老都是极度不满,但是他们看到叶东乖乖的跟在两人的身后,没有任何的反应,碍于叶东的面子,他们也只能各自咽下这口气,仅仅是用眼神瞪着两人。

两人也真是不客气,径自走到了最中间的主桌之上坐了下来,谈笑风生,自斟自饮,旁若无人。

本来热闹喜庆的气氛随着他们两人的进入顿时就显得凝重和尴尬了起来,黑象的眼珠子都瞪圆了,毫不客气的传音给叶东道:“叶东,我将他们给打走吧!”

今天可是莫玲珑的好日子,黑象哪里能够容忍有人来捣乱破坏。

可是叶东心里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柳爷爷兄弟二人加上香儿的命都在他们的手上握着,自己哪里敢轻举妄动。

而且紫幽都沉寂了这么久,现在突然赶在自己结婚的时候,派风清远和贺孤奇二人出现,其中必定是有着什么阴谋。

所有人的目光,甚至包括红狼、蛟鳄都集中在了叶东的身上,虽然风清远和贺孤奇都是出尘境的高手,但是只要叶东一声令下,根本不用叶东动手,随便出来几个人都能轻易的将他们给收拾了!

就在叶东左右为难的时候,肩膀上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三弟,我的座位是不是也在那一桌?”

说话的自然是蛮古,而不等叶东开口,他已经接着道:“你该做什么做什么,这里有你二哥在!”

丢下这句话之后,蛮古大步而行,就来到了主桌之上,很干脆的一屁股坐在了风清远和贺孤奇的旁边。

正在高谈阔论的两人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如同山岳般沉重的压力无声无息的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股压力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能让两人不但动不了,甚至连嘴巴都无法张开,就保持着那副张嘴大笑的神情被束缚在了那里。

“三弟,吉时快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