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消失的叶东/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头足有上千米的金色巨虎横空而立,儿臂粗细的闪电就像是一条条小龙一样在他的身周盘旋飞舞,劈啪作响的电光闪烁,直震得每个人头皮发麻,完全遮挡了天空和太阳,金色的光芒投射在地下,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威压之力。

伴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虎啸,金虎轰然化作了一道闪电交加的金色光影,直接的冲向了早已经被天道本源之力束缚的无法动弹的九头蛇相柳。

金光爆闪,耀眼的光芒让所有人不得不闭上了眼睛,眼前那团夺目的金色久久不散,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竖起耳朵,仔细凝听着四周传来的每一丝声音。

可惜,他们却什么都听不到。

世界像是突然变成了一片死寂,不管是那波澜壮阔的大海,还是经久不息的虎啸,在这一刻都像是静止了下来,悄然消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东的这一击有没有杀掉相柳?

每个人的心中都在问着这两个问题,可是他们谁也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如果睁眼,眼睛必然会被金光给刺瞎,即便是闭着眼睛,那无边的金色都刺激的他们的瞳仁隐隐作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每个人也在焦急的等待着。

终于,当那夺目的金色终于开始逐渐暗淡的时候,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只有一片平静无波的海水,彷佛和天连到了一起,水天一色,落日的余晖静静的洒在海面之上,如同一幅画一样,美得让人窒息。

可是,除了这副如画般的美景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不管是九头蛇妖相柳,还是施展出了最枪强攻击的叶东,竟然都消失了。

人呢?

“哗!”

突然一道破空声响起,一团金色的影子分开海水,直冲而出,正是那柄金光灿灿的虎魂斧。

虎魂斧似乎也和众人一样,原本是要奔回主人的怀抱,但是出来之后却发现主人突然消失,让它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就这样安静的悬浮在了空中。

叶东呢?

般若等人几乎立刻四散开来,同时放出灵识,开始在茫茫海域之中寻找叶东的下落。

相柳呢?

九位殿主中有八位也开始打探总殿主的踪迹,只有阎罗殿主站在原地没有动,而他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空中那个不知何时已经翻转过来,斗口在上的混元水斗,脸上带着一丝隐约的得意笑容。

找不到叶东或者相柳,众人也没有心情打斗。

就在他们各自寻找的时候,一道沉闷声音突然响起。

“砰!”

声音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不过因为声音出现的太过突然,再加上过于沉闷,所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人知道声音到底是来自何方。

阎罗的脸上却是微微变色,双手快速结印,就看到空中那个混元水斗慢慢的向着海水之中沉去。

“你在干什么!”

潘朝阳陡然伸手一指阎罗,大声喝问道。

潘朝阳的实力太低,并没有参与到打斗和寻找之中,所以从始至终他都在暗暗的观察着九位殿主的反应,如今看到阎罗一反常态的根本不去寻找相柳,反而呆在原地,这时又控制着混元水斗,似乎是想要将其沉入海底,顿时心生警惕,开口叱问。

阎罗根本没有理会潘朝阳,双手结印继续指挥着混元水斗向水下沉去,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砰!”

这下,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声音正是从混元水斗之中传来的。

潘朝阳的反应最快,陡然高喝道:“宗主被困在那个水斗之中,别让水斗落入水里!”

一听到这话,双方所有人立刻齐齐向着那个混元水斗冲了过去,因为他们也听出来了,连续两声闷响,的确就像是有人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所发出的声音。

雪轻歌速度最快,如同一道白光一样,来到混元水斗之旁,双手倏然张开,一股澎湃的白色寒雾汹涌而出,将眼看着就要碰到水面的混元水斗给硬生生的冻结在了空中。

阎罗的面色陡变,双手继续控制水斗,同时张嘴吼道:“还不快拦住他们,让我用无尽之水将叶东炼化!”

原来,在叶东发出天战技攻击相柳的时候,阎罗硬是冒着眼睛被金光刺瞎的危险,催动着早就准备好的混元水斗来到叶东的身边,水斗之中发出极大的吸力,将已经精疲力竭,根本没有动弹之力的叶东给吸了进去。

后来由于光芒实在太过强烈,阎罗不得不暂时停下了自己的行动,所以等到众人睁眼之后,才会发现叶东已经消失。

混元水斗虽然极为厉害,但是如果想要将叶东那样的强者炼化,必须要融入水中,借用无边海域中的水系力量,然而阎罗却没有想到,已经被关在水斗中的叶东,竟然还能够发出声音,惊动了众人,更是被潘朝阳一语道破。

听到阎罗的催促,美妇人楚江第一个赶了过来,口中发出连连娇笑道:“天下间竟然还有长的比我标致的女人,这位妹子,不好意思,我只能杀了你了。”

楚江手腕扬起,一群巴掌大小的火鸟骤然飞出,向着雪轻歌呼啸而去。

不得不说九位殿主都是极为强悍的人物,看似随意出手,但是却极有分寸和针对,雪轻歌既然是以冰系力量冻住空间,那么发动火焰攻击自然是最稳妥的办法。

无数只火鸟在空中划过,炙热的高温连空气都已经被点燃,而雪轻歌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火鸟朝自己冲过来,根本无法迎敌,因为只要她一撤回冰系力量,那个水斗立刻就会沉入水中。

好在这时一道破空声响起,一只两米来长的冰箭突然射了过来,冲入火鸟群中,冷冽彻骨的寒意顿时将一部分火鸟给冻结了起来。

而紧接着,一根有一根的冰箭连绵不断的射来,顷刻间所有火鸟全都保持着飞翔前冲的姿势被定格在了空中。

远处若尘风白衣飘飘,手握一柄白色弯弓,体内灵气源源不断涌出,形成一根根的冰箭,正瞄准了楚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