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五种面相/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听到天妒之相有法可解的时候,叶东三人都是面露喜色,然而当听完之后,却都是大惊失色,尤其是莫玲珑更是连连摇头,用别人的命来救自己的命,她绝对不同意。

叶东自然也是不可能同意,不过他也是感到奇怪:“为什么马跃群的灵魂能够化解天妒之相?”

“人之面相,千奇百怪,但是真正能够引起老天注意的却只有四种!”

说到这里,枫叶先生忽然抬头深深的看了叶东一眼道:“也许是五种!”

“四种?五种?”

叶东知道除了莫玲珑的天妒之相外,还有张杨的天佑之相,然而现在看来,竟然还有其他两种或者三种面相。

“是的,先说四种,分别是天妒,天佑,天怜和天怒!天妒和天怒是大凶之相,而天佑和天怜是大吉之相!”

“天妒,天妒之;天佑,天佑之;天怒,天怒之;天怜,天怜之!”

“其中天妒天怜为对应之相,天佑天怒为对应之相,因此,破解天妒之相的最简单方法,就是将天怜之相者的灵魂打散,融入天妒之相者的灵魂,中和之下,就能破解,反之亦然。”

叶东总算是明白了:“马跃群就是天怜之相?这应该也是你收他为徒的原因吧?”

“不错,四种面相者极为罕见,而修炼卜卦之道的,因为经常透露天机,会遭天谴,但是如果是天怜之相者,修炼卜卦之道的话,其本身就受老天垂怜,所以即便透露天机,也不会遭受太过严重的天谴,可以说是继承我衣钵的最佳人选。”

原来是这么回事!

枫叶先生带走马跃群,还真的是为了将他收为弟子。

忽然潘朝阳冷不丁的问道:“枫叶先生,刚才你看着宗主的脸说也许有五种面相,应该指的就是我家宗主的面相属于第五种吧,请问这是什么面相?还有,你刚才说宗主之劫有了化解之法,又该如何化解呢?”

“第五种面相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从古到今都没有记载,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种面相的人没有出现过,我称之为天迷之相,拥有此种面相的人,其面部有一层缥缈之气笼罩,连老天都无法推测出他的命运,而叶兄,就是这样的人!”

“既然无法推测出命运,那你又是如何知道宗主会有一劫?”

潘朝阳是步步紧bi,显然对于枫叶先生,他也是有着怀疑。

好在枫叶先生丝毫不动气,笑着道:“潘兄莫急,听我说完,天迷之相指的是大命运无法看出,是面相,但我推测出的叶兄的劫难,是用卦象,而且是连卜三卦,最后加上我本命精血才推算出这一劫难!”

“比如说潘兄,你是将星之命,日后更是平步青云,至少百年之内万事无忧,而且修为更是会突飞猛进,甚至大概一年之内,你将会遇到一场天大的喜事,具体地点在东方朱雀大陆之上。”

“但是叶兄,我是从卦象之上看出他的大劫,而从面相上根本什么都不看出来!”

“至于化解叶兄劫难之法,只要叶兄前往目的地时,将尊夫人带在身边,到时候天劫必至,天劫加人祸,看起来是双杀之局,但实际上却杀中有生,暗藏一线生机,所以就是化解之法!”

枫叶先生总算是提了下来,而叶东三人却是面面相觑,哪怕是潘朝阳也有点糊涂,完全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他说的话。

最终还是潘朝阳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枫叶先生,你和我家宗主非亲非故,为何不惜损耗本命精血为其卜卦,我想你应该还有事情没有说吧?”

这个问题是叶东和莫玲珑都没有想到的,听到潘朝阳这么一说,才陡然惊觉,对啊,枫叶先生又是为叶东卜卦,又是主动现身,将叶东先引到枫叶岛来救他一命,现在又是如此详细的为众人解释种种问题,这态度简直好的有点过分了。

所以,这其中必然有他的原因啊!

枫叶先生又是放声大笑道:“潘兄,幸亏你没有修炼卜卦之道,不然的话,你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既然潘兄点破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无利不早起,我之所以要如此帮助叶兄,原因很简单,希望能够一命换一命,不过现在看来,是两命换一命,这笔买卖,还是你们赚了。”

这句话一说完,叶东三人倒是都懂了。

叶东直接开口道:“你是希望以救我和玲珑的命,来换我救你一命?”

“不错,我刚才就说了,我泄露天机太多,会遭天谴,而据我自己推测,天谴应该快来了,所以我才会去将马跃群带来收为弟子,就是希望万一我真的死了,至少我能有个传人,但是,如果叶兄肯出力救我一命的话,那我活下去的概率自然就大了。”

见义勇为,拔刀相助,几乎就是叶东的代名词,其实就算枫叶先生不如此做作,只要开口找到他头上求助,他也不会拒绝,更何况他还指望枫叶先生能够破解天妒之相。

不过就在叶东准备答应的时候,潘朝阳却再次抢先一步道:“枫叶先生,不管是两命换一命,还是一命换一命,这些都还不是问题,但是到现在为止,你只是说了一个我们根本不可能做到的破解天妒之相的简单方法,剩下的你什么都没说,这笔买卖,我们可实际上什么都没赚到!”

杀了马跃群来化解天妒之相,不管是叶东还是莫玲珑都不会同意。

因此潘朝阳说的没错,枫叶先生说了这么多,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说。

枫叶先生明显有点怨恨的看了潘朝阳一眼,但还是无奈的点点头道:“好,我就先告诉你们另外一个破解天妒之相的办法!”

“欲破解天妒之相,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个办法之外,剩下的办法就是让天妒之人死掉!”

“当然,不是真死,而是假死,天妒之人入死地,瞒天过海,糊弄老天,让他以为天妒之人已死。”

“我一个人的能力不够,我只算死,不算生,所以必须要找到算生之人,然后与我一生一死,布置出一个生死两重天之局,我算死,主死门,先将天妒之人置于绝地;他算生,主生门,让天妒之人绝处逢生,那时阴阳合一,生死无间,天地间就再没有了这个人,天妒之相可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