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真的损失大了/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宫紫洛在叶东闭关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暗夜族,所以她并不知道叶东闭关之时出现的诸多异相以及各种惊人的声势,而一路之上,听着夜辰寒手舞足蹈的讲述,让她忍不住有点怀疑,是不是小寒在骗自己。

当宫紫洛和小寒来到了叶东闭关之处时,老远就看到东方黛正焦急的在附近转悠,叶东闭关的这些日子,她始终守候在这里,寸步未曾离开,提心吊胆的等待着自己儿子出关。

两人上前,哪怕是宫紫洛都是带着点恭敬跟东方黛见礼,毕竟东方黛是叶东的母亲,她可不敢像面对叶东时那样随便。

东方黛冲着两人点点头,面上带着挥之不去的忧色道:“你们是来找东儿的吧,他已经闭关整整二十天了,本来声势浩大,现在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他不会出了什么事了吧?”

连东方黛都说声势浩大,宫紫洛这才相信小寒没有骗自己。

“伯母,不用担心,闭关别说几十天,就算是几十年也是常有的事情,只要不走火入魔,基本上都不会有事的。”

“这个我也知道,只是再有几天就是我族家族大会召开之日,我必须要在这几天赶回去通知我父亲,让他做好准备。”

儿子的安危和家族的安危,如同两座大山一样,压得东方黛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宫紫洛听到这句话,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虽然她知道这些事情的详情,但是如果叶东真的在血族家族大会召开之前还没有出关的话,那之前所有的计划都将白费,血族主族仍然会遭到其他分族的打压,被灭绝也都是有可能的事。

小寒懂事的道:“奶奶,您不要着急,我们暗夜族有空间之门,可以抵达血芒山附近,肯定能来得及的。”

他喊叶东为大叔,对于东方黛自然只能称呼为奶奶了……

东方黛无奈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夜辰寒和宫紫洛两人也都陪着她,站在这里,等待着叶东出关。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叶东仍然是没有丝毫动静,而这下东方黛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后天就是家族大会召开的日子,她必须要赶回去通知父亲,让他做好准备。

“小寒,你能不能现在送我离开暗夜族?”

小寒点点头道:“可以,随时都能走。”

宫紫洛也知道,现在无论如何都留不下东方黛了,确实需要让血族做好两手准备,不过她也担心东方黛的安全:“伯母,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宫姑娘,你留在这里等东儿吧,你实力高强,万一东儿闭关遇到了什么危险,有你在我也放心一点,再说,进入血芒山,就是血族势力范围了,那里有强大禁制,非本族人除非强行突破,否则不可能进去的,而且,我也有保命的办法。”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宫紫洛只能无奈答应让东方黛一人回去,她和小寒留在这里,等到叶东出关,就立刻赶往血芒山。

于是东方黛就被小寒给匆匆带走了,临走之时,她还是充满不舍的看了一眼叶东闭关的屋子。

如果她此刻能够进入屋子的话,就会看到,现在叶东的相貌和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那张脸不再是充满丑陋和蜡黄之色,而是面如冠玉,布满了勃勃生机,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也是褪去了坑坑洼洼的褶皱。

叶东正在恢复自己的本来相貌!

东方黛走了,宫紫洛就像是解放了一样,她早就想去看看叶东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毕竟听小寒和东方黛都说起叶东闭关之时惊天动地,让她充满了好奇,只不过东方黛一直站在这里,她也不好意思闯入。

宫紫洛转头打量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之后,这才如同鬼魅一般,冲向了叶东所在的屋子。

因为这里本是东方黛的住处,再加上又是暗夜族内领地,所以叶东闭关之前根本没有添加任何防御禁制,完全就是不设防的状态,谁都可以随意进入。

宫紫洛蹑手蹑脚的推开紧闭的房门,一闪而入,然后将门关上之后,这才长出一口气,转身看向了叶东。

这一看之下,宫紫洛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了!

眼前这个面如冠玉,相貌英俊,黑发飞舞,周身上下,一股紫气,一股金气,一股血气纵横盘绕,如同天神下凡一样的年轻男子,难道就是那个丑鬼叶东吗?

宫紫洛情不自禁的伸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或者见鬼了!

如果以前叶东是故意幻化出的相貌,那以她半天人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可是她可以以自己半天人的身份起誓,当初见到叶东的第一眼时她就自己看过了,那绝对是叶东的真实相貌。

然而现在,这也是叶东的真实相貌,没有半点伪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紫洛当然不知道,丑相也好,现在的相貌也好,都是叶东的真实相貌,只不过以前因为精气受损严重,导致他的身体和相貌发生了退化,现在境界的提升,以及血之沸腾战技的修炼,弥补了叶东的精气,修复了他的身体和相貌!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轻轻开了,宫紫洛几乎立刻就想出手,不过看清楚鬼鬼祟祟进来的人是夜辰寒之后,自然收敛了灵气。

夜辰寒已经将东方黛送走,回来之后发现宫紫洛不在了,立刻就猜到她肯定是溜了进来,而他也心里好奇,所以自然跟了进来。

冲着宫紫洛吐了吐舌头之后,夜辰寒也看向了叶东,然后他的表情就和宫紫洛一样,差点将眼珠瞪出了眼眶。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夜辰寒小声的道:“宫姐姐,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叶大叔吗?”

宫紫洛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肯定是他,走,出去再说。”

两人离开了屋子之后,宫紫洛犹在苦苦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夜辰寒眨了眨眼睛,却是突然将脑袋凑到了宫紫洛的面前,得意洋洋的道:“宫姐姐,现在你是真的损失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