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被打懵了/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甲族人的面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因为刚才叶东说到很清楚,是来杀他们的,这也让他们的心里颇为疑惑,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过这个人类啊!

余妖王张口欲叫,然而叶东根本不可能让他叫出声来,引来其他灵鸢族人,身形如电,刹那间来到他的身边,又是一拳击出,砸向了他的脑袋。

“噗!”

恐怖的声音响起,余妖王的脑袋顿时就炸了开来,一只小型的金色灵鸢冲天而起,想要逃脱,但是却被叶东直接祭出虚空浮屠给定在了空中。

叶东还想从他的命魂中了解为什么灵鸢族会对战天感兴趣,自然不会让他就这么离开。

一巴掌加一拳,就将一名妖王击毙,只剩命魂,这自然是更加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兽族,全都愣在原地,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

“你,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穿甲族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一群人将石妖王保护了起来,其中一名族人再次对叶东发出质问。

因为这里还有其他兽妖,叶东并不想过早的让人知道自己和战天之间有关系,所以根本不回答,脚踩凌云独步,腾起一片云雾,身形如梦似幻,冲入穿甲族人之中,直接出拳攻击。

除了骨头碎裂声和沉闷的身体爆炸声外,十多名穿甲族人竟然连发出惨叫的声音都来不及,几乎实在眨眼之间,就被叶东给全部击毙,只剩下石妖王一人。

石妖王脸上变颜变色,突然掉头就跑,虽然以他妖王的身份,不战而逃,实在是非常丢人,但是他更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叶东的对手。

不过叶东怎么可能会让他逃走,直接化出一只血色大手,如同拎小鸡一样,就将他再给整个握了起来。

突然,叶东感觉到从百里之外的千飞林中传来了一股巨大的灵气波动,心知定然是灵鸢族的妖皇发现了这里的打斗,于是不再耽搁,冲着潘朝阳三人道:“走!”

雪轻歌夫妇立刻施展出空间之门,闪身进入,而叶东一手牢牢抓住穿甲族的石妖王,另一只手冲着虚空浮屠一招,裹挟着灵鸢族余妖王的命魂,紧随其后,进入门中。

一双如同房子大小的巨爪突然在空中出现,猛的向着还未完全闭合的空间之门抓去,恐怖的力道竟然将空间之门给压得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坍塌,这是灵鸢族一位妖皇赶了过来,直接化作本相,想要阻止他们离开。

然而门内却是陡然射出一道锋利的金光,那是一道斧芒,无坚不摧,bi的灵鸢族妖皇也不敢撄锋,急忙缩回巨爪,空间之门终于闭合,叶东四人消失无踪,只留下一群早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兽妖。

十多名大妖,两名妖王,在叶东的手下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大妖被杀,妖王被抓,灵鸢族妖王更加可怜,只剩下命魂。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头高达十米的巨型灵鸢,口中发出怒吼之声,他堂堂妖皇出现,竟然都没有能拦住敌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抓走,这让他是气到了极点!

“是是……”

一只兽族大着胆子开口,然而话音未落,灵鸢妖皇的巨爪已经直接将其脑袋捏碎,张嘴一吸,兽妖的命魂化作光芒冲入他的口中,让他瞬间知晓了刚才事情的经过。

“人类!”

妖皇陡然发出一声咆哮,气浪如山般肆掠翻滚,巨大的压力压得周围的那些兽族中实力稍低的直接化作了一堆肉泥。

……

叶东四人出现在了万里之外,而此时两位妖王仍旧色厉内荏,石妖王满脸狰狞着道:“人类,你现在让我离开,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不会计较你这次的冒犯,并且可以保证让你平安离开兽妖界!”

这种情况之下,石妖王仍然没有忘记他高贵的身份,言辞之间甚至还保持着高高在上的态度。

叶东自然不会惯着他,直接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冒犯?放心,我肯定会平安的离开兽妖界的,不过必须要等到灭掉你们这些畜牲之后。”

石妖王被打蒙了!

从出生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耳光,一位堂堂妖王,被一个人类扇了个耳光,这简直是赤裸luo的蔑视侮辱。

被虚空浮屠困住的余妖王倒是安静了下来,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叶东根本就不在乎他们身后的两大妖族,这种情况之下,再嚣张,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所以他尽量以平和的语气道:“人类道友,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是有些误会,我对人类一项是抱着友好的态度的。”

“友好!”

叶东冷笑一声:“你不是想收我做战宠吗?难道这就是你友好的表现?”

“误会,误会!”

“闭嘴!”

叶东直接以虚空浮屠之力隔绝了他的声音,紧接着一拳轰碎了石妖王的脑袋,干净利落的将他的命魂给拘了出来。

他也懒得和这些妖族们废话了,他们处处模仿人,别的没学到,倒是学到了不少狡诈和阴险,与其听他们鬼扯,不如自己看他们的命魂。

石妖王终于害怕了,这个人类简直比他们兽族还要暴戾,还要可怕,穿甲族是变异穿山甲,铜皮铁骨,身上的石质盔甲都是自身皮肤所化,坚硬无比,然而却被对方一拳就给轻易砸成粉末……

叶东魂识笼罩住了石妖王的命魂,开始浏览他的记忆,而石妖王明显没有天妖族人硬气,根本不敢自爆命魂。

叶东的面色却是越来越阴沉,因为在石妖王的命魂中,他看到了战天,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所经历的一切!

战天虽然三岁就觉醒了传承记忆,但是毕竟年龄在那放着,哪怕他掌握天下第一的功法和战技,还没有成长起来的身体也不可能施展出来。

穿甲族虽然不知道战天的身份,但是看中了他的潜力,想要将他培养成一个强大的战宠,所以以各种残忍的方式训练他。

可以说,五年的时间里,战天完全是过着非人的生活,时刻徘徊在死亡的边缘,甚至有好几次因为伤得太重,被埋在山体之中长达一个月之久,没吃没喝没人管,硬是靠着一口气撑过来的!

“穿甲族,我要屠尽你全族!”

叶东仰天怒吼,一把抓住石妖王的命魂,用力一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