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太阳王/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者直接探出手来,手臂刹那间穿越数千米的距离,直接来到叶东的面前,在他看来,叶东不过是一个刚出茅庐的黄毛小儿而已,纵然杀死夏家诸多弟子,自身实力也高不到哪去,凭借自己二重天的境界,对付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东面带冷笑,同样也是一掌挥出。

“啪”的一声脆响,两者的手掌在空中狠狠的撞到了一起,叶东身形一个踉跄,后退出一步,然而夏家老者的口中却是发出了一声闷哼,手臂很快就缩了回去,显然他已经吃了一个暗亏。

叶东的肉体究竟强悍到了何种地步,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是比起天生木属xing的精灵族人,肯定要强上一点。

“此子肉体力量极为强大,我们不可和他硬拼,还是直接以法器将其收伏!”

长眉老者面色微微泛红,急忙对周围众多夏家人道。

以他二重天的实力,竟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上吃了点小亏,脸算是丢到家了。

刚才还在请缨的几名年轻人,一个个都是面露震惊之色,显然没想到叶东竟然会有如此之强。

至于其他围观的天人们,也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纷纷开始猜测叶东的来历。

“如此强大的肉体,又敢和夏家叫板,我猜这个叶东,不是天妖就是天魔!”

“天妖不大可能,他的身上没有丝毫妖气,天魔倒是有点像,而且天魔之中最近几年确实出现了几位年轻强者。”

“天妖怎么不可能!修为到了这种境界,收敛妖气岂不是太正常了,而且天妖普遍肉体强横,哪怕天魔也比不上。”

“会不会是其他几个和夏家可以分庭抗礼的大势力弟子啊?听说他们之中也出了不少位年轻强者,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和夏家叫板呢!”

夏家的人的脸色现在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们也有点怀疑叶东的来历了,极有可能就如同众人的猜测。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夏东恩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叶东拿下,夺了他身上的宝贝再说,所以一点头道:“全老说的是,我这就都收了他!”

夏东恩手中出现了一根绿色的小草,尺许来长,随风轻轻摇曳,但是没摇动一下,周围的空气竟然都会随之微微抖动,并且震荡出道道天纹,一看就是威力不凡的法器。

叶东虽然相信自己可以逃走,但是却也不敢真的小瞧夏家,毕竟出过天帝,底蕴强大,所以也是凝神戒备。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狂笑突然在空中响起:“哈哈哈,今天我算是大开了眼界,号称帝族的夏家,为了一个小家伙,不但连老带少来了这么多人,而且竟然还要动用宝器!”

一道璀璨的金光骤然在空中亮起,散发出无穷耀眼的光亮,就像是太阳突然掉落了下来,光芒晃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燕南归?

叶东当即想到了出现之人应该是燕南归,因为他见识过燕南归散发出的金光,可是他却又有点不敢肯定,毕竟燕南归就算再好战,再强大,也不过是刚刚迈入天人境,难道真敢和夏家为敌?

金光骤然从空中坠落,来到了叶东的面前,一个中年人从金光之中走了出来。

这绝对不是燕南归,不过他同样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伟岸的身躯如同一尊山岳一样,透露出一股强大的霸气,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之中似乎都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就像是太阳神降临一般。

太阳族人!

叶东顿时恍然大悟,难怪燕南归敢在这里出现,原来在火霄天中,有他的族人,而且看样子,这位突然现身的太阳族人的实力似乎极为强大。

此时此刻,夏家的众多高手的面色却是全都变的极为难看,而围观的众天人们则是面露震惊,因为他们认识这个男人!

“太阳王燕剑屛!”

太阳王燕剑屛,并非东域高手,而是来自于北域,不过他的名气却是在火霄天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他曾经做过一件疯狂到以至于轰动火霄天的事情。

百年之前,单枪匹马,前往各大帝族挑战同阶高手,接连击毙十四名帝族族人,大获全胜。

自那之后,太阳王的大名就传遍了火霄天,虽然那些帝族都想将其杀死,但是燕剑屛是光明正大的挑战,完全是凭借着自身实力,没有施展丝毫的阴谋诡计。

如果帝族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这脸也就丢尽了,所以帝族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太阳王一战成名之后,就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消失了,有的人说他虽然是赢了十四位地族高手,但是自身也受到了伤势,命不久矣。

也有的人说,虽然几大帝族明面上表示不会追求燕剑屛的挑战,但是却根本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暗地里派出高手,将其击毙。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时隔百年之后,太阳王燕剑屛竟然再次出现,而且态度语气很明显是在讽刺夏家。

当年燕剑屛上门挑战的帝族之中,自然也包括了夏家,因此有好事者此时忍不住暗暗猜测,是不是当年就是夏家私下里派人猎杀燕剑屛,并且真的伤了他,而现在他伤好了,所以才会再次出现,甚至叶东恐怕就是他的徒弟。

叶东虽然不知道燕剑屛,但是能猜出他是太阳族人,而他此刻站出来也是分明在为自己出头,不管怎样,都是心存感激,连忙冲着燕剑屛躬身一礼道:“多谢前辈仗义执言,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这句话一说,刚才认为叶东是燕剑屛徒弟的天人们自然知道自己猜错了,以燕剑屛的脾气,绝对不会让徒弟装作和自己不认识。

燕剑屛伸出手来,在叶东的肩膀上拍了拍,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我叫燕剑屛,你也不用谢我,你的脾气很对我的胃口,尤其是你刚才的那番话,说的太对了,什么夏家,不过就是一群无耻又无胆的匪类而已,哈哈,今天我倒要看看,这群匪类准备如何将你收了!”

【作者题外话】:不好意思,补上两章,今天凌晨不更新了,明天白天更新,为表歉意,会加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