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加大赌注/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东伸手指着夏明堂手中捧着的那盏灯道:“赌注之中加上你选的这件器,如果我赢了,不但你要将那一百二十块五品天灵石给我,而且还有这盏灯。”

这番话说完,全场竟然难得的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因为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叶东是不是疯了?

根本不用鉴器,谁都知道他肯定是必输无疑,然而现在反而还要加大赌注,难不成还想多送点好处给夏明堂?

夏明堂也怔住了,委实没有料到叶东会加大赌注,回过神来后道:“那你如果输了呢?别告诉我,你准备将你手中那六颗珠子当作赌注,不好意思,就算你倒贴天灵石给我,我也不会要的。”

“当然不是这六颗珠子!”叶东迈步走向了玉千霜道:“麻烦将我炼制的那柄剑借我一用。”

玉千霜像是看疯子一样注视着叶东,明明心中想要拒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叶东那双充血的眼睛所注视之下,却让她无法张嘴拒绝。

与此同时,叶东也传音给她道:“玉姑娘,相信我,我既然说了为你出气,那么就要说到做到!”

鬼使神差之下,玉千霜竟然真的取出了叶东炼制出来的那柄剑,递到了他的手中。

“谢谢!”

叶东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转身重新走到了夏明堂的面前,举起剑道:“这柄剑是下品上等天器,不信的话,可以让人鉴定一下。”

这个时候,玉千霜才如梦初醒,双目圆睁,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道:“我,我都干了什么,我怎么就把剑给了他呢,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输的血本无亏了!”

“叶东,你等着,除非你再给我炼制出一件,不,两件,不,十件天器,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了!”

玉千霜盛怒之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其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不过现在没有人注意玉千霜,而是全都看着叶东手中的那柄流光溢彩的紫红色宝剑。

天器!

但凡是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柄剑绝对是天器!

王大师终于睁开了那始终闭着的眼睛,两道精光直直的盯在了那柄剑之上,然后又看向了玉千霜,嘴角的肌肉明显的抽动了两下。

显然,他认出来了,这柄剑正是自己所鉴定出来的,那么持有这柄剑的人不用说,自然就是玉千霜了!

现在的王大师,真的有一股想要撞墙的冲动!

帮了夏明堂,得罪了玉千霜,看起来似乎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实际上,差别可就大了。

夏明堂不过是夏家一个不起眼的后人而已,想想他,连他的爷爷夏东恩不过才是二重天的天人,他又能有什么地位。

然而玉千霜是谁?帝族玉琼楼的天之骄女,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女帝!

一对比之下,孰轻孰重自然一目了然,所以王大师真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女人是玉千霜,就算夏明堂给他天大的好处,他也不可能答应帮他。

这下好了,自己算是彻底得罪了玉琼楼,巴结上了夏家一个很一般的后人……

正好夏明堂看向了王大师,显然是在征询他的意见,王大师没好气的点了点头。

“好,那就这么定了!”夏明堂似乎生怕叶东反悔,连忙喊道。

“那开始鉴器吧!你先还是我先?”

“我先!”

现在叶东和夏明堂,两人已经完全调换了角色,叶东变得镇定自若,神情淡定,而夏明堂却像是一个烂赌鬼一样,面红耳赤。

夏家人递过来一张五品鉴器符,在赌坊之中,从一品到九品的鉴器符都有出售,不过一般都是对应所卖出去的器的价钱来出售。

夏明堂接过鉴器符,毫不犹豫的贴在了自己挑选的紫灯之上。

“唰!”

鉴器符燃烧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凸显出四个字:“下品上等!”

人群顿时哗然,这件紫灯竟然是天器,而且还是下品上等的天器,跟叶东手中的那柄剑不相上下。

如果叶东想要赢的话,除非他手中的六颗珠子至少达到中品下等的品阶,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样残破的器,哪怕真的逆天仍旧保持着天器的品阶,也绝对达不到中品天器的品阶。

中品天器,就算在各大势力,甚至帝族之中也是稀缺之物,一般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持有。

原本对于叶东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人,在看到夏明堂这盏灯的品阶之后,也彻底死心了。

尤其是玉千霜,双眼之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那柄自己还没捂热的下品上等宝剑啊,眼看着就要归夏明堂所有了。

不止那柄剑,还有那个水斗,那个战鼓,这下全都要易主了。

“叶东,你这个杀千刀的,气死我了!”

玉千霜在心里对叶东发出了强烈的诅咒,然而叶东却是老神在在,甚至在那盏灯的品阶之后还点了点头道:“看样子你的运气不错。”

夏明堂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得意的大笑道:“哈哈,确实比你的运气要好点,现在该你鉴器了,不过我劝你可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别想不开跑去自杀啊!”

叶东不再理他,而是突然看向了王大师道:“王大师,能否麻烦你出一下手?”

王大师正在郁闷,听到叶东的请求不禁微微一怔,抬起头来,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道:“要我出手?”

“恩!”叶东点点头道:“这六颗珠子,恐怕就算是九品鉴器符都鉴定不出,只有你这位鉴品师才能鉴定出它的品阶,所以自然只能麻烦你出手了。”

“什么!”

叶东的话就像是一块大石,再次重重的砸在了每个人的心间,虽然他们都知道的确存在这种鉴器符无法鉴定出来的器,但那也必须要试验过之后才知道,根本不可能通过看就能判断出一件器到底能否通过鉴器符鉴定。

然而叶东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都是极为的严肃,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有些人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该不会这个小子,本身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鉴品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