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方家少主/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认出了夏明珠和夏明月这对兄妹,叶东自然也不可能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

自己与夏家之间的恩恩怨怨实在是太深了,虽然一切的仇怨其实都是夏家人自找的,但是自己也确实前后杀了夏家三十多名年轻族人,现在夏家人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活剥了自己,如果自己主动出现,那可真是找死了。

“不知道这一切夏明珠知不知道,知道的话,她又会作何感想。”

叶东自言自语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跟在他们兄妹二人,而是悄然远离,心里却在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找个机会和夏明珠单独见上一面,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夏如烟的安危!

离开了夏家兄妹之后,叶东的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这里究竟通幽谷中发生了什么大事的问题上来,因为接下来,他又见到了更多的熟悉的面孔,其中甚至包括了方家,曲家和金乌族等等大势力的人。

各大势力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服饰,代表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非常好辨认。

“到底是什么大事,竟然各大势力都已经出动了,唉,可惜这些人就是不肯开口啊!”

就在这时,叶东忽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间赌坊,这让他的眼睛一亮,心中有了主意,何不去赌坊去碰碰运气,也许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

这间赌坊虽然规模并不大,但是聚集在里面的人却是不少,自然是因为现在这座城市中的聚集了大量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天人。

叶东在赌坊的各个房间之内来回转悠,眼睛看着各种各样的器,但是耳朵却是竖起来听着周围每个人的交谈声。

然而这些人像是达成了默契一样,开口闭口所说的都是有关鉴器的事情,根本没有人提及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最后叶东不得不放弃了,干脆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各种器上,开始认真寻找,有没有可能存在天器。

现在,他必须要开始为自己以后修为的提升做准备了,自然,成为鉴品师,是积攒天灵石最快的方法。

虽然叶东距离鉴品师还有着相当的距离,但是因为有着阴阳眼做基础,同时又有《异地运》做参考,让他比起其他人来,能够更准确的判断出器的好坏和大致的品阶。

不过,这间赌坊中所收藏的器,明显要比之前那座小城中的赌坊要好的多,自然,价格也是贵的多。

哪怕最便宜的器,都需要一块四品天灵石。

从最外面的房间,一直走到最里面的房间,叶东在这家赌坊之中竟然察觉到了好几件可能的天器,所以他也不客气,直接购入这些器,短短一个时辰,就花费了十块五品天灵石,买了五件器。

为了避免引起其他人的觊觎,他也没有当众鉴定,而是将所有器都收入了空间尘器。

然而他的这种做法,却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认为他是个鉴器的门外汉,到这里纯粹是来碰运气的,但是出手阔绰。

而这样的一种人,对于常年混迹于赌坊的一些人来说,就是送上门的肥羊!

于是,叶东的身后就跟了一群人,对此叶东虽然有所察觉,但是却并不放在心上,谁要是想把他当成肥羊,那可真是瞎了眼了。

就这样,叶东来到了赌坊的最后一个房间,这里总共只有七件器,而任意一件的价格竟然就需要百块五品天灵石。

叶东在这里盘桓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之久,终于选好了一件器,就在他准备付钱买下这件器的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大声喊着:“老板呢,这里的器我全包了,七件,一件不能少!”

这是一个年轻人,虽然长相谈不上英俊,但是浓眉大眼,意气风发,颇为威猛,而他的话自然让叶东和所有房间内的人都直皱眉头。

七百块五品天灵石,那可是相当大的一笔数目了,用来赌器,实在是有点浪费。

叶东皱眉却是自己好不容易挑到了一件器,却因为开口晚了一步而被人抢走,不过他也无可奈何,的确是这个人先出价的,所以只能摇摇头暗叹倒霉,准备离开。

然而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灵动的声音:“哇,岳家哥哥好有钱啊,能不能送我一件啊?”

夏明珠!

听到这个声音,叶东几乎立刻本能反应般的调转方向,移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果然,夏明珠和夏明月兄妹二人并肩走了进来,夏明珠的脸上巧笑倩兮,两个小小的酒窝让她看起来分外的可爱,而夏明月则是面无表情。

刚才那位大手笔的年轻人眼珠微微一转道:“既然是夏家明珠和明月兄来了,这个面子我自然要给了,明珠妹子,你要哪件器,说出来,我送给你!”

“岳不空竟然这么大方,真是难得啊,那我也想要,不知道岳兄能不能也送我一件?”

又是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而他身上的服饰让叶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凌厉,方家人!

比起被叶东杀死的那些方家人,眼前的这个相貌俊美的如同女人一般的年轻人,明显要强的多,尤其是他在进入房间之后,仅仅对着夏明月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个招呼。

由此可见,他既认识夏明月,但是却也不像别人那样惧怕他,要么他就是仗着方家的势力,要么就是自己也有真材实料。

看到他,被称为岳不空的年轻人脸上的肌肉一阵跳动,然后挤出一个笑容道:“方少主也来了,谁不知道方兄才是真正的大方,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就不要拿我这种穷人开玩笑了。”

方少主!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方家的少主,难怪敢不将夏明月放在眼里。

方少主冷冷一笑道:“岳兄,你出手从不落空,怎么还在我面前哭起穷来了,莫非是看不起我吗?”

“哪里哪里!”岳不空额头之上竟然有汗冒出,恨恨一跺脚道:“好吧,方兄既然开口,我也不能驳了你的面子,方兄也挑一件吧!”

“呵呵,挑一件就免了,这些废铜烂铁我还不放在眼里。”方少主面色一冷道:“我来这里,只是想向岳兄打听一个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