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又一具血棺/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之天纹!

这是血之天纹凝聚成的三个文字,如果对于不懂血之天纹的人来说,哪怕他是天帝,也看不懂这三个字,但是叶东非但看懂了,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这三个文字对于叶东来说实在是太熟了!

“穴之道!”

“穴之道,以穴为本,以体为辅,以战为道,以穴海成战道,以战道破天道!”

叶东几乎是如同梦呓一般的念出了这三个字下面的一句话。

而老者在听完之后,双目之中陡然爆射出一团光亮,简直就如同一轮骄阳一般,刹那间照亮了整片丛林。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原本那苍老和死亡的气息,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如同万马奔腾般的澎湃气势,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甚至于让叶东有了种当作作为凡人之时面对天人的感觉。

高不可攀,高山仰止!

不过,仅仅是一刹那而已,老者眼中的光芒已经消失,再次恢复成了老态龙钟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是布满了激动之色。

一步迈出,老者就到了叶东的面前,嘴唇哆嗦着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因为太过激动,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这个时候,叶东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同样满脸的激动,看着老者道:“你,你是不是人,人王大羿?”

然而老者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是!”

“你不是?”

叶东原本已经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的师兄人王大羿,然而结果却不是,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失望。

老者看着叶东,一字一句的道:“虽然我不是人王大羿,但是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人王大羿!”

“什么!”

叶东刚刚低下去的头猛地再次抬起,对方要带自己去见人王大羿!

“他,他没有死?”

尽管叶东差不多都将老者当成了人王大羿,但是随着对方自己的否认,再加上现在的这句话,却是让他又有点无法相信了。

“跟我来,你就全都知道了。”

说完之后,老者再次转身,先走到了那棵大树的旁边,伸出手来,在树上又是轻轻一抹,那由血之天纹组成的“穴之道”三个字顿时消失无踪。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老者似乎担心叶东不跟自己,又转过头对着叶东道。

其实就算老者现在赶叶东走,叶东都不会走了,人王大羿是谁,那是自己的师兄,如今老者要带自己去见他,不管是死是活,自己肯定都要去,甚至哪怕这一切都只是个陷阱,叶东也要认命的跳下去。

老者继续在前面领路,不过这次明显走的快了许多,而且时不时的会回过头来看看叶东。

又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叶东忽然发现,现在老者带自己走的方向,正是往那个藏有古墓的山谷走去。

叶东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前辈,你真的是从古墓之中出来的?”

“不错!”老者的脸上竟然有了笑容,点点头道。

“可是……”

叶东刚想说几大势力已经将山谷围得是水泄不通,然而却被老者主动打断道:“不用担心那些人,古墓有着好几个入口,现在你什么都不要问,等你见到了人王大羿,一切就都会明白了。”

于是叶东只能按捺住内心的疑惑,继续跟在老者的身后,越来越靠近山谷,直至老者突然以天纹打开了一扇空间之门道:“古墓四周有封印阵法,只有在这里留下了一个缺口,可以穿越进去。”

老者当先进入,叶东紧随其后,从空间之门中钻出来之后,叶东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里就是古墓了,漆黑无边的世界,伸手都看不见五指,四周阴风呼啸,影影绰绰,似乎有着无数个鬼影,让叶东有种又回到了血界地心的感觉。

这个时候,叶东真忍不住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上当了,好在老者的声音接着响起:“往前走百米,就到了。”

这百米的距离,叶东走的十分小心,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走过的地方,竟然会立刻合拢,回头看去,身后只有漆黑的石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路,似乎这整个古墓像是有生命一样。

不过当他打开阴阳眼就明白了,这其实都是封印和阵法的力量在作怪。

“到了!”

一个豁然开朗的山洞,在正中间处赫然摆放着又一具血红的棺材,竟然跟大圣战九天留下的那具棺材几乎一样,只是体积大了许多,这是正常的棺材。

而最为奇怪的是,棺材的上面竟然缠绕着密密麻麻的八根完全由血之天纹凝聚而成的锁链!

八根锁链排列成了八角形的形状,而锁链的另一头延伸出去,融入在了空气之中。

“这是……”

叶东惊讶的看向了老者,不是说带自己见人王大羿吗?怎么只有一具棺材,而且还被血之天纹缠绕,那人王大羿究竟是死是活?

而老者在这时却是突然对着棺材跪倒在地,脑袋紧紧的贴着地面道:“主人,弓奴已经遵从主人的命令,将您要找的人带来了!”

不等叶东反应过来,老者又转身对着他,依然保持跪着的姿势道:“虽然弓奴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让我找您来,但是请您出手,救救我家主人。”

叶东怔立了好半天后才急忙出手想将老者搀起,但是老者的态度十分坚决,而且修为强大无比,岂是叶东所能撼动的。

无奈之下,叶东只能开口道:“你要我救人王大羿可以,但是在此之前,你是不是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是死是活,我究竟又要如何救他呢?”

“这具棺材之中,就躺着人王大羿,我名弓奴,原本只是一介凡人,机缘巧合之下,被主人所救,从此之后就跟在主人的身边,为主人背弓,所以称为弓奴。”

“大概在一万年前,主人突然将我叫到面前,告诉我说,他因为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不过他却是有一个方法可以帮助他渡过这道难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