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是福是祸/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四位老者之中的一人神态平淡的道:“小友,只要你不想卖,这里无人可逼你。”

言下之意,根本没有将杜千雄放在眼里,不过这也是赌坊中的规矩,作为卖家,自然要保护好自己的买主,不能让他受到任何威胁和骚扰,只是一旦离开赌坊,这个承诺也就失效了。

叶东点点头,示意鉴品师继续。

终于,当最后一丝丹纹都被鉴品师的天纹给解开之后,一团真真切切的五彩云雾从丹药之中飘了出来,而空中的云雾也落了下来,两者融合在一起,就在鉴品师的周围盘旋飞舞,芬芳香气更是浓郁之极,令人闻着就觉得有种飘飘然之感。

丹药也不再是原先的样子,周身都被云雾包裹,竟然让人无法直穿透。

“天啦,这到底是什么丹药?有人知道吗?”

“不管它是什么丹药,就冲着这个香气和云雾,绝对价值连城,这小子的运气真的太过逆天了。”

虽然目前还无法知道这具体是何种丹药,但是已经可以肯定,丹药的价值绝对不菲。

鉴品师带着点不舍,将这颗丹药交到了叶东的手中,毕竟叶东才是真正的主人。

而叶东捧着丹药,脑中回忆着神秘老者送给自己的那块玉简中的记载,验证着这颗丹药的名字和属性。

围观众人的兴致不解,也在纷纷猜测着丹药的来历,而金钱生已经让人去找赌坊内的炼丹师,由他出面来鉴定这颗丹药。

而刚刚那几个争相出价的老者此刻也再次对着叶东开出了价格:“小兄弟,我出八万块天灵石,卖给我,如何?”

“九万块,我要了,这个价格不低了啊!”

杜千雄微一沉吟后急切的道:“一口价,十万块五品天灵石,老夫要了!”

这个时候,炼丹师已经赶来,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神态间也是充满了渴望,向叶东索要这颗丹药,而叶东并没有拒绝,将丹药递过去的同时缓缓开口道:“我觉得这应该是福祸丹,只不过要想知道其真正的药效,必须要驱散这层云雾。”

炼丹师微微一怔,说实话,能够被金蟾族请来待在赌坊中,说明他的地位也是极高,本来他是没有将叶东看在眼里,让他在意的只是这颗丹药,然而叶东的话却是让他改变了态度,因为显然叶东也是懂丹之人,甚至已经都知道了丹药的名称。

不过他也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接过丹认真的端详了良久之后,才点点头道:“不错,极有可能是福祸丹,你确定现在不卖?”

听到两人的对话,不少人都是稀里糊涂,忍不住叫道:“什么是福祸丹,给我们解释听听啊!”

“就是啊,你们知道,我们都不知道,福祸丹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炼丹师环视了众人一眼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福祸丹是一种无品之丹,最特殊之处就在于它可能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药效,既有可能是一等一的续命灵丹,也有可能是一等一的废丹,要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就必须驱散周身的这圈云雾,总之,概率是一半一半。”

“啊!我想起来了,福祸丹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不识真面目?”人群中有人喊道。

“不错,不识真面目就是别人给福祸丹起的一个特殊的外号。”炼丹师点点头,充满感慨的道:“上次出现福祸丹,还是在五六千年之前,真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幸见到一颗。”

说起福祸丹,别人不知道,但是提起不识真面目,大多数人却都是露出了恍然之色,的确听说过这种极为特殊的丹药,只是究竟是福是祸,必须要拨开外面的那层云雾。

难怪炼丹师刚才要问叶东,是不是现在就卖,现在卖的话,还能值点钱,但是如果等到驱散云雾,万一是祸丹的话,那就不值钱了。

换句话说,现在叶东仍然在赌丹,一丹赌两次,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人群又开始议论了起来,有的人认为叶东应该现在卖掉,毕竟杜千雄都开出了十万块天灵石的天价,无论如何都值了。

有的人却认为叶东不该卖,都已经赌到这一步了,就应该继续赌下去,万一拨开云雾是福丹,那可就不止十万块天灵石了。

“咳!”杜千雄忽然再次开口道:“年轻人,我现在出五万块天灵石,让你赚两万块,如何?”

玉千霜眉头皱起道:“刚才你还出十万块,怎么这么会功夫,不涨反而降了一半?”

杜千雄阴阴一笑道:“你又不是没听见,如果这颗丹真的是福丹的话,十万块都不嫌多,但是毕竟还有一半的概率会是祸丹,所以价格自然也要降一半了,年轻人,这可是最后一个机会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位炼丹师忽然开口道:“小兄弟,我出十万块,向你买下这颗丹。”

炼丹师并非金蟾族的人,而是请来的外人,他这一张口,众人无不震惊,而金钱生几乎立刻开口道:“兄弟,我们金蟾族愿意出十一万快天灵石,将这颗丹药收回!”

人群再次沸腾,炼丹师和金蟾族竟然自己争斗了起来,那就说明这颗丹药十有八九会是福丹,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出到这么高的价格。

杜千雄的脸色极为的难看,可是却也无可奈何。

叶东始终笑眯眯的听着众人的报价,直到这时才开口道:“诸位先别着急,我还是那句话,都到了这种地步,我无论如何都要看看它究竟是福是祸,再说,欧阳少主,慕容少主,还有那几位,我们之间还在赌丹,只有判断出它的真正价值,最后才好算账不是吗?”

欧阳涛和慕容博的脸色其实始终都不好看,心里都已经认定自己是必输无疑了,现在听到叶东如此直接的提出,更是脸色阴沉到了极致,那可是相当数量的一大笔天灵石啊!

忽然,那位小鹰钩鼻杜小安转了转眼珠道:“我们这次赌丹,并没有说要和赌器时一样的规矩,所以我建议,趁着现在这颗丹药的具体价值还不知道的时候,我们最好将赌法重新确认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