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被大族庇护/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酒杯竟然飞到了自己的面前,叶东眉头微微一皱,心中重重一跳,当着这么多年轻俊杰的面,灵歌竟然第一杯酒就敬给了自己,此举看起来是在抬举自己,但是实际上却已经为自己带来了麻烦。

集中到自己身上的那些眼神之中,叶东至少感受到了数十道带有嫉妒和仇恨的意味,同时更有人直截了当的大声开口:“这是谁?有什么资格能和我们坐在一起,而且灵歌姑娘还主动敬酒?”

“你连他都不知道?今天他在咱们火霄城内可是出了大名了,在金蟾族的赌坊之中,赌到了一颗福丹,一颗圣丹!”

“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声音毫无顾忌的传入叶东的耳中,让他心中冷冷一笑,站起身来,伸手接过面前的酒杯,笑着道:“承蒙灵歌姑娘如此看得起在下,那我就先干为敬,多谢!”

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叶东不动声色的将酒杯又凌空送了回去。

接下来,灵歌也放过了叶东,转而向着所有人举杯敬酒,片刻之后,原先有点紧张的气氛也终于缓和了下来。

“灵歌姑娘,能不能将你的面纱摘下,让我们一睹芳颜啊!”

有人大胆的向灵歌提出要求,而其他人听到则是默不做声,因为这也是他们心中的想法,谁都想见到传说中第一美女的真实相貌。

灵歌莞尔一笑道:“不是灵歌故作神秘,只是曾经立下誓言,能够见到灵歌容颜的人,就必须要娶灵歌为妻,否则灵歌只有一死明志,诸位是否愿意娶灵歌为妻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灵歌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着叶东瞟了过去。

叶东心中又是一阵乱跳,心想难道灵歌知道自己曾看见过她的真实相貌?不过就算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娶她为妻的!

叶东不愿意,愿意的人却是大有人在,四周的彩舟之上立刻传出了无数个声音。

“愿意,灵歌,嫁给我吧!”

“嫁给我吧,灵歌,如果能娶你为妻,夫复何求啊!”

面对这些近乎于狂热的人,灵歌笑着道:“承蒙诸位如此厚爱,可惜灵歌只有一人,无法同时嫁给诸位,所以只能作罢。”

轻描淡写之间,灵歌就将这一话题带过,再次转移了话题:“灵歌常年居于月中天内,不知外界事情,所以今天邀请诸位来此,也想听诸位说说外界的情况,打发一下寂寞。”

叶东心中暗道,这个灵歌,真是深不可测,看起来只是为了听听一些事情,打发时间,但是实际上只要她开口,绝对能够探听到很多无人知晓的秘闻,绝对比岳不空的消息来源还要多的多。

不过叶东也很想知道最近火霄天内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急忙竖起耳朵倾听。

对于这个要求,自然无人能够拒绝,于是大多数人都开始卖力的开始讲述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奇闻异事。

“古墓,据说已经可以肯定是人王大羿之墓,而且各大势力之中都有家主级,宗主级人物正亲自赶到火霄城来,准备联手再闯古墓。”

“西域佛土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不再封闭,一反常态的派出了高手来到火霄城,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所为何事。”

“还有啊,前段时间从北域逃走的几名妖族也有了消息,他们听说正在朝着火霄城而来,只是沿途之上,竟然主动攻击各大帝族和天帝宫的人,其中尤其以一只红色的大狼最为彪悍,已经杀伤了三十四人了。”

这个消息,让叶东立刻不淡定了!

终于有了红狼的消息!

至于他们攻击帝族,攻击天帝宫的原因,别人不清楚,自己可是心如明镜,那是为了给自己出气!

想来红狼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在火霄天内闹出的事情,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做,一来是给自己出气,二来也是要帮自己分担一些注意力。

不止叶东,在场众人对于这个话题也是充满了兴趣,包括灵歌也是如此,立刻对着金蟾族的少主金钱生发出了提问:“金少主,能否告知这几名妖族究竟是何来历,为何你们要对他们穷追不舍呢?”

如果换成别人问这个问题,金钱生绝对理都不理,但是既然是灵歌问出来的,他自然也不好不答,微微一笑道:“这几名妖族的来历其实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只不过他们刚到火霄天竟然就击杀了八名接引天妖,而且正如刚才那位兄弟所说,他们性格彪悍,实力又高,放任自流的话,恐将引发更大的惨剧,所以我们几族必须要将他们抓住。”

这番话说的是正义凛然,冠冕堂皇,然而叶东心中却是冷笑不已,如果不是因为红狼身为魔兽,蛟鳄身为唯一可以进化成龙的异兽,相信金蟾族不可能会有如此好心!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幽幽响起:“你这个消息已经晚了,我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那几只妖族,似乎已经被一个强大的妖族所庇护,如今想要对付他们,恐怕不是容易的事了。”

听到这个声音,叶东立刻知道了声音的主人,正是圣手岳不空!

自然也有其他人听出了岳不空的声音,对他他来到这里并不稀奇,不过他所说的话,却是再次引起了众人的兴趣,尤其是金钱生,微微一笑道:“岳兄,既然都说了,何不将话说的明白点?究竟是哪个强大的妖族敢庇护他们?”

岳不空独坐一方彩舟之中,自己倒了杯酒,慢悠悠的道:“金少主,不是我不说,而是真不敢说,不过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能够猜的出来,放眼整个火霄天,能够让你们北域几大妖族都不好对付的妖族,并不多。”

金钱生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因为太过激动,他所乘坐的彩舟都是一阵剧烈的晃动,眉心之中那个金钱纹路亮起一团金光:“难道是那一族?”

岳不空嘿嘿一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金钱生对着灵歌拱了拱手道:“灵歌姑娘,我今天有点事,先告2B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