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一页纸/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般若!

叶东瞬间石化,宛如变成了石头人一般,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惊喜交加。

看着叶东的反应,灵歌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而叶东也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追问道:“灵歌姑娘,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听来的?确定吗?”

灵歌点了点头道:“虽然说西域佛土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但是其实不然,他们也需要一些必需品,因而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消息流露出来,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具体我从哪听来的,不能告诉你。”

以灵歌的聪明,自然能够猜出来眼前叶东和那位从凡人界来到火霄天的佛修者肯定有着某种关系,不过她知道自己也不可能问出来个结果,所以故意不问。

叶东和般若之间的关系,简直就亲如兄弟,当他听说般若竟然也已经来到了火霄天,心中的激动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激动过后,他也冷静了下来,看着灵歌,沉吟半晌后道:“灵歌姑娘,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从凡人界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们之前都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而且我和这位般若是好友,只不过我比他早到火霄天几年时间,没想到今天从你的口中听到了他的消息,心中太过激动,有点失态了。”

经叶东这么一说,灵歌心中的疑虑自然也随之打消,而这也是叶东聪明的地方,与其让对方心中存疑,倒不如大方坦白,这样反而能为自己减少点麻烦。

“灵歌姑娘,刚才你说,这些西域佛修者来拍卖会,为了得到福丹救治般若,那你是否知道,般若究竟怎么了?”

如果真的是般若有难,别说福丹了,甚至叶东都愿意将圣丹交给佛修者,只要能救活般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想来恐怕是在遭受天劫洗礼之时受了什么伤吧。”

叶东沉吟了片刻后道:“灵歌姑娘,我先离开一下,去找下羽少主。”

“公子,你该不会是想取消福丹的拍卖,然后将福丹直接送于佛修者吧?”

“是!”

被灵歌猜出,叶东也不隐瞒,点头承认。

“公子,灵歌斗胆劝你一句,大可不必!”

“为什么?”

“西域佛土的实力和财力之强,都绝对远超你的想象,他们肯定不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福丹之上,而且,如果真的只有福丹才能救那位般若,那么这些佛修者必然会全力竞拍,火霄天内,要比财力的话,哪怕天帝宫也比不过佛土。”

说到这里,灵歌嫣然一笑道:“而且,公子你也可以趁机看看,你的那位朋友在西域佛土之中的地位究竟如何!”

灵歌的话让叶东一愣,旋即反应了过来,心中暗叹这个女子的心机真的是高人一筹,自己就没有想到这点。

如果佛土真的在乎般若的话,必定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反之,就说明般若虽然受到佛土重视,但是地位也就一般。

犹豫了片刻后,叶东决定听从灵歌的建议,即便福丹真的被人买走,自己还有圣丹,总之肯定能够救般若。

这个时候,一道洪亮的钟声响起,这就代表着拍卖会要正式开始,原本窃窃私语的人群也都立时安静了下来。

房间最前面的高台之上,一位老者迈步走了上来,神色淡然,开始主持拍卖会。

但凡参加过拍卖的人都知道,越是珍贵的东西都越是晚出场,所以开始出现的都是些小玩意,虽然也算稀罕,但是根本入不了在座这么多大人物的眼。

随着七样小东西卖出去之后,一位妙龄少女手托一方银盘走上了高台,而银盘之中摆放着一张泛黄的纸。

老者开口介绍道:“这是某本古老医书的残篇,因为只有这一页纸,所以不知道是何人所创,也不知道前后的内容,底价五千块五品天灵石!”

古老的东西都是极为珍贵和稀缺的,不管是功法,还是医书,任意一种都是价值连城,不过只有一页,既没有前文,也没有后篇,说句实在话,真的没什么用,哪怕再神通广大的人,也不可能通过这一页纸上所记载的东西,就能推断出前后的内容。

不过正因为它的古老,所以价值也是不菲。

果然,在场诸多大人物对于它的兴趣都不大,根本没有人叫价,然而叶东在看到这一页纸的时候,却是心头剧跳,因为他对于这页纸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甚至他可以肯定自己见过这页纸其他的部分!

当初在凡人界的时候,般若曾经从他的寺庙之中偷出来一本古老的残书,那实际上是《异道经》的残篇!

般若还说过,那本残书剩下的部分在一处名为方外界的世界当中,叶东一直记在心中,只可惜始终没有机会前往。

然而今天,在这里见到的这一页纸,和那本残书上的纸张一模一样。

当然凭借纸张来判断太过草率,虽然纸上被天地门的人以特殊的方法加了封印,不让人窥探到纸上的内容,但是叶东联想到老者所说的,这是某种医书的残篇,心中就几乎可以断定了。

这一页纸上记载的很可能是有关穴位的东西。

穴位之说,基本上都是被用在医术上的,而普天之下,不管是九霄诸天还是凡人界,似乎只有《异道经》中将其列入了修行的范畴。

总之,叶东已经决定了,自己一定要得到这一页纸。

“五千块天灵石!”叶东神情平静的第一个开口。

灵歌有点惊讶的看着他,叶东则是淡定的笑了笑道:“我对医术有点兴趣,为了鉴定丹药的品阶。”

这句话没有破绽,经过福丹和圣丹一事之后,谁都知道他既精通鉴品术,也懂丹药之道,而丹药之道其实就属于医术。

原本叶东认为,肯定没有人会和自己抢,毕竟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页纸的宝贵,然而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从人群中传来:“六千块。”

欧阳涛!

欧阳涛转过头来,充满挑衅的看了一眼贵宾室的方向,显然,他知道里面坐着的是叶东,是故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