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凡人界的情况/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冷无涯这句话一说出来,哪怕方家老祖等顶尖高手也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冷无涯的态度十分明显,摆明了要护叶东啊!

有这位几乎各大势力都能随意借势的药仙庇护,日后谁还敢动叶东?甚至就连一些刚才已经在心中暗自准备等到叶东离开赌坊之后伺机下手夺走他身上好东西的人们,在这一刻也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没有这么做!

接下来蒋武雄等人再没有半点怨言,甚至连眼神中都不敢再露出丝毫不敬之意,不但将二百万块天灵石乖乖奉上,而且连同那颗满天星也是递到了叶东的手中,最后又走到冷无涯的面前,将两枚家主令原样奉还,他们可没有胆子带走。

这场赌局终于宣告落幕,叶东以两场全胜的战绩,无可争议的击败了四大鉴品世家的联手,名利双收,大获全胜。

“恭喜叶公子胜了赌局,灵歌会在月中天设下酒席,为公子庆贺。”

“兄弟,今晚去天地门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一桌酒宴。”

“叶哥哥,我们家的太上长老让我请你去我们夏家做客。”

“兄弟,我们天帝宫对你很欣赏,有机会的话,来天帝宫坐坐,定当盛情款待。”

与此同时,叶东的脑海之中已经传来了在场年轻一代强者们的神识传音,显然,他以强大的鉴品术,再加上仙药,以及药仙冷无涯的庇护,已经让他成为了所有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老家伙们不好出面,便让各自的后人来主动邀请。

不过现在叶东哪有心情去和他们周旋,一一婉拒了所有的邀请,并且将冷无涯推出来当作自己的挡箭牌。

自然,没有人敢用强,只能纷纷约定改日有时间一定要赏脸。

叶东等人终于离开了赌坊,而因为有潘朝阳在,所以冷无涯也真的和他一起,并肩而出。

一路之上,叶东始终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他有着太多的事情想要向潘朝阳询问了,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屋里也终于只剩下他们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之后,叶东终于憋不住了。

叶东首先恢复了自己的真实相貌,然后一把就和潘朝阳抱到了一起,两个在凡人界就开始生死患难的好友,如今终于在火霄天再次见面。

燕南归,魔魁和冷无涯都站在一旁,其实燕南归当初在兽妖界也见到过潘朝阳,只不过没有什么交情,而冷无涯则始终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有魔魁不停的搓着双手,也跟着激动。

“朝阳,快说说你的经历,还有,我家人,玲珑他们怎么样?天人有没有再前往凡人界?对了,我听说你和般若是一起来到火霄天的,般若怎么受伤了,佛土的人为什么又要将你们软禁起来?还有,你去了并蒂峰,我也去了,可惜没找到你,你和冷前辈又是?”

叶东心中实在是有着太多的问题了,如今一口气全都问了出来,而潘朝阳自然能够理解叶东现在的心情,任由他问完之后,才点点头道:“少主,别着急,我会都告诉你的。”

自从叶东被几名天妖强行送往火霄天之后,身在凡人界的潘朝阳和红狼等人都开始拼命修炼,都想着能够早一天到达火霄天和叶东会和。

红狼他们可以依靠直接吞食天妖的尸体和妖丹来快速的提升修为,而潘朝阳也有自己的际遇,那就是他被众生大师看中了!

连枫叶先生都说潘朝阳是将星,自然众生大师更能看出他的不凡,知道他非常适合接受自己的衣钵,因此哪怕明知潘朝阳实际上可以算是药仙柳翩鸿的弟子,也甘愿他不拜师,而是将自己一身的神算之术倾囊相授。

神算之术,可并不简单的只是卜卦,医卜星象,奇门遁甲,无所不包,而潘朝阳也是天性聪颖,短短三年的时间,不但将所有东西全都学会,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己开创出几个阵法,加大天地灵气的凝聚,同时再配合他自身的炼丹术,竟然一步登天,实力有了惊人的提高,以至于和般若同时突破,共渡天劫。

至于这三年的时间里,并没有天人前往凡人界,其中的原因,叶东最清楚,因为天人好不容易打通的通道,被他给摧毁了,如果想要再开辟出一个通道,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样,也就为凡人界带来了安宁。

在潘朝阳临离开凡人界之前,特意也走访了血界,五行界等地方,就是因为这些世界都和叶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里面有叶东的亲人和朋友,能够帮忙的他也都尽量相助。

血族虽然没有了族长,但是因为经历过一次危机,再加上十二罡中的东方亥等人签订了血契,所以相安无事,和睦共处,齐心协力,目前已经再次成为血界第一大族,力压其他各族。

至于暗夜族,因为有妖帝影藏的亲自坐镇,又有先天太虚之体的夜辰寒的存在,和血族的关系同样极为融洽,并且不和血族争锋。

在潘朝阳离开血界的时候,夜辰寒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出尘境,修炼速度之快,真的让人咂舌。

虽然潘朝阳很想回趟故乡四象界,但是因为叶东以血之天纹再结合他自身领悟的道纹布下的封印实在太过强大,哪怕他精通神算之术也无法突破,只能遗憾离开,不过既然四象界只许出不许进,自然也不用担心叶家的安危,根本不可能有人敢动叶家的。

潘朝阳一口气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而叶东却是注意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直到现在,潘朝阳始终都没有提到过莫玲珑。

莫玲珑当初是跟着叶东一起离开四象界的,并且被叶东留在了神木界,由虫族圣使宫紫洛保护,按理说,潘朝阳肯定要去看看她的,难道说竟然没去?

“玲珑呢?”

潘朝阳深深的看了一眼叶东后才接着道:“少主,你听说般若和我共渡天劫的时候受了重伤的事,你是不是以为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的伤?”

叶东一怔道:“难道不是?”

“不!”潘朝阳摇了摇头道:“般若是为了保护一幅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