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世态炎凉/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帝宫选择在这种时候放出这样的一个消息,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要针对血狱,让所有人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人王肯定是要离开的,而没有了人王坐阵的血狱,再加上实力到此为止的叶东,这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门派,势必会如同流星一样,虽然现在光辉灿烂,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销声匿迹。

自然,这个消息再一次的引发了轩然大波,而叶东他们却是丝毫不受影响。

“朝阳,我准备明天动身前往西域佛土了,这里还得辛苦你了。”

“少主,不是我小瞧你,西域佛土就像是一座庞然大物,凭借你一个人的实力,远远无法撼动。”

当初潘朝阳是建议叶东请求人王陪同他去趟西域佛土,不过既然人王已经离开,他却不愿意叶东再去涉险。

“我知道,我并不是想要去撼动他,我只是想将般若带出来。”

叶东的朋友算起来很多,但是真正算得上生死之交的,也就般若,潘朝阳和红狼他们几人,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般若救出佛土。

“少主,般若在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他们认为般若是某位大师的灵魂转世,顶多就是为他洗脑,而以般若的定力,相信应该不会受他们的蛊惑,所以我觉得不如先去找红狼吧,红狼的背后不是还有个神秘的妖族吗?如果能够想办法将那个妖族也拉进来,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集结人马,前往西域。”

潘朝阳的最后一句话让叶东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攻打西域佛土?”

西域佛土完全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各大势力对其都是礼敬有加,哪怕是历任天帝也不敢打佛土的念头,如果让其他人知道血狱竟然敢去攻打佛土,绝对会笑话他们不自量力。

“我没有说要攻打,只不过,如果他们死活不肯放出般若,那我们只能付诸于武力了。”潘朝阳的眼中光芒闪烁道:“其实,佛土并非真的是完全封闭,尤其是佛土之中,也并不是上下一心,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各种条件。”

潘朝阳曾经在佛土待过一段时间,凭借他的脑袋,自然知晓了不少外人不知的情况,甚至叶东现在都忍不住怀疑,之所以佛土会不惜派人来捉拿潘朝阳,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了一些佛土的秘密。

不过,叶东倒是听从了潘朝阳的建议,将西域之行延后,现在先去寻找红狼,正好龙泪缪也始终牵挂着龙渊的情况,自己也曾经答应过他,要带他回趟龙渊。

想到龙泪缪,叶东自然也想起了他的大道之伤,为此特意询问过了冷无涯和人王,得知大道之伤可以治,不过外力无法做到,只能依靠他自己不断修炼,提升修为,从而逐渐愈合这道伤痕。

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要等到叶东能够完全掌控第十狱之后,龙泪缪他们才能自由修炼,才有可能治愈大道之伤。

自从迈入天人境之后,叶东虽然又打通了三个致命穴,流出三丝穴气,不过却并没有释放出血狱中的任何人,想来应该条件还是不够成熟。

自然,这些事情都是急不来的,需要一步步的去做。

在前往龙渊之前,叶东独自一人再次去了趟火霄城,一来是为了再去各大赌坊碰碰运气,为了迈入天人境,他已经消耗了一千三百万块的天灵石,而如果他还想提升实力,必然需要更多的天灵石,所以他还得继续寻觅。

二来,叶东也想去看看一些故人,像玉千霜,灵歌,羽白衣等人,毕竟他们都是他的朋友。

三来,叶东也想知道,当得知自己实力大跌,甚至今生都无望继续提升修为的消息之后,大家对待自己的态度。

再次出现在火霄城内,叶东再一次的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叫世态炎凉!

每次他来火霄城,不管认不认识的人,只要见到他,都会笑容满面的带着恭敬,带着谦卑来和他打招呼,然而现在,众人再见到他,非但没有人再过来,而且还在他的身后对其指指点点,冷言冷语。

好在叶东早已见惯了这些,根本不以为意,神态平静的行走在大街之上,片刻间来到了天帝宫开设的赌坊,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天帝宫不但在人王复活的当天请来紫霄天的三名老者,而且在叶东渡劫的那天也是以秘术招来了魔帝轩辕天骄的神识,意图扼杀叶东,甚至于不久前还发布人王即将离开的消息,总之,处处找机会打压叶东和血狱,也是唯一一家撕破了脸,和叶东等人公开对峙的大势力。

虽然当初人王饶过天帝宫等人,但是他们之间的仇恨由来已久,根本已经无法化解,自然,他们也不会对人王感恩戴德,既然如此,叶东又何必和他们客气,下定决心在离开之前,狠狠的将天帝宫的赌坊扫荡一番。

而且因为没有人知道人王离开的消息,所以天帝宫就算气急败坏,也绝对不敢动自己。

的确,当天帝宫的人看到叶东竟然出现在了自家赌坊中时,一个个脸上的表情精彩到了极致。

叶东就是神秘人的事情,也早就已经公开了,在他的身上,甚至隐约已经有了鉴品天师的一丝风采,他到哪个赌坊赌器赌丹,哪个赌坊绝对会大亏一场。

说实话,如果天帝宫的人能早一步知道叶东会来的话,他们哪怕拼着被众人耻笑,也会要么关门歇业,要么就将赌坊中价值不菲的那些奇丹异器全都收起来。

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叶东不但进来了,而且毫不犹豫的直奔第九个房间而去,根本不理睬任何人,摆明了是铁了心要大赌一场,除非天帝宫的人现在强行以武力将其拦住,可是谁也没有这个胆子。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冷笑声却是在一旁响起:“哟,这不是血狱狱主叶东叶狱主吗?啧啧,创道之人啊,真是了不得,不过听说大道好像还在追杀你啊,你不在家里躲着,竟然还有心情来赌坊,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