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有恃无恐/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夏明艳在那里颠倒黑白的恶人先告状,叶东也不加阻拦,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听着,直到他说完之后,潘朝阳忽然迈步向前走去。

身在十多名夏家高手的包围之下,潘朝阳竟然还这样旁若无人的向前走去,如此情形,让一干夏家人,哪怕是连夏明玉都有点怔然,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潘朝阳究竟要干什么,就这么齐刷刷的看着他。

只有叶东的嘴角噙起了一丝笑意,似乎丝毫不担心潘朝阳会有什么危险,同样的袖手旁观。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潘朝阳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夏明艳的面前,微微侧着脑袋对着她上下一阵打量之后,摇了摇头道:“说实话,我是真不愿动手打女人,不过,没办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唉!”

“啪!”

话音落下,潘朝阳竟然抡圆了巴掌,继叶东之后,当着夏明艳这么多亲人的面,再次狠狠的给了夏明艳一个耳光。

不同的是,潘朝阳打的是夏明艳的半边还算完好的脸,当然,这一耳光下去,夏明艳的两边脸颊倒是保持着相同的高度了。

响亮的巴掌声,就像是打雷一样,将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找死!”

夏明玉总算是回过神来,一声厉喝之后,猛然拔腿冲向了潘朝阳,自己的亲妹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被人又打了一个耳光,这让他除了愤怒之外,脸上都有点发烫。

就看到夏明玉如同闪电一般,冲到了潘朝阳的面前,然而身形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不但不再前进,反而向后迈出了一步,脸上的表情,既有愤怒,也有震惊,五味杂陈,精彩到了极致。

因为,此刻潘朝阳的手中竟然握着一块碧绿色的玉牌,对准了夏明玉。

身为夏家人,自然都认识,这块玉牌是夏家的家主令,持此令在手,就相当于家主亲至,哪怕让你死,你也得乖乖自杀。

所以,尽管夏明玉都恨不得将潘朝阳给碎尸万段,但是打死他也不会想到,潘朝阳竟然会持有家主令,这下就算再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潘朝阳一下了。

潘朝阳举着夏家的家主令,直直的对着夏明玉道:“不错,总算还认识这块令牌,告诉你们,给我令牌的人说了,日后如果见到夏家有人敢目无尊长,以下犯上,为非作歹的,我都可以持此令教训。”

“你这妹子,不但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而且还口出诳语,颠倒是非,我只能替这块令牌原先的主人教训教训她了。”

现在,夏家人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潘朝阳会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了。

这块夏家的家主令,自然是来自于药仙冷无涯。

很巧,当年夏家上任家主曾经欠下冷无涯的师父一个天大的恩情,所以将家主令赠送,冷无涯根本没有用上的机会,正好这次叶东要来夏家,所以潘朝阳就找到冷无涯,将这块令牌要了过来。

事先潘朝阳就已经通过卜卦之术,知道这次夏家之行不会顺利,所以自然也要做点准备工作。

甚至就连叶东也是刚刚知道的,不过他也不打算要回去,就放在潘朝阳的身上给他防身,因为夏家不一定敢对自己动手,那么就很有可能将怒气撒在潘朝阳的身上,有这块令牌,足以保潘朝阳无恙。

潘朝阳说完这番话之后,突然转过身去,又给了夏明艳一巴掌道:“夏明艳,我家少主的虚空浮屠,你占用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归还了。”

夏明艳现在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她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有本族长辈保护,然而没想到,潘朝阳竟然有家主令在手,长辈就算再宠她,也不敢违抗家主令,他们如果对潘朝阳动手的话,就等同于攻击家主,这罪名可就大了,谁来也保不住了。

其实,虚空浮屠虽然品阶不低,但是对于帝族夏家,尤其是像夏明艳这样的人来说,也并非是什么稀罕的器,只不过夏明艳因为嫉恨夏明珠,两人都是夏家年轻一代中最具潜质的女子,然而夏明珠的地位却比她要高,这让她无法忍受,处处找机会欺负打压夏明珠,甚至都默许自己的侍女杀死夏明珠。

在得知了夏明珠和叶东的关系,又知道了虚空浮屠是叶东的东西之后,夏明艳就将虚空浮屠抢了过来,只是为了出一口气而已。

只不过,她不知道她的这种举动,却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我可是拿着夏家的家主令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潘朝阳举起令牌,作势又要打下去,然而这时却有一个更加暴怒的声音传来:“姓叶的,你纵容手下行凶,难道是存心要和我夏家为敌吗?”

说话之人似乎距离这里并不近,但是当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他却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一名青衣老者,头发花白,身形高大,站在那里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在老者出现的刹那,他已经一伸手将夏明艳给带到了自己的身后,从而躲开了潘朝阳的威胁。

“爹!杀了他,杀了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

夏明艳躲在老者的背后,顿时找到了靠山,愤怒的大喊大叫着。

叶东一步踏前,面对老者丝毫不惧,双眼之中的太阳和月亮,缓缓开始转动,冷冷的道:“是敌是友,并不在我,而在你夏家一念之间,不过,我们血狱一门敌人本身就已经不少,我也不介意再多上一两个。”

这位老者,也就是夏东昌的眼中已经杀机毕露:“真是狂啊,虽然你来历非凡,是人王前辈的师弟,但是就算人王前辈也没有你这份狂妄,这里是夏家,你在我夏家动手打我女儿,还如此咄咄逼人,难道真的当自己是无敌天下了吗?”

“砰!”

叶东脚下的土地突然裂开,一条绿色的藤蔓破土而出,迅速缠绕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哼!”

叶东身上陡然腾起一股火焰,立时将这条藤蔓烧成了灰烬,目光冷冽的看着夏东昌道:“你身为长者,竟然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我动手,按理说我当立刻还手,但是我要最后问你们一次,你的做法,是否代表着你们夏家,从此之后,将和我叶东为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