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暗杀源头/血狱魔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东恩,叶东当然不会忘记这个名字,自己和夏家结仇的源头,就是他!

只不过人王亲自出面调解的时候,让众人看到了叶东灵魂中所藏的事实真相,而夏不语在当时也就表态,将夏东恩带回夏家受罚,从而也和叶东化敌为友。

如今夏不语竟然主动提起了夏东恩的名字,而且神态间还带着一丝尴尬,这让叶东心中不禁有点奇怪,不过他却是并没有马上追问,而是伸手将潘朝阳从鸿蒙剑塔之中放了出来道:“我要先救我的兄弟。”

夏不语看了眼地上的潘朝阳,立刻道:“叶狱主请放心,我夏家别的不敢说,但是在疗伤方面却还是有点特长,这位兄弟是被我二哥打伤的,我们肯定会将他治好。”

夏家,就是精灵族,这一族拥有着和五行之中木系之力相近的天赋,而木之力最擅长的就是治疗,所以夏不语的话并非夸张。

叶东点点头道:“那等我兄弟醒了之后,我们再谈。”

“好!”

仅仅半个时辰之后,在夏不语亲自出手之下,潘朝阳就已经醒了过来,伤势不算太重,按照夏不语的话说,夏不斩施展的是夏家独有的一种战技,天木神雷术,当时也手下留情,并未全力攻击,所以只要将其体内木之力的闪电化解掉就可以了。

听到潘朝阳亲口说出自己没事了之后,叶东的心才放了下来:“夏家主,夏东恩怎么了?”

“这个!”夏不语的脸上再次出现了尴尬之色,显然有点不方便直说。

还是一旁的夏明珠看不下去了,直截了当的开口道:“叶哥哥,你还记得夏明堂吗?”

叶东想了想道:“记得,当初我第一次去火霄城赌器,他输给了我,然后在城外埋伏想要杀我,最后反而被我给杀了,他好像是夏东恩的孙子吧?”

“是的!”夏明珠点点头道:“夏东恩没有任何亲人了,只有这一个宝贝孙子,所以在夏东恩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背着夏家,去找了灭道!”

“灭道!”

听到这里,叶东终于恍然大悟,难怪灭道这个恐怖的神秘暗杀组织会来一次次的暗杀自己,原来是接受了夏东恩的委托。

这下总算找到原因了,自然,叶东也明白为什么夏家刚才那位没有露面的老祖会对自己如此客气,夏不语又为何会如此吞吞吐吐,甚至夏家为什么会直接表明站在自己这边,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在为夏东恩的所作所为而弥补自己。

只要灭道接受了任务,那么除非目标身死,或者委托人再以更加昂贵的代价取消委托,否则的话,灭道绝对不会放弃任务。

换句话说,只要是上了灭道暗杀名单上的人,那么等于就是在阎王爷那里挂了号,时时刻刻都将生活在灭道的暗杀之下。

可想而知,当夏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真的是有点慌了,毕竟夏东恩是夏家的人,如果叶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整个夏家都有推脱不开的责任。

更何况,叶东就算能暂时不死,但是他的余生也将永远,真的是永远的生活在灭道暗杀的阴影之下。

自然,夏家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来弥补,甚至不惜直接表明态度,站在叶东这边和他共同对抗天帝宫。

夏不语终于开口道:“叶狱主,我们得知这件事后,自然是大为震怒,立刻就去找夏东恩,哪怕我们家族出钱,也必须要让他取消委托,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杀死了负责看守他的弟子,判出了夏家!”

在人王出面化解掉了叶东和夏家的仇怨之后,夏东恩回到夏家就接受面壁思过的惩罚,然而没想到,然而他竟然杀死自己的族人逃走了,可想而知,他对于叶东的恨,已经达到了无可化解的程度。

灭道的规矩很古怪,接受的任务想要取消,只能是委托人亲自去,其他人,哪怕是直系血亲去了都没用,而且,取消委托的代价是发布任务的一倍。

只是,就算能够找到夏东恩,恐怕拿刀逼着他,他也不会去取消委托的。

“叶狱主,这件事绝对是我们夏家不对,所以,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我们只要能做到的,都不会拒绝。”

看着正注视着自己的夏家三人,叶东忽然笑了,摆摆手道:“夏家主不必如此客气,像我这种人,本来就时时刻刻生活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多了个灭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件事虽然错不在我,但也是怪我下手太狠,总之,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也没意义了,我会处理的。”

现在叶东除了这么说之外,真的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夏家已经在弥补,而且非常有诚意,自己总不能再提出一些更过分的要求。

忽然,始终没有说过话的夏明月,走到叶东的面前,对着他道:“如果你要对付灭道,一定要记得通知我!”

看着夏明月那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叶东的心中微微一震,直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被无数人疯传的夏家年轻王者的真正实力,不过,就凭借着此刻夏明月的态度和神情,不难想象,传言应该不虚!

夏明月的真正实力,绝对超过了三重天,甚至可能更高。

叶东重重的点点头道:“好!”

解决了夏家的事情之后,叶东谢绝了夏家的盛情邀请,和潘朝阳动身告辞,现在他必须要赶往天武宫,为慕容帆祝寿去。

离开了夏家之后,叶东看向潘朝阳道:“朝阳,你觉得夏家的态度有几分诚意?”

潘朝阳的伤势虽然已经无碍,但是面色仍然有些苍白,微微一笑道:“他们的诚意多少,取决于我们的实力强弱,不过倒是可以放心,他们就算不帮我们,至少也不会在暗中对付我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那个夏不斩,虽然说是面壁十年,但是有夏东恩的例子在前,不能掉以轻心。”

“那夏明月你怎么看?”

“夏明月,和燕南归是一种人,不过比起燕南归来,夏明月要更加的可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