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下的阳光02/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被切断视迅的刘双将军,越想越觉得这事得跟几位将军知会一声,如果大家都不赞同,那么他只能强制阻止这事情的发生。

五大行政的会议室里,椭形会议桌上,其他四位将军听完刘双将军的话,均陷入深思,陆刚将军也不例外。

“对血刺指挥官陆龙少将的事,在姬鸿博士没有给出最终结果之前,我持中立意见。”刘双望着他们,第一个表明态度。

刘双旁边的李成将军想了许久,看其他几位将军的脸色,迟疑的讲:“我和刘双将军一样。”

“陆龙少将刚立大功,他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事,虽然于世俗理论不合,但是陆朔少校实际是余刚少将的女儿,这也没什么。”陈苍山将军分析的讲:“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她以陆龙少将女儿的身份生活了十一年,世人皆知,突然这么转变,怕引起动荡啊。”

陈苍山的话,让几位将军的目光都投向陆刚将军。这里最有说话资格是陆刚,毕竟他是那对父女的老子,该怎么处置那两个不孝子孙,是他该操心的事。

被四位将军望着,陆刚没有他们想像中的气愤或是为难,语气轻松隐约有股喜悦的讲:“苍山将军你说的太严重了。”

被反驳的陈苍山不急着辩论,等他继续说下去。

“当初我得知陆朔少校是国家兵器时,很激动也很兴奋,但当时情况特殊,我大儿子对余刚少将非常敬重,他所交托的唯一血脉好不容易救活,自然是害怕国家兵器计划会伤害到陆朔少校,所以我才帮了他们一把,弄了个合适的身份。”

“但是陆刚将军,不管最初是因为什么,我们也不再追究其责任,现在大家都知道陆朔少校是陆龙少将的女儿,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陈苍山接道,以客观角度严峻说出他们所担心的事。

“苍山将军,下面正是我要说的。”陆刚不疾不徐的继续讲:“当时我办的手续是以监护人的身份,而不是领养手续。”说到这里陆刚露出个微笑。“当时领养手续太过繁杂,我怕你们会有所察觉,便直接办了最快的监护人手续。”

“所以陆龙少将只是陆朔少校的监护人?”刘双将军错愕。那陆朔少校十一年的爸爸不是白叫了?

其他几位将军也是一怔,完全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没有规定监护人不可以娶被监护的人,可是陆刚将军,这十一年的父女关系根深蒂固,这突然转变,恐怕还是会有许多人无法接受。”李成将军忧虑的讲:“即使我们赞同,陆龙少将与陆朔少校都会生活在流言里。”

另位将军王国忠不在意的讲:“流言对血刺来讲算什么?他们都快于世隔绝了,而且我想能够进血刺,能够担任血刺指挥官的人,是不会畏惧这些的。”

“国忠将军这你就错了,身为血刺指挥官,更应该对外保持良好的自身形像,他一个指挥官在军队树立这种风气,怎么行?”

“我同意苍山将军的话。如果这事发生,以后血刺要如何自处?总不能男女兵混团吧?”李成忽然改变立场。

刘双听到这里,寻问的看向老友,要他做个决定。

陆刚瞧着他们想了许久,缓缓开口。“苍山将军、李成将军,你们恐怕对血刺的内部情况不了解吧?”

两位将军相互看了一眼,点头。“我们确实不太了解。”

心里自然是帮着老友和两个看着长大,如今又锋芒毕露的孩子的刘双将军,立即接道:“那我们今天就去血刺内部瞧瞧,有什么意见我们看了再讨论。”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幕……

军车里,刘双将军身上的视迅“嘀”的一响。

几位多年老伙计正无聊呢,便齐齐望向他。

刘双将军尴尬的笑了笑,便舀出口袋的视迅。这个号码只有家人及几个老伙计知道,所以他可能不会接许多电话,唯独这个手机的不会。

接通视迅,弹出手掌大小的屏幕里,映着小儿子俊秀的面孔,让叱咤风云几十载的刘双放松了表情。不过,这可不是私人空间,还有四个老伙伴在,他得严厉些,同时还要向他们炫炫儿子。

“爸爸。”

“哼,什么事?是不是在血刺呆不下去,想滚回家了?”儿子好像长高了,晒黑了,不过这是他见他军装穿得最有味道的一次。刘双心里那个美啊,眼睛不时看四个伸长脖子望的老伙计。

而这边的刘昴看不到陆刚他们,见着刘双就想控诉血刺的不人道,然后哭一哭再要求回家,这事情基本就成了。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老爸一句话给睹了回来,顿时那些酝酿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才不要被父亲看不起,然后窝囊的滚回去。刘昴顿了顿,闷着脸摇头。“爸,我才没有要回去……”

趴在窗口偷窥的陆朔捂嘴偷乐。小白杨真可爱啊,好歹也哭一哭嘛,在刘双将军一句话下,立马就阵亡了。

“回来吧,你妈挺想你的,天天念叨着你。”刘双宠爱轻叹的语气,就像盼望远游孩子早归的父亲。

坐在他旁边和对面的四位将军,相视一眼淡笑不语的看跟儿子玩攻心术的刘双。

而刘昴正应了那句古话,知子莫若父。

刘双越想他回家,刘昴就越不回去,并且还让他下定决心,再三保证,让他以后相反悔自己都没脸说。

“爸,你跟妈说我放假就回去。爸,我不会给你丢人的,你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刮目相看!”

陆朔:小白杨,我发现你比我笨!

刘双听到他的话很高兴,但脸上还是浅浅的慈父笑容。“嗯,什么时候撑不下去了就给我打电话,爸爸还是有办法让陆龙少将放人的。”“陆龙少将是个能人,年纪青青就做到将军了,小昴,你如果留在那里就多跟他学学。”

他说到陆龙少将时眼里闪着称赞的光芒,这是刘昴从来没有见过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干涩的点头。“爸,我会的。下午还有训练,我不跟你多聊了,爸再见。”想到三十岁就是少将的陆龙,刘昴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渣,而自己刚才通话的人,他肩上的军衔章闪得他眼疼,让他无地自容。

握住手机,刘昴靠着墙滑了下去,把头埋进手臂一抽一抽的哭起。

自己的父亲是将军,长官的父亲也是将军,而自己不仅是长官的兵,还是最挫的一个,他给父亲丢尽脸了!

小白杨真哭了,陆朔咂巴下嘴,默默的离开了。

垂头走到操场中的陆朔,抬头看那飘扬的国旗与血刺旗帜。她到现在还记得秦朗加入血刺时的情景,那时在训练基地里,他也是像自己这么望着那几面旗帜,也许心情和自己此时一样。有敬畏,有怀疑,但更多是沉重。

她记得秦朗的加入让她第一次看到了爸爸的笑容,她同样记得看着战友身涉险境的全息影像,爸爸担心紧张的模样,虽然这些他从来不在他们面前表露。而毁灭行动最后一次……则让她体会到什么是战争,什么是毁灭。

想起自己和袁帅、梁柯、魏勇四人在这旗帜下宣誓的激情奋昴致辞,是否与周佳佳他们一样?一定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有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信念。

吐了口气,陆朔走向忙碌的战友。

刘昴,不是我们对你严厉,是因为我们喜欢欺负你,所以更想能长久的欺负到你。

另边车上的刘双听了儿子一番话,自豪得瑟的合不拢嘴,瞧着手机上小黄毛的照片跟老伙伴们详装训斥的讲:“现在的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呵呵,老哥哥,这是福啊,小昴能有这番志气,将来一定了不得,了不得。”其他几位将军恭维话没少说,而且说得顺遛,把刘双将军给说得飘飘然。

就在他们把刘昴一通夸时,陆刚将军的私人手机也响了。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投到陆刚身上。

陆刚做了个和刚才刘双将军一样的表情。

电话是三儿子陆飞打来的,那孩子漂洋于大海,时常几个月半年不联系都是常有的事,所以陆刚看到他的电话二话不说就接了起来。

“爸,您今天在家吗?”有点儿纨绔的声音,就像那大海的浪花,随性不羁。

这让刚才见过刘双乖巧儿子的陆刚有点不爽,毕竟他们都听着呢。“有什么事吗?”儿子最大,让他们去听!

“刚演习结束,有五天的假。”

陆刚沉思了片刻,看刘双。“欢迎会是几点?”

刘双转而问前面开车的副手。

听到司机的话,陆刚命令的讲:“回来吧,来血刺基地。”

“爸,我、我去血刺做什么?”陆飞哆嗦了下。那是大哥的地盘,他才不想去被他冻成二级残废。

“废什么话,来就是。”陆刚看时间说完又加了句。“两点前必须出现我眼前。”

“是!将军!”

陆刚挂了电话照样迎来一大堆恭维话,而那边苦逼的陆飞同志看着手机发呆。

去大哥的基地啊?不行,他一个人去肯定不行,得多拉一些垫背的?!

于是,血刺基地迎来有史以来人数最多、军衔高得吓人的一次盛大聚首,没有一个大兵,结合海、陆、空、五大行政共同参与的欢迎会,空前绝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