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把心脏献给祖国/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一章 把心脏献给祖国

单调到无趣的休息室,一位身着特殊军团独特黑色军装的女孩,修长双腿搭在银白色桌面,纤细矫健腰身,“血刺陆军特种兵”胸章和扣到最上一颗的风纪扣,还有三级士官的肩章。

其上,面若桃花容颜与高抬的下颌,即使她现双目紧闭,都能看出此人身上的随性不羁,可在这严肃的军装下,又觉非常禁欲,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但让人不敢冒犯的女孩,正在冒犯别人。

长期训练却好到人神共愤的如玉手指,袭上同样军装着身的中校,像抚摸艺术品般解开他的衣扣,红润如蔷薇色唇吻上他紧抿的薄唇。

男人不动于衷,其实从他呈平行的唇线就知他不常笑,是个十分严肃冷漠之人。可女孩一点不介意,反而越来越热情搂住他脖子,小心翼翼像挖掘秘密似的舔舐他唇,粉嫩小舌试探的妄想钻进他紧守的领域。想当然,她没有成功。

微微有些生气的女孩,使性子咬了他下,正要放弃时始料未及的被他钳住下巴,深深被他攻城掠地。

女孩惊喜,即使是他这称之为粗鲁的吻,都幸福的快要飞起来,踮起脚尖仰长脖子,如同接受神的洗礼。

纠缠的舌与紧贴的四瓣柔软唇角,因战事激烈而滑下晶莹剔透的水泽。

亲吻一阵的男人,顺着遗流下的湿润亲吻,有力铁臂锢着女孩不堪一握的腰,在她雪白颈上种下一颗颗草莓,大掌熟练解开她腰带……

“陆朔。”

正当陆朔很si情要扒光男人衣服时,被叫声打忧,不满的皱眉当没听见。

“陆朔!”

“到!”被吼声吓醒的陆朔唰一下跳起来,秒速站好的军姿不难猜出她常这么做。

与梦中重叠的冷冽脸庞赫然出现眼前,陆朔精神倍儿好。“爸爸,我正在的睡觉。”

陆龙冷峻望着她,紧崩的脸与幽深税利黑眸,似她是自己敌人而非女儿。

陆朔被他看习惯了,腰杆挺得跟小白扬似的,一点不心虚。

“把口水擦干,马上集合。”陆龙冷漠说完走了出去。

看着父亲伟岸的背影,陆朔顿时肩膀一萎,惋惜垂头丧气的跟上。差一点就可以剥光爸爸的衣服了,就差一点!

“任务代号,毁灭33。”操场上等人都到齐的陆龙,告诉他们此行的目的。“明天是总统阁下与第一夫人的结婚纪念日,我们现在马上赶去布署,保障明天的安全。”

“爸爸,不是追击毒鸩的代号才叫毁灭?”陆朔皱眉,疑惑的问陆龙。

陆龙看向紧盯自己不转眼的陆朔,严厉讲:“在部队要叫长官。”

“哦……”

“回答!”

陆朔俏臀一提,腰杆一挺,大声嘶吼:“是!长官!”

逼她喊完才满意的陆龙继续讲。“据消息显示,毒鸩最近会在帝都一带出没,但保护总统阁下与第一夫人,是我们的第一任务。”“你们还有问题吗。”

“报告!没有。”五人齐声应道。

陆龙抬手看表。“十分钟后出发,解散!”

七分钟后,年仅十五岁的陆朔最先冲出来,背着比自己大一倍的背囊气喘吁吁站定陆龙面前,光华夺目似琉璃般的双瞳期待望着陆龙,想得到他的夸赞。

不过很可惜,陆龙仅看了她一眼,就望向了休息大楼。

陆朔失望的垂头,连挂在脖子上的枪都懒得去拿它。

没一会儿,其他四位准时到达,个个装备精良,一瞧就是要去出任务的主,可唯独陆龙,他们的总教官及指挥官,全身上下能看到的武器就只有手里那把军刺。

就是这把漆黑发亮的军刺,让陆朔流了一长江的口水,做梦都想摸一下。

精锐扫了他们眼,陆龙一声令下,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迅速冲上武直。

时间:2033年5月31号中午11点30分

地点:总统府

天公作美,总统阁下与第一夫人的宴会当天,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大地,升腾的光辉显示出一片祥和安宁之气。

陆朔趴在总统府对面大楼,顶着灼灼烈日目不转睛盯着瞄准器,看下面繁华宾客络绎不绝进出总统府,个个西装革履、华贵礼服,美丽的山茶花铺在红地毯两旁,红酒、香槟、宝马,一场顶级盛宴在这个露天花园举行。

透过十字看总统四周,陆朔目睹繁华,一上午不曾移动半分,扣得严实的制服让她额头渗出细密汗珠。

在她的对面,也就是总统府天台,也这么趴着两个人,他们是这个小组的狙击手与第二狙击手,而陆朔是机械师。血刺军团的兵都是全能型,由机械师担任狙手一点不过。

本来陆朔也不想在这里晒,但除了远程狙击便是贴身保护。近身保护自然是更危险的,指挥官不知是不信任她技术,还是怕她出意外,命令她趴这里。

太阳缓慢移至正中,穿着纯手工制西服的总统与美丽的第一夫人,上台不知说了什么,下面宾客暴发出热烈掌声。

这掌声太大,陆朔隐约能听到陆龙那边传来的喧嚣,再加上深居大楼里政治人物们煽动的白皙双手,得她耳鸣目炫。可即使如此,她还是纹丝不动执守岗位,在看到陆龙出现视线时,更是精神一振。

陆龙穿着黑色常服军装,以持有特殊证件为通行证,带着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军刺站在总统一米远。

被人盯着,身经百战的陆龙中校不用抬头就知是谁。“陆朔,看你该看的地方。”

“在注意呢,一切安……”陆朔说到一半,看到十字里的情况脸色剧变。

“发生了什么事。”她声音嘎然而止,陆龙沉声问。

被瞄准器里画面吓到的陆朔,红唇轻颤。“爸、爸爸……地面裂开……”十字图标范围内,宽阔柏油路从中破开,从一条手指大缝隙到半米多宽的深渊,并且还在持续扩展。

“快跑!”陆朔突然大呵,一些站守士兵与宾客发现的早,顿时惊叫成片,惊惶逃窜。

陆朔不迟疑冲裂开的黑洞射击,没顾指挥官是不是允许她这么做。

她这枪一开,数千人晏变成了踩人晏,原本摆放美食美酒的意大利手工艺术桌,被人不置一顾掀翻,美丽的国花山茶,更是被人践踏泥里,花瓣破碎纷飞。

“长官,地底有东西!”

没等陆龙责问,耳麦里另位狙击手的话让他立即做出命令。“镇压它!”

冷静讲完,陆龙与两位部下和宪兵们,迅速护送总统及第一夫人与五大政员去安全室,同时让士兵保护在场各位政员安全。

第二狙手冷焰收到命令,迅速转告第一狙击手莫默,同时测量发出蓝光的深渊。“一点钟方向,48、13,风速……”

“你娘的!打忧我跟爸爸聊天!”那边还在精准计量,这边陆朔心情郁闷的,拿出火箭枪就朝深渊打去。

火箭弹直击深渊,顿时蓝光火光炸成一片。

见冲天火光的冷焰跟莫默,都沉默了。

“不愧是长官的女儿啊,做事干脆利落。”冷焰赞叹的讲。

莫默非常严肃。“还没完!”说完毫不犹豫扣下板机。

至少几十米大的巨型蜘蛛,被陆朔攻击的只缓了动作,没一下又动起来,随着地面的破裂声从地里赫然钻出。四只细长大腿已破土而出的机械蜘蛛,被莫默的强效弹药只打偏了脑袋,银色铁甲完好的连痕迹都没留下。

“操!普通弹药没用!”看到光趴着就十几层楼高的蛛蛛,陆朔这下是真骂娘了,反身在背囊找对付这东西的特殊弹药。

已经把总统府门前破坏得七七八八的蛛蛛,终于完全爬出地里,趴在地面像座小岛。

血刺这边一停止攻击,巨蛛对它腹下“渺小”士兵的攻击,根本不放在眼里,两只大腿一动,踩死大片,顷刻流血成河,染红的草地触目惊心。

瞧到这幕的陆朔火蹭得往上冒,扛起火箭枪背上弹药往下跳。

她的位置离巨蛛太远了,得跳下二十层。

丛身往下跳的陆朔,把威亚射进混泥土墙上,借力几个跳跃飞进十楼的窗户。

冲劲让她打了个滚,不顾身上的玻璃渣子,趴窗台架着火箭枪朝巨蛛的背轰。

看似笨拙的巨蛛,似是背后长了眼睛,冒着牺牲一条腿把火箭弹挡住了。

陆朔惊愕瞪大眼,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选择,风一般飞速跳出去。

“碰!”火箭弹暴炸,强大的气流震碎四周大楼玻璃,许多没来得及逃跑的政员被咂死咂伤,且刚才陆朔呆的那边大楼已被严重腐蚀。

这些用来对付特殊机械的特殊弹药,都是小型化武,刚才陆朔若不是跑得快,十条命都不够死。

相比死伤惨重的人类,巨蛛仅少了条腿。

“陆朔,你在表演杂技吗?”安全把国家政客送到安全室,出来支援的战友周佳佳看她跳上跳下的,调侃问。

摔地上的陆朔翻了个白眼。“还不快上!”

巨蛛的目标似乎不是总统和政员,它看到地上的陆朔,唰唰爬动七条腿跑向她,可它身体实在太庞大,即使它无意,还是踩死大片人。

能来参加晏会的人都不容小觑,不敢怠慢的周佳佳跟另位战友迅速加入战场。

“这应该是智能机械蛛,懂得防卫,大家要小心。”冷焰提醒他们这机械蛛的恐怖之处,避免重复刚才他们的错误。

有了血刺几个人的加入,短暂困住了巨蛛。陆龙与这次负责安全的将军一同指挥士兵,把幸存的政客护送到安全地方。

处理完后,陆龙寻视尸横遍野的战地,在看到远处挣扎要爬起来的陆朔时,迈动有力的步子走向她。

陆朔刚在十楼直挺挺摔下来,若是人类早断气了,不过即使拥有强大自愈力的非人类,她还是需要一些时间让错位的骨头重组。

陆龙走出建筑,看到它的巨蛛,蓝光电子眼瞬间变成红色,接着巨大的嘴巴张开,两排二十个黑洞对着他毫无预警射击。

小组成员均一惊,集中火力打它的嘴。可他们的弹药不管用,并且巨蛛的二十个黑洞还能移动方向,把他们打得抱头窜。

“爸爸!”陆朔大叫,恨不得现在就飞身过去帮他挡子弹。

面对部下的拼死掩护,陆朔的惶恐,陆龙依旧面无表情,铿锵有力的步代行走在枪林弹雨间,势不可挡。

“当!”一颗子弹刺破空气,急速飞向陆龙。陆龙紧抿唇,利落拔出军刺一挡,弹开子弹的当下没有停下过脚步。

被他挡过的巨蛛,电子眼闪了闪,咔咔打开肚皮露出整整齐齐五十排枪口,紧接“突突……”枪声听着都让人寒毛悚惧。

陆朔惊恐失声,用尽全力扑过去,抱住陆龙两人摔出十几米外。

她速度如风,但在整整七十发子弹下,没能全部躲过。

压在陆龙身上的陆朔脸色发白,不一会儿血便渗进陆龙的衣服里。

“陆朔?”陆龙比剑还硬气的眉毛鲜少聚一起。

陆朔吐了口血,咧嘴笑到一半僵住了,上扬的优美唇线依然美到让人痴迷。“爸爸我没事,等一下就好了。”

不用两个小时,她身上的伤就会自动愈合。

“只是……胸口有点疼。”陆朔疑惑捂住心脏,低头去看它。

移开的手掌下,血刺胸章从中破了个洞,紧贴陆龙的胸前也有个还在流血的黑洞。

看到穿透她胸口的弹洞,陆龙猛然抱紧她。

“爸爸?”陆朔感觉周围好安静,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抱自己。

“陆朔,别离开,爸爸求你别离开。”

她不离开,哪都不去。难得听到爸爸带着难过悲鸣的声音,她怎么舍得离开?只是为什么会越来越冷?

打烂掉的血刺胸章,表皮组织与血肉下,心脏里指甲大的芯片多了个洞,接着破碎瓦解。

陆朔瞳孔缩了缩,想起父亲把自己交给陆龙的记忆,还有手术台上陆龙的话。

“你不是我爸爸……”陆朔无力的讲。她被血缘束缚了十年,可笑的是他跟自己并没有血缘。

陆龙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紧,恨不得与她溶为一体。

陆朔艰难抬头,看着熟于心的脸,颤抖迷恋摸上他挺立的鼻。“爸爸,我把心脏献给祖国,得于你相遇、成长,如果再次选择,即使没有健全体魄,我也会用每一滴鲜血来爱你。”“你……会爱我吗?”

到最后几乎是无声说完,陆朔大睁眼等待他的答案,最终在他点头下微笑合上双眸。

香瓜开新文了,科幻小众题材,希望喜欢的亲们能够多多收藏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