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洗掉的记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章 被洗掉的记忆

无法言说的疼痛在胸口漫延,模糊中陆朔感觉自己被人抱着奔跑,不时的颠簸让她胸口痛感加重,让她控制不住哭起来。

呜呜……她也不想哭,疼痛怎么可能让她流下这么软弱的眼泪?可泪腺就是特他妈发达。

哭着哭着,陆朔突然失重,紧接被狠狠跌落,顿时身体都震得不像是自己的。

余刚滚进炸毁的墙壁后面,急促喘息,紧贴墙壁的背没一下染红大片土地,而手里的孩子同样混身是血。

“宝贝别怕,爸爸会保护你的。”抱紧手里痛哭的女儿,余刚重吐口气,反头透过残缺砖头看到五六个人正往这边搜索过来。

心里一凛的余刚,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管如何都要让女儿活下去。

余刚检查枪里仅剩的四颗子弹,接合刚才他们的队形,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能把他们全部解决掉,撑到救援到来。

熟悉的销烟味窜进鼻中,被烧着的树枝发出噼里啪啦声响,还有不时夹杂的枪声,让陆朔想起了家门口那棵陪自己成长五年的大白杨。

这是五岁时的记忆,如此犹新。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感到疼?

陆朔想睁开眼睛,努力许久都没做到这个简单的动作。

握紧手里的枪,余刚不舍看着紧抱自己的小女,在她脸上亲了下。“宝贝,很快就没事了。”

爸爸别出去,再顶一下就会有人来救援,不要出去!被父亲扎人胡桩亲到的陆朔,急切抓住他衣裳,没等她试图说出话,就感觉父亲坐起来,然后……

耳边充斥刺耳枪声,接着便是父亲剧烈跳动的心跳。

三枪麻利的解决六人,而腿部中枪的余刚单膝跪地,虎目如炬看着最后走出来的男人,在女儿耳边平静的讲:“宝贝,陪爸爸一起去找妈妈跟哥哥,很快我们就能见到他们了。”

“余教官,我早说过,你只要交出芯片,我就放了你夫人跟孩子,你何必这么固执?”男人蹲在余刚面前,状似难过的讲。“啧啧,差一点就打中心脏,你女儿一定很疼吧?”

余刚不怒不惧,沉默不语。

“你可真够冷血的,不如你也偿偿你女儿的感受?”男人手持改良过的11式手枪,顶着余刚的心脏上半公分。

余刚眼睛都不眨下,身高八尺的他即使跪地上,仍然是挺直的脊梁,正如院前那棵被烧着还挺立的白扬杆。

“砰!”

毫无预警,男人扣下板机,强劲子弹贴着余刚心房穿透过去。

陆朔被枪声吓得心跳惧停,尔后温热的液体流过自己手背,让她愤怒想一枪嘣了这个男人,可现在她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胸口被开了个洞,余刚仅闷哼声,弯曲的腰杆又缓缓挺直,涌上喉咙的血从嘴角溢出,目光坚定。

见他这样,男人心生佩服。“余刚你行,不过你为你女儿想了没有?我要是再给她补枪,她可就没你这么能挺了。”

“我会谢谢你。”余刚终于开口,吐出的血与他视死如归的话,十分渗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男人突然狰狞用枪指着他脑袋。“我会先杀了你,然后慢慢折磨你女儿,让她生不如死!”

余刚头被他顶得往后仰,血红的眼看他的同时,手里的枪对准了陆朔的背。

这把枪的劲道,在这么近距离下,足够穿透他们两个。

“很抱歉,我得带走她。”余刚微笑的讲,在男人惊骇的表情下枪声响起。

激烈的枪声从远处传来,而这边倒下的不是余刚,是死不瞑目的男人。

“长官,长官!”

等男人倒下,看到余刚跟陆朔的五个二十来岁军人,大吼的跑过去。

“卫生员,快止血!”飞扑到余刚面前的苏仲文,拽着后面的周佳佳拖上前。

余刚伸手,制止火急火燎的部下,依旧严厉让人心生敬畏的目光扫过他们,停在一个十八九岁的军人身上。

陆龙马上走过去。

余刚把女儿交给旁边的军医。

周佳佳立即给她喷上止血药剂。

“长官。”俊美脸庞还带年青的据傲,陆龙半跪在余刚身边,自责难当。“我们来晚了。”

余刚没多的时间让他们去自责,用军刀划破手腕,从血肉里取出一片指甲大小的芯片给他。“它在我们手里的事只有上面的人知道,我怀疑有内鬼。陆龙,我现在把它交给你,用它救余月,成了就替我守好她,不成……”

余刚从陆朔身上收回目光,艰难的闭了闭眼。“不成就毁了它,决不能让芯片落到毒鸩手里。”

“长官,实验的成功率是零,如果动用特权,不难救活余月。”周佳佳告诉大家,余月的情况并不是很糟。

“按我说的做!”余刚大睁眼望着陆龙。

陆龙沉默了许久,最后接过芯片,紧紧握在掌中。“长官,我会按你说的做。”

“长官,有什么事我们离开这里再说。”

“轰!”

周佳佳刚说完,前院传来的剧烈震动让他们都趴地上。

“副队,有机械人,我们得撤……”

爸爸,爸爸……混乱间枪声再次响起,被抱起的陆朔难过的在心里大叫,想让他们救父亲,可最终抵不住颠簸陷入黑暗。

“陆上尉,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开始手术了。”

“开始吧。”

“请你出去,我保证在这里没有人敢乱来。”

雪白的实验室静默了下,接着响起脚步声。

陆朔迷糊恢复意识,想起爸爸跟妈妈还有哥哥,在听到陆龙的声音后,稍稍有些慰藉。

“对了陆上尉。”穿着白大衣的科研者,想起什么叫住陆龙。“余教官的事情我表示很难过,你看要不要抹去余月的记忆,这对她只有好处。”

不要,不要!陆朔惊恐失色。

“嗯。”

陆龙的同意,让陆朔心里一空,在脚步声走向自己时,想祈求他们不要这么做。

俊美非凡的男人,看了下突然睁开眼睛的陆朔,向同伴说:“麻醉。”

爸爸,不要让我忘记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