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国家兵器有点萌(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章 国家兵器有点萌(二)

“刚才我说过了,她会很难带,陆中校你应该没有这个时间……”

“我要带走她。”陆龙面无表情的重复。

“这里会比你那里还安全……”姬鸿极力想说服他。

“我要带走她。”

“好好好,你带走,你带走吧,她是余少将的女儿,你说了算。”姬鸿无力,只能摊手同意。

陆龙看了眼又望着自己的女孩,陈述的讲:“她现在是我的女儿,陆朔。”

什么?姬鸿十分意外,在女孩与陆龙之间来回看。现在陆龙才十九岁吧?怎么看都不像父女啊。

“行,你说是就是。陆中校你等等,我需要留下她的血做样本。”面对陆龙,姬鸿有些崩溃,说着拿起钢盘里的手术刀,在陆朔手腕上就是一刀。

锋利刀刃划破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顷刻滑出,流进姬鸿手里的试管。

他的动作很快,不过陆龙还是能阻止,他之所以让姬鸿这么做,主要是想看她会不会真的流血,可现在亲眼见温热的血液流进冰冷的试管,又非常不悦。

姬鸿手里的是一支普通试管,没一会儿就接了半管,正当陆龙要他住手时,陆朔伤口上的血液竟然凝固了,并且正在愈合。

它愈合的过程很慢,甚至看不到它有在愈合,可在他们静立三十分钟后,效果非常明显,原本狰狞的伤口只有一条丑陋的疤,相信再过不久它就会消失,如根本没有存在过。

看到这幕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即使是明知会这样的姬鸿也不例外。

“她是个独一无二的孩子。”姬鸿感叹的讲,似是期盼已久的女儿终于能叫他爸爸了。“现在她还不会运用这种能力,随着她的长大,这个伤不用三分钟就能全愈。”陆龙没有说话,静望着陆朔,突然在所有人的惊讶下一把抱起她,夺过姬鸿手里的试管扔进垃圾毁灭桶里。

“哎……!”姬鸿被他弄得措手不及,眼睁睁心疼的看着试管被焚化成灰烬。“陆中校,你这是?”

“关于陆朔,你们就当没看见过,不然我会让你们和这间实验室,像刚才的试管一样消失。”陆龙冷冽看着他们,低冷的讲。

姬鸿不解的面孔,听到他的话慢慢恢复平静,同样冰冷对视他。“陆龙中校,它是属于国家的。”

“她是长官用生命保护下来的,不属于谁。”“姬博士,‘国家兵器’的实验已经牺牲太多,现在你就当它不曾成功过。”

几位科研者都一阵沉默,看着陆龙跟他手里的女孩没有说话。

他们虽然是科研者,为国家做事,但他们始终是人,也有感情,看着那么多优秀的孩子死在实验下,他们不是麻木,只是想成功,让牺牲变得有意义。现在五大行政区刚有撤消“国家兵器”的念头,这个时候如果陆朔的事情泄露出去,恐怕又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在陆龙坚定的目光下,姬鸿最终做出决定。“陆中校,她只是个小女孩,我们也希望她健康的成长,如果……”“如果哪天她的秘密瞒不住了,你必须要把她交给我。”

“我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陆龙冷冷看了他们眼,抱着陆朔走出实验室。

雪白的门感应到人自动往两边滑开,陆朔抱着陆龙的头,望了望门,又反过头呆滞望姬鸿。

看女孩无辜的眼睛直瞧着自己,姬鸿俊眉微皱,复杂的目送她离开。

“大家都去休息吧,余月的实验宣布失败,我会向上面递送报告。”当门合上,姬鸿转向跟自己共事的同事。

几个科研者点头,有的表示担忧。

“姬博士,对国家兵器我们有太多未知,我怕以后……”

“这个陆中校自己会解决,我们只要记住世上再没余月这个人就行了。”

“是。”

因为是隐密事件,陆龙抱着陆朔走的特权通道,当回到吉普车里才拉下盖住她头的白大衣。

陆龙瞧了瞧她,麻利的把白大衣绑了个结,真把它给女儿当裙子穿。

陆朔在他做完一切才露出好奇的表情,挥了挥长一截的袖子,又套拉着头瞧陆龙袖子外的大手。

大手忽然抬起,陆朔目光跟着上移。

“带你回家。”陆龙摸了摸她头,决定提前回家。

车子缓缓开出国家科学院大门,把后面代表一个时代文明的蓝色玻璃大楼甩掉。

陆朔趴在车窗上瞧,直到路上的车越来越少,才想起旁边有个人,便无聊的转头望他。

正开车的陆龙无意看她这么直定定望自己,也只淡漠看了一眼便又专注开车。

无事可做的陆朔就这么坐着,仰望这个每天都会去陪自己一会儿的大男人,直到车子开进偏僻恐怕地图上都不存在的山旮旯角落,才被他抱起下车。

这是一片山青水秀之地,放眼望去四面环山,层峦耸翠、崇山峻岭,而血刺军团醒目的招牌就挂在新起的木桩上,怎么看怎么贫穷的样子。

里面的训练场倒占地优势,十分宽广,不时还有菜鸟士兵嘿哟嘿哟的跑过,整齐的朝陆龙敬礼。

陆龙没管他们,抱着女儿走进勉强像样的混泥土大楼,路过老到掉泥的墙壁,走进四楼四零四的寝室。

“哎,快来快来,长官回来了。”陆龙一进屋,左邻右舍都不淡定了,包括对面楼休息的兵都伸脖子望。

“长官手里好像还抱着啥玩意儿。”住三楼的周佳佳往上仰头,企图窥视些什么有用情报。

苏仲文朝他扔刚出炉的弹壳。“啥玩意儿?那是个娃,你什么眼神?”

“是余教官的女儿。”莫默眯着眼睛讲。

“连莫默都这么说,那么肯定是余教官的遗孤。”冷焰非常信任老战友的眼力。

“你们说长官带她回来干嘛儿?这里可是连蚊子都是公的。”

“佳佳你个缺德的,那娃才你腿肚高,你禽兽。”

“死冷焰,不要叫我佳佳!”……

对他们的掐架,其他几个一点不放心上,最后苏仲文心怀鬼胎的讲:“我们要不要去报道一下?”

此话一出,吵嘴的不吵嘴的都看向他,然后嘿嘿一笑全票通过,全部向陆龙的寝室汇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